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49)我能付出的代价。。

          E:刚醒来,汤姆夫人就进来,说我是个可怜的孩子,我欠起身子说:“非常抱歉,打扰到他们的圣诞节,让他们受到惊吓非常抱歉。很感谢,你们救了我。话说我是什么时候从医院回来的?”这时候人的小儿子Jenkins 就扯着早报进来。我坐起身。他说照片上的人是我吧。。我接过报纸,报纸上有庄园失火的现场报道,还有我的照片。后来才听他说,本来昏迷应该在医院观察,结果值班时候看到新闻报道文氏家族庄园失火,董事长Eric mun 疑似死亡的报道。。清清楚楚放着我的照片,医院又人多眼杂,所以把我运回来了。。非常感谢他们,所以面对他们的质疑我无话可说,我求他们帮我隐瞒不胜感激,日后一定会加倍感谢。。汤姆夫人说我太客气了,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我吃痛的倒吸一口气,还把他们吓到了,我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所以要借这里藏身,当然如果觉得勉强我就离开,Jenkins 说有点,结果被汤姆夫人打了后脑勺:“这个房间本来就是人家买的,你说话没有用。。”我说,如果发现自己身边有什么危险就把我供出来没关系,首先要保证你们自身安全。。然后我就在那住下了。。
           都两天了,报道依然只是说我疑似死亡,不,我是要他们相信我真的死了,所以我匿名给媒体散播消息,让他们大肆宣扬文氏董事长死亡消息,消息多了,大众就不会在意真相。导致股票暴跌,不是喜欢看热闹吗?那就看个够。。有些人该按耐不住了。。有本事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全部还回去。。过去几天了,我还不知道国内什么情况,Andy 去过现场,现在肯定还没从震惊中出来,在他那暴露就很容易露馅,我想过联系玟雨,但是所有信息和方式全部被我封锁,我贸然前去会引起注意,还有些重要的东西要取。只能有人代替我去了。我将项链取下,打开卡槽,里面是银行保险柜钥匙。早在很久之前我就把重要文件送进里面。。白天我拿了夫人家一瓶黑方(威士忌),打算将钥匙放进去,突然想起来这么放进去他们可能不清楚用意,我看看手上,这个戴在手上5年都没取下过的戒指,取下戒指跟钥匙扣在一起,将酒瓶的塑封用刀划开。。打开酒瓶将钥匙塞进去,再将瓶塞塞好,塑封重新合上用火机将其融化粘合,好似没有打开过的完整酒瓶。。深夜我回到庄园,我知道花园后面有个外面看不出来了的狗洞,来到后院的那个墓碑前,在碑后面挖起一整块草皮,怕别人一眼就看出来是动过的。掀开草皮开始深挖,挖出来之前放假骨灰的盒子。。把酒放进去,重新铺土将草皮盖上。。回望之前我住的房间已经全部熏黑。。再走进房间,地上有警察留的现场痕迹。。墓碑上我点了一根大概能燃烧5分钟的蜡烛,打开窗户能看到那点火光,慢慢缩小视线范围,我把窗子开合控制在10公分,外面我伸手出去用铁丝捆了一下,只要有人来开窗,都会受阻只能看到这些,不懂人永远不懂,懂的人自然会懂。。盯着火光熄灭然后离开。。我希望来的是玟雨,因为Andy 是很直观的人,他知道了就会很快反应过来我还活着,然后会不惜代价来找我。。至于彗星,我根本不希望他看到新闻,我太了解他,说来可能是我的盲目自信,但是我知道他在乎我,他会很偏激极端,如果他来了可能都发现不了反而做一些威胁生命的事,这很要命。。所以我希望玟雨来,他一定知道我打算做什么。玟雨啊,考验默契的时候到了。。
