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34)为什么这么对我。。

            W:近来都在忙婚礼,虽然我希望从简,但是毕竟是女孩子喜欢的,所以我也说了一切让幼琳自己做主,喜欢西式的就西式的。在教堂办,穿什么样的婚纱,选什么样的花,想请多少人都随她,但只有一样,我亲自来请。。时隔一个多月再次站在这个门前,我犹豫了很久敲了门,很久都没有动静,我鼓起勇气按了密码,我不知道我在怕什么,是怕他换了密码忘了我从此消失还是怕进的去真正再看到里面的人痛心疾首。。按下确认,门开了。。即使是白天,屋里也是昏暗的不行。。一开门家里就充斥着浓重的烟酒味。。玟雨不爱开窗,他没有安全感,所以屋里的味道都散不出去。。我迈步进了客厅,没注意就踢到一个酒瓶,刚想蹲下去捡才发现地板上未干的酒也好,满地瓶子也罢都不是我一会就能收拾的,所以算了。。我走到卧室,借着一点昏暗的光发现了蜷在衣柜里得人,他睡着了。。胡子很久都没刮了。我不忍打扰他,就像这样看着他。但是我还是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窗帘,让阳光重新照进这间昏暗的屋子,我看着人因为不适而变得纠结的脸,人拿手盖着眼,我冲上前一把拉下人的手让他醒醒,然后大声质问他醒了吗?他盯着我,用力的盯着,我看到他通红的眼溢满了泪水,都不舍得眨一下。我拉着他的领子,看着狼狈的他我心里一阵抽痛,这不是他该有的样子,我松了手他靠在柜子里,我告诉他我具体的婚期,我想让他来唱祝歌。歌都帮他选好了,就他上次送我的那首《 my love 》。。在我婚礼上一定很适合。。再看他,他已经泪流满面。咬着牙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M:醒来后就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脸,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我用力看着,连眨眼都不敢,生怕眨眼间他就不见了。。当我确定一切都是真的时他说让我去他婚礼上唱祝歌,祝歌?让我祝他们白头偕老?让我祝他们幸福美满吗?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在乎我的感受了,什么时候考虑过我得感受了。。我恨恨的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人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我用力捶着自己的胸口,怒喊道“为什么这么残忍,我已经忍着没自己去找你,没有去打扰你现在的生活。。你还要我怎么样?你好好准备你的婚礼,过你的幸福生活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在我伤口上撒盐?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为什么。。。”我讥笑道:“好,如果你这么想要我的祝福,那结婚当天我就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当贺礼好了。。”人突然冲过来骑在我身上用力的打了我一巴掌,告诉我“没有谁是离了谁不能活的。。”他错了,没了他我真的没法活。我求他放过我吧。。让我祝福我做不到,为什么要我去见证你的幸福。凭什么?还要我用见证我们爱情的歌去祝福你现在的生活?让我对你的感情变成一个笑话。。让我变成一个笑话。。突然他伸手捧着我的脸,让我正视他,让我看着他,接着俯身,在他吻上我得那一刻,这是这么久我第一次见他动容,我贪恋这个吻,只是不知哪里传来阵阵刺痛,当他松开这个吻,我看到他哭了。。他说“玟雨啊,我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你了。所有。这点要求都不能答应吗?。”接着他起身。我脱气的靠在柜子里。我告诉他,我不去,我唱不了。。他说:“我会等,等到你来,大不了你一直不来我成为当天最大的笑话,让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然后一辈子低抬不起头。。”说完人转身离开。。我抓着头发拿后脑勺用力的往柜子上磕。。
