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狗血。。(洒狗血。。下)

             我的生活平静得有些空虚,我是该庆幸已经不会乱七八糟的东西打扰我的生活还是该难过我谈了一场一个人的恋爱。。要不是手上的这个东西,我真以为我在做梦。。那天他消失后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看着自己满身的血,越看越心痛,去浴室洗,这一身血却怎么也洗不掉。。好似侵在皮肤里。。用力搓也搓不掉。。想着收拾房间,让自己累一点,累了就能不去想他,地板上也是血迹斑斑,我伸手用毛巾擦过就没了,这让我更奇怪,看看自己双臂和胸口的血迹是一点都没掉,这是怎么回事?想回头找其他“人”问问。。才意识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揉了揉自己酸涩的双眼继续擦地。。收拾了砸坏的桌椅。。等一切都收拾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梦里我追寻的他得脚步,他却没有回头望过我。。我伸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沙发冻了一夜,什么也没盖。。我知道没有他得日子还是要继续,我要上班,要挣钱,要努力生活,拿手掌搓了搓疲惫的脸。。刚放下又抬起来,我左手手心印着奇怪的东西。翻转手面,才发现我的手腕好似缠着一条黑色麻绳一般。。绳子在手腕处打结,穿过手掌转向虎口。。我用力搓,果然也是搓不掉的这是什么啊?还有人在我睡觉得时候跑来给我纹身?怎么什么都有啊。这一身还能看吗?我正发愁着,结果撸起袖子,猛的起身冲向卫生间,站在镜子前,我身上的血不见了,很干净。。眼看着时间快到了,得去公司。。匆忙换了衣服。系袖扣的时候发现袖子正好盖住手腕上的“纹身”那还好,现在除了手掌基本看不出来。。走到玄幻换鞋,发现人留在里面的鞋,合上鞋柜看到挂在上面的车钥匙,我现在不用担心其他,可以开车上班了。到公司才发现,原来我的工作环境这么宽阔。没有很多人走来走去,没有那么多闲言碎语。有人叫我,我习惯性的不予理睬,结果领导把文件夹摔在我桌面上我才反应过来。。他说大早晨发什么愣。。我总不能告诉他我需要时间适应。。交待了任务我就努力完成,不知时间流逝从早到晚,心里空唠唠的。这可能就是以前同事们说的失恋的感觉吧。。
          就这么过个很久,突然发现不是这样的。。我依然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没有以前直观,比如我夜里起来喝水,就会看见冰箱开着,然后我去关又关不上。我看着好好的电视突然换台。放进洗衣机里的衣服洗着洗着就飞出来贴的到处都是。有一次正在洗澡花洒开始狂甩??我忍无可忍大喊不要闹了好不好。结果它就真的停下来了。。第一次觉得看不见比看见更闹心。。为了测试,我愚蠢的买了一堆橘子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地板上,语重心长的喊着都过来。都过来。。其实我不知道有没有过来。我见没有反应就说,我请你们吃橘子,也没反应,伸手拿起一个橘子剥开往嘴里塞“好甜啊,这天正是吃橘子的季节。”还没说完,一个。两个。。。。五个橘子滚了下去。。果然。。然后我问,我身边有没有条狗?有就拿两个,没有就拿一个。。停了好久,又滚下去五个。。我看了一会,好吧果然不在,都是骗人的。。说着都给你们吧。。反正最后还是我一个人吃,他们有没法真吃。然后心里郁闷的回卧室了。。不过有一点他也没说错。。他们能听到我说话。。看看手腕上的纹路,这玩意有时候特别疼有时候特别痒,疼的好像勒住,感觉手都不活血的感觉。。痒的都抓破也不止痒。。
           如果有人看到我,可能以为我是个疯子,因为我真的就对着空气说着没人回答的话,估计那边的“孩子”也会嘲笑我是有病。。说着我的工作,我的生活。今天要做的菜,有他喜欢的菜。切菜切着切着切到手。。疼倒不是特别疼。。只是血流得有点多。。我冲一下还在流,弄得一手都是,只能举着手到处找创可贴,举着举着血都快流到袖子里了。家里还没有了。。只能用纸包着跑出去买。还穿着睡衣拖鞋。天天都不知道为什么活的这么慌。。到楼下药店买,没付钱就先给贴上了。。刚刚天黑没发现,现在灯下一看,我手腕上的“纹身”变得鲜红。。药店人员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赶紧收起手付了钱出去。。刚拐进去,小区的灯灭了。。停电了吗?突然莫名感觉脊背发凉。。回头瞄着,但还没走几步,手腕处突然发热,纹路也越发通红,越来越烫,就好像烙铁般炙烤着皮肤,全身痛的发麻。。痛的眼泪都出来了蹲在地上。。想让手腕跟地面接触降降温。。抬头发现远处的点点红光,正以不慢的速度逼近我。。习惯性抬手捂眼,突然有个凉凉的手握着我的手腕把我带起来,一把带去怀中,吓了我一跳,他按着我的头,这个怀抱好熟悉。。挣脱出来,跟他拉出可视距离。。这时小区的灯亮了。。灯光下他穿着黑色的大衣,黑色毛衣,现在所有的想念都涌上来,其实也不过分开几个月,但是他的消失让我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再见。。我迈了一步上前,用力捶着人的胸口,埋怨的哭了出来。他任由我胡闹了一会用力抱着我。然后低头亲了我,我生怕他再消失,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用力得回应他。直到有些发晕,全身发软才松开。他帮我擦了眼泪,我问他怎么回来了,他说因为你把我叫回来的。。然后看着他拉下了高领毛衣的领子。。他脖子上一圈有跟我手腕一样的纹路。。他的结在颈后,尾部一直延伸到脊椎。现在也正烧的通红。。现在才发现手腕只是发红已经不痛了。他说因为我已经找到你,不会再用疼痛提醒你我的存在。。
