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30)应该算一见钟情。。

         S:工作有几天了,其实也就几天,感觉都没有好好适应,不知道是我长期不工作产生的惰性还是现在得节奏快,真想不到我这芝麻大的官整天还真不停歇,不是审核效果图就是审批文件,不是开会就是去工地现场。。下午刚从工地回来,水还没顾上喝一口说公司财政官要过来,让我腾点时间出来。我问Danny ,这财政官过来找我有什么事。。人说不知道,我又问,他来很久了吧,人说她也是听说的,公司创立前期就在了,我心想完了,估计年纪又大脾气又怪,搞金融的,又该是个死脑筋。。Danny 就我一脸愁苦说:“其实人年纪不大,比。。。”话还没说完,透过玻璃看到一个熟悉...

2017-11-17

线(28)越想越烦躁。。

         W:吃完饭在彗星家里又坐了一会,坐在沙发上喝着剩下的红酒,聊聊天。除了感情也聊了点其他的,甚至还聊到母校百年校庆的事。。我发现自己跟彗星还挺聊的来,但是彗星啊,生性是软弱了点,做事不够干脆,容易冲动。也不计后果。。这一点我就跟他有很大不同,我目的性很强,做什么事詹前想后。总想把事情都尽量妥善处理。但是这世上哪来的万全之策。所以自己总是活得很累。。等了一会也没见玟雨回来,我起身准备回家,一瞬间头很痛又跌坐在沙发上,人还紧张的询问,我能有啥事?喝多了呗。。拉拉衣服起身往门口走,让人别出来了。。人把我送到门口,看着我进去。回到家头疼...

2017-10-17

线(26)种在我心里的毒。。

         S:jin和我聊聊家里的事,毕竟我们之间还隔着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关系,其实我也并不是特别关注,心该疼的也已经疼了,该冷的也冷了。。不过听说外婆走了,是在知道我“死”了之后一病不起的。而且家里连像样的葬礼也没给我办。听说外婆之前把我的照片摆在已故外公照片的旁边,小小的。生怕自己忘记,又怕别人看见一样。。我其实对外公外婆印象不坏,小时候没人带我,我也去乡下住过。。但那时候毕竟小,记忆有些模糊了。。每年再回去的时候也就呆1-2天,而且外公走的早,在我小学的时候就走了,没什么印象,就是感觉父母对外公外婆感情一般。。我说我知道了,把陵园...

2017-10-01

线(25)是怎么认识的。。

         M:我还在想我们以前的事,突然听见彗星笑我,“什么叫照顾和自责?他是把你怎么了吗?再说了如果是自责你俩在一起,烔完也未免笑的太开心了吧。”接过人递过来的果汁。。可能吧,不过我们俩之前还真没怎么说过爱,他从来没说过爱我,只有我天天念叨着喜欢他,最爱他什么的。。这有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就跟开玩笑一样都没人信。但是我知道我是认真的。。其实与其说我们俩是在恋爱,不如说就是过日子,没有太多的腻歪,只是一起吃饭,一起做家务,一起打闹,一起做音乐,一起睡觉。。有时候我会教他跳舞,他烦了就说得和我换腿才能会跳。。他...

2017-09-21

线(23)步入正常的生活。。

        S:听到玟雨的名字,我想起来,出事那天Eric 赶我走让我回来找玟雨应该就是他,对于玟雨是只听过名字,这个金烔完是真的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两个人这么欢闹,突然给我这次回国添了人气。。明明年纪就都差不多,他们看起来就像20出头的小伙子一样。。自己已然是一个而立之年的男人,心态上的差别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次回国,本来是想脱离Eric 冷静冷静。结果从出门上飞机到回国,每一件事都是他替我打点好。。他越是这么做越让我觉得我只是意气用事。。玟雨把我行李搬到车上,坐在车上,就玟雨这自来熟的性格,本来尴尬的气氛变得...

2017-08-19
1 / 7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