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45)鸠占鹊巢的人是你。。

           S:我站在窗台,手里端着酒杯,看着天上的月亮,今天夜里的月亮很亮,却没有星星,又或是我眼中只有月亮看不见星星。。Andy 敲了我房门,我让他进来,他走过来伏在栏杆上,同样望着天,偏头让我少喝点,我看看杯子里的酒,紧握着杯壁,握到关节泛白,今天我不会让自己喝醉,明天就要踏上“战场”。。经过这尽一个月的准备,我从一开始一无所知慌乱到现在冷静下来,虽然知道的事情还很肤浅,但是心里已经毫无波澜了。。今天夜里就算惊恐我也要让自己保持这份紧张,因为我要替我爱的人讨回公道。。这时Andy 的手搭在我肩膀,再看看他,自从那天jin走后,他回来脸色一直都很难看,这孩子一向都是心情写在脸上。。我问他他又不说。他说等Eric 事情解决了再说吧。。然后这些天他就专注于这次股东大会。。这次大会我只是出场,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第二天一早的飞机,飞往美国,这次的我是带着郑弼教的名字前来,不是申彗星,在美国这个冰冷的城市有太多彗星的回忆,太多和Eric 的故事,不足以让我冷静下来,曾经我以为这里是给我带来希望的地方,现在看来也是无情冰冷,现在的我不是那个怯懦逃避的人,我拿出我一生所有的勇气重新踏上这片土地,要的就是让害他的人下地狱。。下了飞机是玟雨来接的我们,到地方天都快黑了,会议安排在明天早上九点半文氏集团会议室,今天先去酒店,进到套房,他们快速进去商讨状态,两个人进行核对和交接,我只能听着,因为他们是最了解整个事情的发展和公司发展的人。。夜深两人确保不会出现数据上错误就说早点休息明天是场硬仗。。
             我起早,看着盥洗室的镜子,很久没有看过自己这张脸,我的长相不是很硬气的那种,但现在却面如冰霜,眼里得坚定让我不够了解自己,也许就不是我吧。来之前,我剪短自己稍长的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更利落,吹起额前的头发,看着额角一条已经很浅的疤,那也是一个故事。。换上玟雨前一天准备好的正装,浅灰色的西装双排的扣子,调整好领带,穿上皮鞋,穿衣镜前的人嫣然不是自己,虽然我有着跟他一样较好的身高,但是终是没有那份霸气。。没有那人的踏实。。我转身出来,正好对上他们起床洗漱,两人盯着我看了一会,没说什么,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是这个点是国内的晚上,空腹有点累所以喝了点咖啡。。等他们换好衣服出来的时间我看了会儿报纸,以前就有订报纸的习惯,那时候是为了锻炼语言能力,时间久了自己也忘了什么时候能熟练看起报纸。文氏的影响力还是有的,还占了不小的版面。。过了今天估计自己也要上新闻了,玟雨提前已经跟我打过预防针了。。我还开玩笑,拍的好了留下来给我当遗照。。玟雨系着领带跟我说:“等会我先进去,你跟Andy 在车里等着,需要你出场的时候我会联系Andy ,因为你的出现要给他们留下足够深的印象。”我点头,他刚转身又回头说:“你今天跟平时很不一样。。”
            M:为了让他们调整时差,我特意跟Eric 以前的秘书Nelly 说,让把会议安排在九点半,没想到人这么早就起了,我起床出来时正好撞上人从屋里出来,我一下子惊到,他一改往日的温柔形象,我就是担心他的形象不够硬气怕他在那群老东西面前丢了士气特意选了能够衬托身形的让他看起来不是单薄的,没想到人现在的气场绝对不输任何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那群家伙。。甚至一瞬间将我震慑,我反应过来回头Andy 已经出来,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他。。我捞着Andy 一起洗漱,Andy 说看来彗星是要来真的了,刚刚被盯得全身发麻。我也同感。。
         时间差不多了,我开车来到文氏楼下,跟Andy 交待了一下就先进去了,Nelly 已经在等我了,因为我跟Eric 打交道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葬礼也是我主持的,Nelly 跟我一起进入会场,等待已久的那些股东按耐不住争论起来,见我来纷纷看向我,我径直走向会议桌的尽头,他们无非是在议论我的位置。。我走到尽头的左边第一个位置停下,解开西装扣坐了下来。Nelly 自觉的走到首位的椅子后站着,我在等他们的耐心被磨完。烦躁的时候,突然他们派了个代表问我还在等什么,我笑了一下,等会就知道了。。我刚低头,突然门开了,所有人包括我都不自觉望向会议室门口。。
           S:看看手表,现在会议已经开始了吧,Andy 说我不要着急不要紧张,我不紧张,但是我着急,我希望时间再快点,正当我想事情时偏头望向旁边,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得体的女人,打开车门争论起来,跟车里的人争论了什么,接着将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年从车上拖拽下来,看起来少年明显一脸茫然和抗拒,而且这个女人的行为不算温柔,因为在下车时少年的额头打在车门上她并没注意。。他们看起来很着急啊。。收回视线,想了好一阵子,突然回忆起那张熟悉得脸,我对看数据的Andy 说,看来有好戏看了。。Andy 满脸疑问。。
