线(55)我再也不会放手。。

           M:跟人一起回到这片土地的感觉又不一样,多了份踏实和轻松,国内比意大利要冷,所以他套了件大衣,看起来又让我想起来一直冷漠的人,怎么说呢,比我高的那几公分也不是白长的,跟着他从通道出来,他走的很快,我问他心慌吗?他突然停下说:“他不愿意见我是吗?”我知道他问得是谁。回道:“应该是不敢吧。你还不明白,不是他愿不愿意原谅你,是他不敢原谅自己。不原谅自己当初为什么离开。。毕竟伤心的也伤心了,过去这么长时间,早就模糊了一个人的存在。。他跟我说他很怕会这样。。”人听了我说的话明显无奈了很多。。到了出口看见Andy已经在门口等...

2018-06-16

线(54)等我。。

           M:知道彗星要去美国,本来是想尝试联系Eric ,想想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再加上这次彗星带了一个我们都不认识的人去,应该是有他自己的事,等彗星回来,Eric 应该就准备动身回国了。在这之前我可能还要回一趟美国,Nelly 说私人飞机的事情已经安排好,有那些文件在,没理由管制局不同意。。想想自己最近老是飞来飞去的,身体还真有点吃不消。。打开冰箱里面几乎空空如也了。。拉开抽屉里面还有一堆“梨汁”。。都是人以前说对身体好的东西,他的梦想就是无病长寿吧。。看着还没过期,就叼着一包喝。。
     ...

2018-06-12

线(53)说不进自己心里

           S:司机送我来设计院,我就让他先回去。。但是人非说要等着我,他们是过度紧张了。我说我不一定什么时候出来,好吧,我办完事联系他。设计院,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以前光辉了,但是吧,政府的事情还是要通过他们才能办下来。。到了相关部门,交了图纸审核,等待的时候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与以前已是不同,过了一会一个年长些的男人拿着图纸进来,看见人我连忙起身,是主任,不,现在应该是院长了。。他见到我很惊讶。。想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他还很担心我的事,后来没有联系过了。。刚出学校就是他一直带我,真的有终身为父的感觉。。我以为他早就离开这里...

2018-06-06

线(52)是该放下的时候了。。

           M:连夜赶往美国,不是我着急,是Eric着急,看完他给我的资料,我发现来源一直不在美国,而是在国内,中间他联系过我一次,让我查公司旗下合作的出口贸易的国家,这件事自上次见面后我也调查过,但是方向太大,他的联系让我缩小了查办范围,占时锁定了韩国和非洲的部分地区。非洲那边我联系人去调查,早上彗星去医院的那个时间刚好信息反馈回来。所以去掉非洲只剩下韩国,明明国内土地并没有很辽阔,却也因此信息更不透明,跟Eric联系后他就沉不住气执意要回国。前去美国就是要启用公司的私人飞机,现在彗星是文氏集团的最大股东,当然要借由他之名...

2018-04-20

线(51)我是警察。。

             J:车内氛围很紧绷,看看后座位,我们车上有5个人,只有两套防弹衣,我将其中一套扔给开车的,剩下的扔给我们队里最年轻的,让他们准备,一旦车窗破碎或车体受损就从另一侧下车,绝对不能被困在车里等死,有机会跑一个是一个,轻易不要开枪,如果开枪就不要浪费子弹,看前车下来多少人,等会我先下去,如果我开枪了,会打爆前车车胎,你们趁机开车冲出去听到没有?如果我死了记得把我写辉煌一点。。隧道下视线昏暗,隐约看见前车下来3个光头壮汉,后面同样下来几个人传黑衣服的人,手里拿着甩棍,只有甩棍吗?人一把抡在玻璃上。。钢化玻璃...

2018-04-12
1 / 11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