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19)只能陪你到这了。。

        E:刚上楼,就听见人房间鼓弄的声音,门也没关严,所以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人见我一脸慌张,我看看人房间,被翻的乱七八糟,心里不由疑问。人欲言又止的。结果他说他想回家了,我知道他什么意思,可是即便他现在回国,他哪里来的家人。他的家人也不会接受他,将他狠狠抛弃的哪里算是家人,我跟他说他能信吗?所以只能说没有联系到。。结果他突然就炸了。。我想让他冷静下来,但是他突然提及彗星,我一时语塞,不是他想的那样。我不是故意要骗他,我只是觉得也许学生时代得他才是最放心笑的样子,既然剥夺了他那段痛苦得记忆,就不要想起来,我不追究他忘了我们的感情,就单单想让他不要痛苦不要流泪,不要为了过去的伤痛难过。这也错了吗?但是他现在认定了彗星是另一个人。。我也确实被他的胡闹扰了心智,他说我爱的不是他。。我脑子一热,抓住要离开的人,狠狠地亲下去,我早就尝到口中的血腥,但是依然没有松口,人挣扎后,我将人按在床上,我也只是想留住他,人突然的一巴掌让我清醒过来人骂我混蛋。。我看向他,人紧紧拉着衣领,头发蓬乱的盯着我,眼里的恨让我也恨自己,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是故意得,我不想他走。。结果人埋怨我霍乱了他的人生,他何尝不是主宰着我人生的悲喜。。他怎么就不知道呢,我其实就是为了他苟且到现在。。他甩门跑出去后,我就虚脱了,跪在地上抓着头发,我害怕,可是还是发生了,他觉得我陌生,可怕。。这都是我一手造的孽。。对不起,弼教,对不起。。
       等我冷静下来,匆忙下楼去追,经过客厅,那老头子站在楼梯口看好戏,不慌不忙的往沙发走去。。说:“怎么样,这结果是你意料之中的吗?这孩子可没有以前那孩子这么会忍耐,不过他一样聪明。。”我想起白天对人说“你把他也赶走,把他也弄死啊。。”看来他真的这么做了?我笑。。我竟然还为了前些日子那番话感到一点点愧疚,看来我真的因为弼教变得越来越懦弱,我竟然心软到延后计划。。我说他真的觉得自己还能只手遮天掌控一切吗?人冷静的说:“不能掌控一切,但是这不是你的弱点吗?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过是让他早点认清你是什么样得人,早点知道什么是事实。。”事实?什么事实?什么都不知道在这跟我说事实。。我看到的事实就是人现在不见了。。我瞪了人一眼,一句话都没再说。抓着沙发上的外套就驱车离开,这么晚他去哪了。。这是山路,车少人少,路也不好问。。我一路顺着找,一直都没有看到人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错过了。。他腿还没好全,怎么跑的这么快。。这么跑他的身体受得了吗?会不会晕在哪里,还是被人带走了,大晚上那些生活在暗处的人又开始活跃。我真的很担心,好不容易回到我身边得人,不能再出事,我接受不了也承受不起。。我心一直提着。。突然想起来人手腕上还带着监控仪。。应该能定位到,刚拿出手机,一个熟悉的号码打来。。我接起电话,是汤姆夫人,人声音带着点埋怨。。说:“有什么大的矛盾让Steven 自己跑了出来,人腿上还有伤,让我看的很心疼。。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跟你说Steven 在我这,吃了点东西已经睡下了。你不要担心。明天他消气时来接他吧。。”我连忙说:“不,我现在就去。。”其实我是真的很好奇他是怎么找到那里的。。但是我现在更想确定人的安全。。车停在对面的街道,开了门,汤姆夫人已经换了睡衣准备休息,我很抱歉打扰她,但是我一刻都不想等。。人问我进去吗?我摇头,我就在楼下客厅坐着就好。让她去休息吧。。深夜我有想要上去,但是老旧楼梯的木板嘎吱嘎吱响,我刚上了几阶,心想还是算了吧。。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睡到天亮。。
        阳光照耀下来,我猛的惊醒,一激灵坐了起来,看着汤姆夫人扭动着臃肿的身体在厨房忙着做早餐,人听到动静回头看,说:“醒了?来吃早餐,Steven 还没有醒,你可以带着新鲜的牛奶和充满麦香的面包去他房间叫醒他安睡的清晨。。呵呵呵呵。。”我深吸一口气,揉了揉疲惫的脸,端着餐盘小心翼翼的去楼上,在人的门前停下。。轻轻打开门,人果然还在睡。。我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坐在地毯上看着床上的人,拉过他握拳的手。。不知多久,人醒了。睁眼看到我,就吓的拉着被子往墙角退。。我安抚他,让他别害怕,他却语无伦次的说了好多。。我说:“弼教啊。。你知道的,我不会害你,我昨天是一时冲动。。我知道你想回家,你听我说,真的不是我不找,是真的没有找到,你现在回家住在哪?你有能联系的人吗?你记得的地址,我们以前生活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了。。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早就被改建成别的样子了。”人好像明白一点,他一直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他知道要去面对。。