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46)不相干的人。。

           M:自彗星开口我视线就没离开过他,他这个状态让我不寒而栗,如果早晨的着装是让我对他刮目相看,那现在他眼神中的锐气是让我重新认识了这个男人,他语音中的不可忤逆,神态中的坚定,身上的戾气让我明白他把自己推向边缘,成为了一个为爱疯狂的人。。现在的他甚至能够保护Eric 。。那个女人被彗星吓得有些面色发白,但是依然保持高傲的姿态。。她在赌彗星的徒有其表,彗星在赌这女人的过去不尽光彩。。现在的局面就是考验一个人的心态。。沉不住气的人就输了,不过有这么坚实后盾的彗星当然有底气这么做。。其实彗星不是没有给她选择,但是不论哪个选择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现在的她要老实很多,当然我们也看的到她的故作镇定,让别人感觉她只是有些累。沉不住气的亏又不是第一次吃了,就是不长记性。。我看这的局面有点尴尬毕竟不是家庭聚会,还有很多股东在,这样岂不是要让其他人耻笑。。我起身说,现在休息一下,Nelly 领导其他股东去各休息室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会去安排会议通知。。看着其他人的陆续离开,彗星也起身往门口走,那个女人从一进门都没有坐下,因为这里没她他的位置。。
            S:见人都走了,她坐了下来,我走到她面前,右手插在兜里。。我不想让她发觉我的手抖症。就这么居高临下。。人靠着椅背,翘着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也丝毫不畏惧我现在的态度。我笑道:“现在还这么自信?”人也笑:“我不是自信,而是天命难违,谁让我有个姓文的儿子呢。。”听完人的话我也是替他儿子悲哀,谁让他有一个这样的母亲。。“姓文的儿子可不止一个啊,怎么财产就变成你儿子的,谁又说姓文的遗产一定会留给姓文的。。一不小心就留给姓郑的了呢。?”人听了我的话就只当一个笑话:“不可能,他又没有家人,当初他连自己亲爹都算计,好不容易得到的财产怎么可能给一个不相干的人。。”不相干?我?我不相干?看来我真的是没什么存在感啊。。我俯身将脸凑到她面前说:“是吗。。看来你真的离开很久了。。久到都忘记我是谁了。。好好看看我这张脸,还记得吗?我这个不相干的人。。”人看着我,眼中闪烁慌乱的神态,她在回忆。。我直起身说:“要不要我提醒你?我啊,我可是在山庄的后院躺了三年之久呢。。三年,大家朝夕相处,你怎么一点都不记得,真让人伤心。。”人脸色大变,看着人有些用力得手,颤颤巍巍的问我到底是谁?“我是谁?我申彗星啊。。那个以Eric 爱人之名躺在那里得一抹尘土。我可以很骄傲的说我是Eric 的爱人,我是他的家人,而你只不过是替文家养孩子的人,你既然都说你儿子姓文了,那他以后就是我的弟弟,我什么都会给他最好的,包括我会给他找一个更好的母亲。如何?”我当然知道,没有谁能比得上亲生母亲,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替Eric 出口气,因为她,Eric 就再也未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震惊,曾经努力想要证明自己是有母亲得孩子,而不断的在生日的时候祈祷,祈祷自己母亲下辈子不要丢下他先走时,我都很心痛。。现在却得知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去寻找得悔恨,如今寻找却不得而知的无奈。。不论谁,反正自己也没在怕的,干脆闹个天翻地覆,到时候死也值了。。我又逼近她一步,瞪着她“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吗?Eric 的遗产你一分钱都拿不到,你以为我今天来只是代表SH?我能坐在那个位置,你还不明白吗?现在的文氏是。我。的。了。。”她猛的站起来,收起瞬间的惊讶越过我:“不可能,你是申彗星如何?你是郑弼教又如何,谁管你是死是活。。总之Eric 现在已经死了,就算他想把文氏都给你,那他也来不及了。。哈哈哈。。”对于她的过分自信我真的也很佩服。说:“那如果。。我们已经结婚了呢?是不是就不一样了。。”人冲到我面前:“不可能,Eric 结婚?跟你?两个男人结婚那文氏岂不是会让他人觉得笑话!”我想说什么,玟雨抢在我面前隔开她说:“夫人,哦不,女士。。你失态了。。Eric 打多年前回到美国,他同性的事就不是新闻了,接手文氏之后你有见他身边有过其他人?甚至连试图联姻的都没有吧。。这一点要说影响,你是怎么上了文老爷的床,好像更是媒体和其他人喜闻乐见的吧。。”人不死心问我怎么相信你两个已经结婚?她这么问肯定是知道美国的法律,同性婚姻法与异性婚姻法行使同样的作用,婚姻内的合法继承人只有我。。我说:“不信你大可去查,你在那么远的地方都对这里的动态了如指掌,查证一下Eric 是否已婚不是什么难事吧。。”看着人愤怒的脸,我真该让Eric 好好看看。。人愤然离去,可是更生气的她也该去看看。。
           我们也出了会议室,让玟雨准备继续开会的安排,我跟Andy 去看一下,我们站在走廊尽头看着她一间一间的找自己的孩子,我是想看一下她是作为母亲心疼孩子还是只是把自己的孩子当做筹码,我是很想保护那孩子。。凭她是找不到的,因为孩子根本就不在这,我跟玟雨说让Nelly 带他去玩了。。毕竟十几岁的孩子再成熟,心里还是稚嫩的,他不该这么早承受这些,印象中他小时候很喜欢吃甜的,Eric 经常会在要回那个家的时候带个蛋糕或者华夫什么的。。看来Eric 也不是一个绝对肆虐的人,Andy 也说过,把他送走的时候给了一大笔钱,但是必须等他成年,说白了就是在保护他。。不然还真说不准为了钱,这个孩子早就死过几次了。。看了一会,我们刚转身就听见人在后面的怒骂,接着后背传来钝痛,回头看看落在我脚边的高跟鞋,她现在已经没有形象可言完全就是个疯女人。。人冲我吼:“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能怎么对付Eric ,就能怎么对付你,你等着。。”接着人就转进安全通道。。我听到人的话,顿时怒火中烧,她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刚想迈步就被赶来的玟雨拦住,我通红着双眼瞪着他。。。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10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