           M:我刚想给Andy 发信息,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迎面走来一个看起来端庄的女性,身后跟着一个要比她穿高跟鞋稍矮的男孩,男孩面无表情,这女人却一脸高傲,因为离得远所以我没细看,但是当她张嘴说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这个女人,他将后面的少年往前推了一下,这个孩子。是。是Eric 的弟弟。。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们怎么回来了,当年Eric 安排我将他这个弟弟送到一个鲜有人知的地方上学,对于这个孩子我们始终是没有伤害的,觉得他是无辜的,所以只是告诉他好好学习,送走的时候很乖。。后来Eric 的继母也就是这个女人也离开了,这是Eric 的目的之一,他不能原谅这个继母的介入,Eric 也说过他的母亲没死只是怎么也找不到,这个女人就是为了遗产才留在老爷子身边,之前回国的时候她就在老爷子面前吹枕边风,说彗星勾引Eric ,两个男人在一起,不能指望Eric 什么的。本想着能让老爷子跟Eric 断绝父子关系。没想到彗星出事后Eric 反而回来了。。也是她自己急于求成被Eric 发现,所以才被驱赶出去。。现在回来,不用想也知道干什么的。。我挠了挠眉毛手下按了发送。。
           S:我扣上西装扣子准备下车,Andy 刚拦我,就又松开说可以了,我知道就算他不发信息我现在也会上去,Andy 跟着我下车,上到会议室,门口有两个保安,刚刚那两个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去了?临门口保安准备推门的时候我听见里面人的声音,我抓住保安的肩膀让他等一下,里面的人说:“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身为文家的人,不会轻易让文氏落入他人之手,现在当务之急需要一个继承人,稳住文氏的股价,你们也是跟我们老爷子在商场上打拼这么多年,不会就这么看着文氏没落吧。。”听着人自信满满,觉得有点可笑。我听到有人说她可能离开的有点久,不清楚现在文氏已经是Eric 在接手,Eric 才是董事长,人接着说:“可惜了,Eric 走的太突然,他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所以他的遗产依据法律只能由他的兄弟继承。。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弟弟。想必在坐的都清楚吧。。所以这个遗产理应由他来继承。。”是吗?我推了会议室的门,看着门里坐着的一群人,我目光扫过在坐的所有人,就在这间会议室里,就有害死Eric 还堂而皇之的人,这里啊,没有人母子俩的位子,所以就在进门的地方站着,我进门越过女人看着这孩子,我略弓腰撩开孩子的额头,那里因为刚刚磕着了,所以有些发青,我对着孩子笑了,这个孩子小的时候我还见过,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跟Eric 有一点像。。可惜啊,这孩子被毁了,被他的母亲毁了。。直起身子径直走向会议桌的尽头,直接坐在最前方,Andy 坐在我的右边第一个座位,他们对我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感到好奇很正常,我尽量镇定的照着之前练习的那样正经的自我介绍起来!“大家好,我是SH集团董事长,郑弼教,你们也可以叫我Steven ,因为本人不常出席公众场合,所以大家对我不了解,但是事出突然,文氏董事长Eric遭遇不幸,出于对合作伙伴的诚意,我决定亲自前来,现在除去Eric 的股份,我应该是在坐所有股东中占有股权最大者,所以这场会议由我来主持,有意见吗?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
           我认真盯着每个人的表情,玟雨说这里都是一群老狐狸了,轻易不喜形于色,我的出现会让他们有所惊讶,要仔细观察,会有人忍不住的。。突然在我正对面的女人开口问我是哪里冒出来的,会场安静下来,人的提问让其他人倒抽口气。。其他人知道SH在文氏的重要地位,玟雨刚想回答,我按下他的手臂说:“我是谁,你不知道?连我都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被我话语刺激的她慌乱起来:“你少在这鸠占鹊巢,文氏董事长的位子是我儿子的,你这个外人别想夺走。。”我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双眼通红,站起来砰的用力拍了桌子,大喊了一声指着她说:“鸠占鹊巢的人是你。。”我知道自己的失态,但是也成功的震慑了在场所有人。。重新坐回位子,我看到了人身后的孩子,虽然十三四岁,但是看起来要比同龄孩子怯懦许多,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遇到一个如此呵斥自己母亲的人一定会不分场合的无理取闹,但是他也只是拉了自己的母亲,却反而被正在怒火中烧的母亲甩开退了几步。。这不是他现在该了解的。我吩咐:“Nelly ,把孩子带去休息室。。”Nelly 动身前去,这女人却死命的拉着不放,但少年反倒更想逃离这里。。人一直在争执,我只能说:“你希望我当着在坐所有人和你的孩子面前说说你是什么样的人?嗯?”人果然松手了,她的事我已经听Andy 说了不少,加上以前的了解,有些事用猜的就知道。。
            会议室重新恢复安静,我看着对面的人说:“如果照你说,你儿子是继承人,这我可以理解,他是文老爷的儿子,是Eric 的弟弟,但你是谁?”人讥笑:“我当然是我儿子的母亲,是文氏继承人的母亲啊。哈哈哈哈。”我说:“是吗?文夫人?那如果我没记错,您和文老爷已经离婚了吧。。你说他是继承人,那说明他的抚养权归男方,那你就是个外人,孩子留下,永远不要见他,至于你,不要妄想从这里拿到一分钱,现在就请你出去。。如果你说他是你的儿子,那你们更没有出现在这的理由,这里跟你有什么关系?看清楚这里是文氏股东大会,不是你美容的地方。。以你现在的行为我可以直接把你轰出去。或者送你去监狱冷静一下。”

。。。。。。。。。。。。未完待续。。。。。。。。。。

评论 ( 8 )
热度 ( 11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