接着我说:“所以,你留在这,等找到家人,我自然把你送回去,好不好?”人犹豫。。“我知道我昨天伤害到你了,所以你怕我,不想回去,没关系,你不回去,就在这里住。。但是不要跑了好吗?让我能找到你好吗?”人点头。。我把牛奶递给他,他嘬了几口,我拉开人的被子,人又警惕的缩了缩,我拉过人的左腿,看着人膝盖和胫骨的伤就知道人昨天逃的有多苍莽。。我一把把他抱起来,人挣扎了一下,我说带他去医院,去检查一下没问题再送他回来。。到了医院,做了好多检查,人有些低烧,所以伤口应该是感染了,还好处理的很好,没有更严重,腿轻微肿胀和变色是因为,血液不流畅,形成瘀堵。。要好好休息。。不能再轻易下地活动。。医生为了吓他,说,再乱跑,可能要截肢。。人吓得一激灵,慌忙抓住我衣摆。。把人送回Tom 夫人那,他就不理我了。。侧躺在床上,面朝里面。我也不再追问,算了,他不跑都算万幸了。给人桌面留了部手机。退出去跟Tom 夫人交代几句我就回去了。。到书房给玟雨打电话,跟他说计划照常进行,还有帮我个忙。。。
        就这样平静了一阵子,我有时候会去看看人,原本是想着在这他可能会更安全,但是我每天都因为想他而辗转反侧。有时候即使到家了,还是会开尽1个小时的车去人楼下,对着人的窗口在车里坐一会。。这样才能睡着,有时候一睁眼发现自己又在车里睡了一夜。。后来人也接受我时不时的问候和邀请。。今天我在公司加班,下了班直接开车去他那。。路上有人给我打电话。我皱眉。。那些老家伙真不是省油的灯。我的线人说他们派人去偷财务。。刚刚往公司去了。。我笑,让他偷,偷过来他也翻不了花。。反正很快他们就知道惊涛骇浪的感觉了。。停好车,发现正在遛狗的Tom 夫人,我摇下窗户叫人,人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接着她说,Steven 不在家啊!他不是去找你了吗?没有一起回来?我不解。。她又接着说:“晚饭时你给他发信息说你在加班,能不能去公司陪你,他本来还不愿意去,我攒动着让他去的还给你带的三明治。。所以走的有一会了。。”我没有给人发信息。。去公司?公司?不好!弼教在公司。。那那些人根本就是冲着弼教去的。。他们知道弼教对我的重要性。。他们怎么会知道?我能想到的可能只有一个。。是那个老不死的说的。。。我立刻掉头回公司,车速很快,一路上懊恼不已。。牙根紧咬。。
        我给人打电话人不接,接通后人就问我在哪,不在办公室去哪了?我心一惊,他已经在公司了。。他怎么不动脑子想想,这么大的公司,没有安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进入?我问他现在在哪,他说在办公室啊。。接着一声尖叫,我慌忙问怎么了?人说灯灭了。。我问他在办公室能看见红色光束吗?人说有,还好。。这时候我正好已经赶到公司。。那道红光还在说明我的私人电路还在。。我绕道车库后面,那里有一个私人电梯,可以直接到达我办公室,平时我也很少用。。看着数字不断上升,我也越来越紧张,转出隔间,我就看见弼教身后有一个身影,我随手抓了一个罐子,让弼教蹲下。扔出去。。果然有人,人被砸倒后我拉着蹲着的弼教就跑。本来想坐电梯,突然那道光柱消失,果然有备而来。。跑着跑着。人说他腿软。。我知道。可是现在只能跑,尽快离开才是。。不知道几楼的走廊,人突然摔倒,说不跑了,跑不动了,让我快跑吧。。怎么可能。。这个走廊的尽头被锁起来了?是早晨公司安保说的维护楼层。8楼。。完了。。我拉着弼教得手,人手心里全是汗。。一转头看见走廊那头人步步逼近。我把弼教护在身后,经过一间办公室,打开门将人用力得推进去,锁上门,拔掉钥匙。人在里面拍门问我在做什么?我对着门口说:“弼教啊,没时间解释这么多,对不起。。我最大得遗憾就是没能得到你的原谅。照顾好自己。”我之所以没有一起躲避,是因为不论躲到哪,只要弼教还在,他们就一直追,如果都躲起来,他只要破门而入,我们就都逃不掉。所以除非在门外我把对方弄死,要不然只能我死之前尽量拖时间等着救援。。我没有把握弄死对方,所以只能拖着,让他不去伤害弼教。对方动作敏捷,虽然我也不差,可是刚刚逃跑,已经费了太多体力,而且他又比我高大,也比我壮实许多,我就算挡的住一时,可是也逃不出去啊。。跟人纠缠了一会,已经喘的不行,突然人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人向我挥着刀,我躲闪着想去夺刀,可是光线有限,只能凭着月光,看出人刀的反光,但还是被割到,想尽量拉开人跟房间之间的距离,所以没有退缩。踢开人手中的刀。当我觉得基本安全时,人手下一把刀直接捅进我的腹部。。一瞬间,我变的无力,只能听见我的喘息和血水滴答的声音,我看着人,人更用力得捅进去,把我往人门口带,然后拔出匕首狠狠将我甩在墙上,然后人用力去踹门,我捂住腹部,用尽全部力气抱住人的腰将人扑开,人又将匕首插进我的背部,我不得不叫出来。。我一松手,人一脚将我踹了过去,我慢慢爬到人门前,无论如何我都会守在他身边,可是血越流越多,我越来越无力,连站的力气都没有。。想倚着门站起来都很难。。人在我不远处,他在掏东西,如果没没有猜错他在掏枪,我笑。。抓着门把手,对门里人喊:“弼教啊。把耳朵捂上。。。”对不起,弼教,我只能陪你到这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3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