            这次他回来就再也没有离开,但是他的回归同时带回了我的感官,过了一阵子的安静日子,现在又全部回来了。家里格外热闹。其实一开始并没有,直到有一天,我听到家里有人的细声细语,声音有很微弱,随着声音发现了那个角落里被我遗忘的都焉了的盆栽,他见我过来大声冲我喊,“喂。给点水好不好,要死了要死了。我快干死了。。你还不如给我丢到外面,下雨的时候我还能喝口水。。”这明显是抱怨,然后我把他端出来,用杯子给他猛浇了两杯水,然后它就特滋润的说“还算有点良心,听不见我说话,也考虑一下曾经一起这么久得感情啊。。怎么就能忘了呢。。”我嘲笑道:“我听见了哦。。”它吓的赶紧捂上嘴。。自那以后我就感觉身边越来越多“人”。。所以有天饭后他躺在沙发看电视,见我来给我挪了地方。我看着跟他一起看电视,现在正坐在地板上的两个小孩,终于忍不住问到。。“我说,Eric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个假狗?或者血统不纯啊?不对不对,严格意义上你不算是个纯黑的狗,你爪子是黄的的吧。所以你那狗血是失效了吗?为什么现在我又能看见这些了?”他挠挠耳朵说“不要质疑我的纯正血统,看到我当时那么难过你就该知道我的血也不假,至于为什么你现在又能看见了,可能还是你自己命运的问题。。就好比一叶障目,我帮你看不见,并不代表不存在,时间长了叶子飞了,你还是会看到。。”他把我绕的不清不楚,我最后还是下了定义“他一定是个假狗。。洒的啥狗血。都过期了。。”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尽管他帮我挡了一时,但是命运是改变不了的。不过好在他那一挡确实散了那个留恋人间已久的老鬼,至于他怎么回来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因为他对我有情所以我才能手握着牵着他得绳,这才有了我手腕上的纹路。。说感受到的痛也好,痒也好,他在那边要承担比我多数倍。。为了不让我痛苦他一个人承受这么多,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每次想到这我都会扑过去抱抱他。。其实有好多他都没对我说。
           Eric :我刚回来没几天就去找过“领导”,他是个鹰,除了出任务他就跟个爱操心的鹦鹉一样。还不是因为他爱人是上头领导 ,真是个皇亲国戚的地方。。我去找他理论,凭什么我可以以人型出现,不让我回去。。他说:“不是不让你回去,因为你是狗啊。你主人不叫你,你怎么回去?你记得回去得路?除非有他得血做引导你才能找到回去得路。。哎呦,他死之前你肯定能见到的。。”我冲他龇牙。。说真的有点失望。一边想回去,一边不想他受伤。然后又指着脖子,那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有时候痛有时候痒?“领导”语重心长的说“还是因为你是狗。你占且可以理解为狗链子。再等等吧,他会叫你的?”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他说:“因为另一端在他手里,不是你一个人痛痒,他也一样,你有多痛他就有多痛,痛是因为他想你,痒是因为你想他,不痛不痒怎么是爱情。。”最后我把“领导”那闹翻,薅了他一地的毛才拿到个反噬器,为了减少他的痛苦。。代价就是我要承受他那份痛苦。。记得有一次我就好像要被勒死,脸色发青双眼通红,痛苦的在床上挣扎也不愿意把反噬器拿掉。。虽然传来了窒息般的痛苦,但是心里是温暖的。。因为他在想我。。他没有我忘记我。。就这样想着。我能听到他说话,就像听广播一样,他说什么了我回答什么,可他听不到。。直到那天我睡觉时突然被火烧般惊醒,“领导”出现在我床前说:“接你的路到了,你可以去找他了。。既然要一起生活了,那么你给他得屏障也会消失,他还是要接受自己的命运。以后你要亲自去保护他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说洒狗血能辟邪,其实不是辟邪而是避开。。避开其他灵魂的视线。让充满恶意的灵魂燃烧。。这是我一辈子的使命,保护他是我的责任,爱上他是我们的缘分。所以我飞快的奔向他。。穿破无边的白昼无垠的黑暗来到他身边。。我着急见到日思夜想的人,着急看他受了怎样的伤,生怕真的跟那个差点被我薅秃的鹰说的是来见他最后一面的。。结果看见他很健全的还有力气埋怨我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这次再也不用离开。。

。。。。。。。。洒狗血(下)啥狗血。。。。。。。。。(完)。。。。。。。。。。

番外
人间真情小剧场:发情期
👇🏻👇🏻👇🏻

https://m.weibo.cn/1771435890/4199308607492731

。。。。。。。。分割线。。。。。。。。。。

结束语:我本意没想写这么长,只怪我手下没准头。我是不打草稿的那种。而且我这人特家常,所以写的东西很淡,淡如水。。正文结合上篇可以发现实际上是的倒叙回忆的方式。。
说真的,坚持很难。。没有支持,就越没有动力。。然后素材又少,等20周年有没有啥可写的,没有糖玻璃渣也行。希望有更好的素材可以写。。先这样吧。。谢谢。。

评论 ( 3 )
热度 ( 7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