          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然后一直在等消息,时间没过多久我在银行对面安的监视器传过来的画面是玟雨,我算是放心了。。那之后玟雨短暂回国后又反回美国给我主持举办了葬礼,没想到,我这辈子能活着看到自己的葬礼也真是不容易。。直到听到文氏放出股东大会的消息,我稍稍松了口气。一步一步都在按计划进行。。他们果然没让我失望。。韩国到LA的飞机本来就那几班,大会前三天的航班我都亲自去盯的,我知道这方法很蠢,但是我不能动用关系所以只能等。终于前一天的晚上,看见彗星和Andy 出现在机场,我一眼就看的出,彗星的精神状态不好,消瘦了很多,尽管穿着棉衣依然感觉弱不禁风,两条腿细的感觉一掰就折了一样。确认了他们跟玟雨的汇合和暂住的酒店后我就放心回去了。。第二天我早早在公司旁等着,看到了进进出出的人,当然包括我那个继母和弟弟。我以为他们在里面会惊讶和慌乱,没想到处理得很好。。下午出的报纸上有大致的会议情况,看到照片上的人我很欣慰。。接着我一路尾随看到了他去祭奠我,不得不说真的刺激到我了,本来我隐藏的时间应该更长一点。。但是我真的不愿意再等了,事情一点一点浮出水面,手里掌握的条件让我翻身不成问题,所以我主动联系了玟雨。。要将自己手中印象跟他交换。。
          今天的见面一个是明确我的安全,一个是彼此交换信息,我知道想杀我的人应该猜出来我可能还没有死,毕竟那个杀手没有回去复命,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放火的原因,让人无法辨认尸体是谁。。既然只出来一个,必定有一个再逃,所以我回复的信息是要提高条件,他不答应就没有合同,若答应了必定会暴露他的目的和踪迹,他需要时间思考,在这之前他要么找到我要么找到那个杀手,只有找到我们其中一个才能确定是不是事情败露,所以我在这的一举一动都要很小心。。车开的也是老汤姆的车,老汤姆去世以后车就放在车库。我开出来也不招摇,而且车库连着我房间。。停完车我打开天窗就能翻进去。。方便我出行,也不会打扰到他们一家人休息。。从出事到现在也有3个多月的时间了。玟雨大致跟我说了他的猜想,我把U盘给他,他说最近他们可能要回国,在这这么长一段时间,重要的都在这,国内的负荷需要处理,本来我们就是高价回收,循环上可能会很艰难,我点头,不行就启动备用款项,只不过这样就直接暴露了彗星得身份,把视线引到国内,到时候我们就会被动,但实在不行先保住公司再说。。我又说:“至于彗星,看着他,不惜一切代价保证生命安全,一定让他挺到我回去。。”人回应:“到时候,要刀要剐你连眼都不能眨一下。。全都得受着。。”我知道。。
            S:傍晚我去广场坐了一会就打车回了酒店,打开门Andy 在吧台发呆,我叫他,反应过来的样子很可爱,我说他不是会父母家住了吗?怎么回来了?他说:“有点事要处理,在家不方便,而且过几天要回韩国,该准备的还有很多。。”我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睡衣出来看见他又在发呆,他回家我不知道,但也不是第一次见他发呆了,他很专注,可能像他这样智商高的人专注力都很强,之前一直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股东大会的准备中,突然松懈下来才开始想其他的事,我看着他有意识无意识的扯着袖子里的手链。。我去吧台倒了酒转身问他:“想谁了?”不问我也知道。。我站在他对面,他拱了拱支着手肘问我:“彗星哥,你说爱一个人会爱到什么程度?”我停下放到嘴边的酒杯,爱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爱到不能爱为止吧。。我跟他重来不承诺下辈子,因为谁知道下辈子谁会跟谁在一起,所以尽可能在都活着好好珍惜,这就很讽刺,明明都是这么想的,我却硬要离开,现在提起依旧是遗憾和窒息,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人又问:“爱一个人为什么会变得可怜?”