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61)还是求而不得。。

         回到家烔完就把自己锁在书房,外面很是喧嚣,幼琳现在怀着孩子,是全家人的重点保护对象,父母在客厅嘘寒问暖,炖的补品味道很重,他现在对气味有些敏感,甚至让他头疼作呕,但又不敢说什么,所以只能闪身进屋。。开了窗子,冬天大开着窗子还是有些勉强,站在窗边,望向窗外,伸头看了看楼下,也不高。。。半合了窗子,留了一拳的缝隙,坐在桌前,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戴上耳机,闭上眼睛让窗户透进来的风清醒自己的大脑。。其实他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今天人看他得眼神,说话得声音,无奈的嘲讽。。他希望这些都牢牢的被记住,但是他还是开锁打开最下面的抽屉,伸手从...

2018-10-17

线(60)等你想明白再说吧。。

          失禁这件事,Andy 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还要求医生和护士替他保密,一直自己默默承受着心理和生理的煎熬。。他的病房也没有让Jin再进来过,每次人一来他都会情绪激动闹着让人出去,Jin就每次偷偷看上一眼。。有时候大半夜偷偷溜来陪陪他。。怕人生气再偷偷回去。好像这样才能安心。

         这半月的时间对他们任何人来说都是煎熬,Jin像往常来看Andy ,病房里却空无一人。。他连忙抓住身边的护士问这床的病人呢。。护士看了一下说,不知道,...

2018-10-10

线(59)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Jin一拳打在对方下颌骨,对方当即失重倒地,接着感觉有人抱了他,甚至错觉的还觉得有些温暖,但是理智后以他的经验,他判断有人想要牵制自己的行动。。正准备挣脱,突然人抱着自己得手松开了,接着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推了一下,但是力度不够,所以也不过就是踉跄的动了一下,随即感觉背后一阵刺痛,他知道自己受伤了,刚想回头还击,结实的拳头却在转身后变得无力,他一转身正对上Andy 瞪大的双眼,他怎么会在自己身后,那刚刚他感觉到的那抹温暖,不是将他推开,而是要把他自己推向那把尖刀,刀刃穿心而过,人定定的站在那,手里紧紧攥着刀刃,原本瞪大的双眼,现...

2018-10-05

线(58)答应我好不好。。

        哎。。该来得总要来,躲是躲不掉了,纠结了这么长时间,一方面自己撂得梗自己得接,一方面对自己得这文字表达没有信心。。这一篇写了很长时间,其实是先写了这一章之后的部分,怕接不上所以一直改啊改。。

       我发现我是真的写不好虐人,虐待人得场景,也去补了一些功课,但是可能是风格个剧情上的差异代入感不强,所以干脆顺着写,如果出戏了跟我反馈一下。。我以后改😢😢

        由于敏感词汇+字量大(应该是目前为止字数最多得的一章,要不然就是我写的最累得一章...

2018-09-23
1 / 13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