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50)有时放手才是温柔。。

           S:这些日子走过熟悉的路,去了曾经温暖过的地方,就好像感觉到他正陪我走过这些,熟悉安定。。我曾错觉的他就在我身边,当我回头张望时却又什么也没有。。就这样没几天我们就回国了。。会议之事其实并没有完整的解决,只是换了方式,我不是不明白他们带我回来的用意,怕我陷在伤心之地,不由得轻笑,伤心之地?没有他的地方,哪里又是心安之处呢。。
           刚回国,医生让我来复查,我本不愿意,我这身体什么样我知道,又死不了,我说过事情不解决我不会轻易放弃自己,但是他们担心我的精神状态,又说开的药吃的差不多了来看一下,最后勉强答应。Andy 非要陪着我,我说公司现在都是靠他运营了,我这门外汉又不懂,再麻烦他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不好,我答应他一定会去,让他放心。。所以现在就坐在诊室,医生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饮食上,睡眠上,有没有出现过视幻听幻?”我摇头,饮食上玟雨都是专门找人做了送来,除了入睡和过往的每天一样,其他的没有什么。都挺好的。。。他说状态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反应迟钝,陷入沉思时间过长也都不是什么好事,他将笔放在我面前,问我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吗?我虽然有手抖症,但是少写几个字还是可以的,写完他又问我那现在还能写出那个人的名字吗?我心里一惊,心想只是名字而已,但是当我提笔时才发现单单只是名字,一笔一划都像刀划在我心里。让我全身发麻,最后一笔带的很长,两个字都没写完就把笔拍在桌面。医生将纸笔抽走看了看,问我知道自己写的什么嘛?他将纸反转过来,两个名字都出自一个人的手,我自己的名字看起来还很轻松,但是他的名字,我打第一笔就格外用力,后来的每一笔都越来越潦草,越难辨认,仿若告诉自己我没有再提及他触碰自己内心。。他真的成了我心里无法提及的伤痛,一个无法挣脱无法分享的痛。。医生说:“只是轻轻试探就这种反应,你说自己最近挺好是有点过了,开些镇定的药给你,还有手抖成这样了,酒就少喝点吧。。抽时间按摩一下自己得手腕和手掌,不然会影响生活。。”
             W:今天去做检查,医生说我情况不乐观,也许撑不过三年,我也感觉的到。我跟医生说,我快要做爸爸了,医生不可思议的抬头看我,他还是劝我手术,说这样对我的孩子是很不负责任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突然不想要这个孩子,他要承载着别人的非议和我这没用父亲身上的责任。医生又说他也算是我生命的延续。。出了办公室,在门口的等候区小坐一会,不心酸是假的,拍拍腿起身去取药,刚取完药转身碰见同样来取药的彗星。。彗星现在的状态要比之前好很多,他看见我,微笑着跟我打招呼,问我怎么来医院了,我将药袋向后并了并说:“啊。幼琳怀孕了,我这给他取报告拿点安胎药。。”好在他没有怀疑,听到我说的他表示恭喜,我点头,又问我“那玟雨知道吗。你。。要做父亲了。。”我很不好意思的说:“最近太忙了,没跟他联系,你们去美国的事,我看到报纸上的报道,你们很厉害。”我慌忙找借口掩饰自己的慌张。。
             S:听到烔完说自己要做爸爸了,我是该替他高兴的,但是也不由得让我想起来玟雨,想来玟雨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他也不会谈笑风生了。。不管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哪一步都是自己的选择,说不出谁对谁错。。他谈起我们在美国的事,说白了不是对玟雨得关心吗?关注点还是在他身上,两个人分开久了就说不好对对方的感情出于什么心态,到底是爱慕还是熟悉,我也是用了很多年才明白的。。想必玟雨也不是那种拆散人家庭的人,以前跟玟雨谈过这件事,他说烔完幸福就好。。可能有时放手才是温柔吧。。稍稍寒暄了几句,他说还要忙着回家照顾幼琳就离开了,既然他不愿意说,我也不应该多事。。玟雨啊,如果真如你所说,他幸福你就好,那你现在也应该幸福了。。
             回到公司,玟雨在办公室等我,问我结果如何,我说挺好的,药也开了,放心啦吧。。他来肯定不是光跟我这说闲话的。:“是Eric 的事有进展了吗?”玟雨说没有没有就是想问我要之前连箱子运来的有关两个人的身份信息,里面还有Eric 的证件和我得证件,我问他要来做什么,他说就是有些国内的信息变更需要,说的很含糊,我说在家里,晚上回家拿给他。。人准备出去,又突然想起来了叫住他,本来想问他最近跟烔完联系没,他回头得时候正好Andy 进来,我也收了话,说没事他先去忙吧。人出去的时候把门也带上了,Andy 问我玟雨什么事,我说没事来关心我,不用说他也是来关心我的,我早就劝他们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就是不听。。他把玩着我袋子里的药,我说:“我今天遇见烔完了,在医院。。”Andy 抬眼看我,问人生病了吗?我摇头:“不是,是他要当爸爸了。。给幼琳拿药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孕妇要吃这么多药吗?一大袋子,比我的药还多。Andy 瞪大眼睛,赶紧去看看门外,关上门又冲过来说:“烔完哥有孩子了?玟雨哥怎么这么淡定?”我说他应该不知道。。Andy 感叹:“完了,玟雨哥没希望了,他又得难过一阵子了,虽说他也不一定表现出来,但是够他受的了。”是啊,我现在倒希望Eric 没有出事,哪怕他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结婚生子也好,好得是个念头。。想的有些出神,Andy 拍了我半天,反应过来,他晃着身子说他想忠栽了,我说你想他给他打电话啊,跑我这哼唧什么。。这孩子记吃不记打,之前jin应该跟他谈过了,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是Andy 太主动了吗?他说如果不是我jin 应该不会过来。然后就跟我撒娇,这么大的人了,他果然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跟年纪不符的稚气,果然这么多年除了学习都没有长什么。。我答应他下班约jin到家吃饭。。他说下班不等我,让我坐玟雨的车回去,他要去买菜。
           J:刚收队,坐在车里,听手下说我手机震了一下,不是故意看的,不过说上面写的是:“我回来了,晚上来我家吃饭。。”问是不是我对象,是不是天天给我送饭的那个,接着其他人就跟着起哄?。我说“不是,哎我就奇怪了,我谈不谈对象,关你们什么事了?难不成我谈对象你们就能少工作?涨工资?多休假?”彗星给我发信息,就他那做菜实力是在不敢恭维,虽然以前跟Eric 在一起时候有长进,但是还不至于能招待人吧,肯定还是Andy 做饭,就知道辛苦他,想着就有点替人抱不平。。我正准备回信息,突然隧道下,我们的车被前后两辆车逼停了,这是公然挑战人民公仆,手下人申请了警务援助,车里没有动静我们也不好轻举妄动。。可能是遇到要灭口的,这是法制社会,这要是一下子殉职了这么多警察,一定会轰动政界人心惶惶,人民失去对政府和警察得信心。。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9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