我不解:“可怜?爱一个人是幸福,被爱也是幸福,除非这不是爱。。是同情。。”明显感觉人一晃。。好一会的沉默他突然开口:“如果我连同情的爱都想要呢?”我终于知道那天jin对他说的是什么了。怪不得这些日子的魂不守舍,我说:“jin是想说,爱不是能轻易说出口的。。爱是当你能融入他,明白他所想的,体会他所痛的。有些人能剥离开另一个人好好生活,但大多数相爱的人只是不想忍受这种痛苦独留世上。。但是天灾人祸却总是非常应景的出现,不能放手的人就会变得可怜,会得到很多人同情。这时候才会发现,同情是不能陪你走出来的,只有爱才有的力量,哪怕这种力量把你击垮,你也愿意去到爱你的人身边。。所以人活着就永远想像不到爱一个人能疯狂到什么程度。。”就像我,我可怜吗?不,我找到一生挚爱,我能付出的代价只有生命。这是活着的人的执念。。
           W:我在公司的天台上吹冷风,冬天过去了,春风却也这般刺骨。。现在家里应该很热闹了。。刚跟其他员工开完早会,幼琳那边来电话问我方不方便接听,听他这么神秘兮兮的,我来到安全通道之后让她说。。听那边声音感觉很激动,她怀孕了。。怀孕啦?见我这边迟迟没有回应,那边急切起来,我反应过来说恭喜,说出来就跟外人一样,连忙改口说:“太好了,好好休息吧。。我还有工作要忙。。”匆忙挂掉电话。。跌坐在楼梯。。怀孕了。。我用力抓着头发,我依稀记得,结婚几个月了,我都没有碰过她,要么说在公司加班,要么就在家里加班在书房睡了,就算躺在一起也都是背对着她,本想着到死都不碰她,起码不耽误她,家里人就跟迫切我们圆房,说我是个理工科的程序员,什么都不懂还害羞。。直到上个月,那天幼琳来到我书房突然说给我泡了一杯热牛奶,我很少喝乳制品,但是她强烈要求让我趁热喝,我不好拒绝就一饮而尽,然后我说我还要忙就让她先出去。。没想到她非但没出去还把门锁上了,我刚想回头看她,突然周身燥热,口渴的厉害,接着能感觉到身下肿胀起来,被长裤包裹束缚的有些疼,这才意识到人在牛奶里下了药,凭她的性格应该做不出来这种事,肯定是我妈让她这么做的。。这时候才发现人穿的是浴袍,浴袍解开是一条到大腿的丝质吊带裙,淡粉色很衬人肤色,两条腿又细又长,白白净净的,走过来两腿之间若隐若现,我握紧座椅扶手,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我感觉到她坐在我腿上,手臂攀着我的脖颈,人身上凉凉的,让我很舒服,我无意识的就搂着她,后来我就越来越不清醒,半梦半醒间我感觉我又回到了与玟雨在宾馆的那次,我一直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一夜的翻云覆雨直到第二天我才清醒过来,我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从书房到卧室的,现在我们躺在床上,看着躺在我身边的幼琳,我们两人一丝不挂,回想着前一天的情形,赶紧收拾衣服离开,按理来说行夫妻之事是应该的,可是我毕竟是个骗子,我给不了她完美的爱情,甚至我都没有时间这么做。。人迟早要为自己的恶行食恶果。。我并没有生气,但也着实高兴不起来,前一夜的精神兴奋让我头有些疼,吃完药坐在客厅缓神,她醒来就看到我这个样子,一脸委屈,看见她哭我又不好责怪她什么,本来就是我的错,不论她做什么错都在我。。就那一次,那之后我们都没有再同过床。。今天跟我说他怀孕了,已经有3周。。我才意识到,我还真准啊,就一次,就那么一次。。算了,我也回不了头了。。我该高兴吗?这样我就做了身为儿子传宗接代的义务,就能让两老满意了。。那么我这个做儿子的也就不这么重要了吧。。

。。。。。。。。。。。未完待续。。。。。。。。。。。

啧。。烔完抖M。。。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