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35)你要的祝福,我带到了。。

          D:这一阵子。年末,公司税务,员工走账,股票监管,项目回款事情多的我有两天没睡好了,刚刚解决报税问题,回公司路上买了杯咖啡,还没上车就看见jin在路边,一脸情绪紧张,我走上前,拍了他一下,他猛一回头脸色凝重,吓了我一跳。。随后他松了口气问我怎么在这,我说在这边办事。。人说让我快点离开吧,他在这边出任务,跟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有头绪了。。我突然意识到人职业的特殊性。看他也是很久没休息好了,而且手下无意识的在揉搓胃的位置,肯定饮食不规律。。人又跟同事通讯起来,我把手里的咖啡给他,没多说什么就走了,我又不能说帮他抓犯人。。
            回到车里,我从人旁边经过又看了他一眼,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回到公司,我跑去找彗星哥,他也是忙的焦头烂额,他最迟月底要确定施工方案,保证进度,不然明年赶不上进度是要陪违约的。。所以每天晚上我们到家基本上也都是在跟图纸报表做斗争。。人看我来喘了口气,问我怎么下来了,我说刚回来,我也直说了,说我看见jin了。他继续看着手里得图,不在意道:“那挺稀奇啊。他都不怎么出来的。。”我说他在出任务,人突然抬起头问我什么任务?我也不知道,接着彗星哥把手里得图放下,纠结到,希望他不要受伤才好。。虽然我肯定希望他不受伤,但是彗星哥这么刻意的提起,就感觉特别奇怪。。但我又不能问为什么不要受伤?彗星哥看着我表情变化笑道:“你应该好奇我为什么这么说是吧。。我当然知道他们做警察的都有危险性,但是他我格外担心,因为他啊,是RH阴性B血,由于血型的特殊和稀有性,所以就怕他出事,救都来不及救,也许是没多大的伤,却可能因为赶不上输血就等死了。。所以啊,当初他选警校的时候家里人都特别反对。。当时调派家里人想把他送去档案科,他自己非要去一线。。好了,现在直接派去检查院了。。”听人说完,我突然有些担心他了,担心的很可笑,我在想他胃里不舒服会不会跑不动?
          J:在局里做了一夜的分析,5点多才爬到档案室睡,等醒来,都快中午了,连续几天都这样了,再这么熬下去可能会猝死吧。我打着哈欠去卫生间洗漱,顺便去鉴定科拿报告,回来就看着他们一群糙老爷们围在一圈看什么也不知道,这么起劲。。我拿文件夹拍拍门框,他们瞬间安静下来,回头看见我分分列开,我突然看见我位置上多了一盒东西,我快步冲过去,这是什么东西?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办公桌上。。旁边手下人嬉笑说是不是女朋友做的,我怒斥道:“我哪来的女朋友,我要有女朋友还天天跟你们几个在这哔哔。”该不会是我妈来了吧。。我抱起来翻看,不对啊,要是我妈肯定会在旁边放一堆让我相亲的照片。。也没有啊。。我打开饭盒。旁边响起此起彼伏的唏嘘,里面真的很丰富,而且有三层,看起来很有食欲,毕竟像我们这种有上顿没下顿的,逮一顿吃一顿的,看到更是饿的不行,有的手都上来了,被我一巴掌打回去了,但是这不像我妈做的饭啊。我突然摸到一张卡片。。哈哈。。果然,我就说这都是套路。。为了防止他们看见照片,我赶紧收拾了饭盒,赶他们走,抱着去屋里。。坐下,拿出那张卡片,哎。不是照片,里面就写了一行字,好好吃饭,别受伤。。而且说实话,字写的不好看。感觉就跟小孩临摹的感觉。。我打电话给楼下接待,问是谁送来的,他说是一个叫李先镐的,带着一副眼镜,穿的西装。说真的这名字我很陌生啊。这不认识我也不敢吃啊。让他把照片传上来,我一看,原来是他。。Andy 啊。他还有韩文名呢。。李先镐,先搞。我也没再多想。既然送来了,那我不客气啦。有时间再谢他。。
            W:时间很快,这一天还是来了,我刚换好西装,父母就催着去现场了,因为幼琳要的是西式婚礼,所以我不用刻意去接她,直接在现场等着就好,作为男方,我去得很早,我走到教堂里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背光的耶稣像,想着像我这样的人应该得不到救赎了吧。。这时候我仿佛静止了一般,等我反应过来,教堂里已经变得繁杂起来,我只能起身去门外迎接到来的宾客,听着来往人的祝福,看着亲朋好友的笑容,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到底做了多么龌蹉的事。宾客陆续入场,连彗星和Andy 都打扮的很帅气,说来给我撑场的,我很感谢他们。但是却迟迟没有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婚礼的流程就算我不刻意记,也已经熟悉,音乐响起,婚礼开始,我站在前端,看着从红毯一路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新娘。。她是一步一步坚实的迈进我的生命,她是冲着幸福来的,但是我能给的只是注定悲伤,她走进了我设好的圈套,我只能不断的在心里默念对不起。。我死后会下地狱,所以所有的怨恨都加于我身吧。。