          W:我把该说的都说了,我希望他能好好的。。当他说要把心挖出来给我的时候,我真的怕了,如果是他,他做得出来。。我快步离开,因为我实在撑不住了,因为那番话,我脑袋现在像要爆开了一样痛,眼前的东西都是重影的,而且耳鸣的厉害,我用力摇着头,慌忙的踩上鞋就想往外跑,开门的手都是抖的,我努力告诉自己不能在屋里倒下。。转身出了门,就跪在地上,我抱着脑袋,用力的喘息,不敢喊出声音,怕被人听到,但是疼痛丝毫没有减轻,我靠着走廊的墙壁翻找着口袋里的药,手抖的厉害,撒了一地,也不管几个,随便一把就往嘴里塞。。蜷在地上休息一会。直到痛症逐渐消散,收拾了地上的药才离开。。
           出了门,风吹的我瑟瑟发抖,因为刚刚的痛症,导致我里面的衬衣已经湿透,这风一吹,衣服就冰冷。。刚到小区门口就碰见Andy 的车,人鸣笛示意我,放下车窗探头出来,接着彗星开门,他说我脸色苍白,让我上车,我本来拒绝,他非拉我进去,然后调头出了小区。。。上了车,Andy 把暖气调高,彗星把手里的咖啡给我捂手,我以为他们会问这问那,但是彗星说“感情的事,我们不好说什么,其实本来同性这条路就很难走,你若真想开了,结婚生子安享天伦也是好事。玟雨很痛苦,但是我相信做选择的你更痛苦,不然你也不会像现在如此狼狈。。嘴上说这不是,眼里却尽是殷红。。话说几号结婚?我们也去讨杯喜酒喝。”彗星笑到。。跟他们聊了一路,他们把我送回爸妈家。。其实彗星这么劝我,反倒让我看到他的辛酸。希望他也能好好的。。
            D:把烔完哥送回去,人进小区的背影看起来有点凄凉,并不像玟雨哥说的那么意气风发风尘仆仆。。玟雨哥说烔完哥走的决绝,是自己怎么也挽回不了的。。再看看后视镜,彗星哥一直望着窗外,他刚刚讲述了一些他和Eric 之间的故事,他说他曾经忘掉了对Eric 的感情,再找回来时,已经时过境迁,他心里那个单纯犯傻的人基本算是在他醒来的一夜之间变得面目全非,他不能理解他变得城府,可能有些感情不去经历是体会不出的。。突然想到jin,如果哪天我也变了,jin会不会多看我一眼。。
           出了电梯,我跟彗星哥聊着要不要去看看玟雨哥,因为烔完哥临下车交待如果有时间去看看玟雨,他很怕孤单。对他这么了解又这么放心不下,这么匆忙结婚一定是有理由的吧。刚想按门铃,彗星哥就说算了,烔完刚走让他自己冷静一会吧。。转身回去,彗星哥已经开好门,他说我踩到什么了,脚下白乎乎的。。我抬脚,我也不知道踩的什么,地上一小撮白色粉末好像是什么被我踩碎了。。我回去在门口蹭了蹭鞋底。。这楼道阿姨也不打扫?我要投诉物业。。
           M:人的话久久徘徊在我脑海,一边我排斥着祝福,一边我希望他过的好,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了无牵挂了。反正我此生不会再去爱任何人了。。我说过的,我这颗心已经给他了。。半夜,我爬起来走到钢琴旁,坐下来,看着黑白键,手指轻敲着键盘,不足一小节,我便弹不下去了。。如果我真要去送这祝福,我就得控制好这感情。。又试了几遍,无一例外,当我张嘴时就会伴着眼泪落下。。我一巴掌拍在琴键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我看着琴盖。曲是我作的,没有现成的琴谱,如果我把手弄伤是不是就不用去了。我右手扶着琴盖把左手搭在琴键上。。用力的盖下来。。可是在最后一刻我停了下来。。我抬起左手。。我左手上有血?我这还没盖上呢。。手上的血不多,是从无名指流下来的已经干了。我到洗手间去冲洗,将血洗干净,冲洗间有微微的刺痛,洗干净后我再抬起手看,在我无名指的指根有一道很明显红肿的口子。。伤口细细一条,可能没注意周围发炎所以变的明显。。我才想起来刚刚跟人吻别时人好像用力一直在掐我,只是当时沉浸在人的吻里没有注意。。他为什么让我如此痛苦,要我记住痛是什么滋味吗?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5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