看着人的父亲将她的手交于我手,嘱托幸福,我们两人面对面宣告誓言。问我愿不愿意娶她作为妻子,我看着她犹豫了,我一句话就要将她推进悬崖,我的良心,我昧着良心说着我愿意。回不去了。互换对戒后,要接受好友的祝福。。主持说邀请男方好友李玟雨为新郎新娘演唱祝歌。。但是他还没有来,我望着台下,一遍一遍扫过亲友席。。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依然没有人的身影,坐在下面得亲友开始议论纷纷,我却依然没有多说一句话,彗星和Andy 也有些着急了,偷偷问我怎么了,邀请他了?他答应要来了吗?我轻笑道:“他会来的。。”就在我仿若赤裸的站在上面受尽台下非议时,突然教堂的门开了。。看着门拉开时扯进的一缕阳光,尽管那只是光芒下的剪影,我也知道他来了。。
              M:我整夜没睡,看着手里的请帖,我一遍又一遍的苦笑,但是我知道就算我不去,他的婚也一定会结,与其让他丢人一辈子记恨我,不如我大大方方的去好了,我起身去洗漱。。隔了好久刮了胡子,吹了头发,找了得体的西装,系了领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笑道我是去送祝福的,不是去结婚的,换下领结,找了条黑色领带。关上柜子前我看着角落里得那个盒子,盯了好久。。来到婚礼的教堂看着人在门口笑着迎接宾客,那笑容刺眼,我没有上前,一直坐在车里,我应该还没准备好吧。。趴在方向盘上。。就这样一直逃避不行吗?这时婚礼的音乐响起,婚礼开始了,我拿起副驾驶的东西缓缓下车,走向门口,现在门口好久也没有进去,听着两个人交换誓言,他说的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我瞪大了眼睛生怕哭出来。。捏了捏手里的乐谱。
          流程走到这,是要我去唱祝歌得时候了,我直直的站在门口,听着主持人一遍一遍的喊我的名字,听着里面由肃静变得喧闹,我想过逃跑,想过让他一直等下去,可是我没能做到一直看着他受尽非议。。无奈送了口气,下定决心开了门。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偌大的礼堂因为我的闯入变得安静,我走向前方,看着他站在台上臂弯里挽着他的新娘,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走到钢琴旁坐下,背对着他,摆放好琴谱,调试好话筒,翻开琴谱,很不巧,琴谱的纸张划破了我的手指,一滴血珠轻轻落下,我笑道,却又一度哽咽,对着话筒说:“《 my love 》这首歌。。送给我最爱的烔完。。和他最爱的妻子。。祝他们。。”“幸福。”台下好多人看不到我的表情。。我手搭在琴键上还没按下一滴泪就打在我腿上,我真的很不会管理自己的表情。无奈,我在众人的疑惑中解开领带蒙在眼睛上,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挣扎。。反正这乐章我早就烂熟于心。。
             W:他的沮丧,我全看在眼里,我知道从他嘴里说出祝福需要多大勇气,他很勇敢,可惜我却是个懦夫。我松开紧抓口袋的手。。他蒙上眼的那一刻,我明白,他放弃挣扎了。琴声响起,依然是我熟悉的前奏,他一张嘴,声音有些颤抖,我知道他在哭,这首歌他填了词。歌词。呵。。“因为珍惜而难以开口。”我知道我这辈子都没有开口说爱他的机会了。。他一声一声唤着my love 。。my love 。。我的爱永远都只对你一个人。。我强忍着眼泪红了眼眶。。直到人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台下响起掌声,他直挺挺的背对着我,用手轻轻拉下蒙在眼上的领带,站起来轻轻转身对上我的眼睛,人长着一双笑眼,所以他一笑就觉得没有那么悲伤了,但只有我知道,他的笑有多用力,他用只有我能听到得声音说:“你要的祝福,我带到了。。”然后迎着所有人得目光亦然的离开了教堂。。我知道为难他了。没有了我。以后得每一天他都可以好好生活了。
           等一切尘埃落定,所有人离场前往酒店进行酒宴,我找理由说有点事情处理,随后就到,等所有人离开后我回到教堂,重新走了遍人来时的路,走到钢琴旁,抚摸着人弹过的琴键,琴键上有斑斑血迹,我盯了好久,他坚持送完祝福,他的祝福好似把我钉在回忆里的钉子,让我永远记住的他的悲伤。。刚准备起身我突然发现在琴键间夹着一个小信封,我打开,从里面滑落出一枚扣子,这枚纽扣是我们分开那年他扯掉的,里面的信上写着“宁愿我没有回国。宁愿这么多年杳无音信。宁愿你忘了我。。”看到这,我终是忍不住失声哭了出来,你说对了,就是因为忘不了,不能忘。。如果我忘记了,可能一辈子寻寻觅觅,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我忘记他。可是我做不到。。死都做不到。。整个教堂回荡着我的哭声。。可是谁又知道我为什么撕心裂肺。。

。。。。。。。。。。。未完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8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