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52)是该放下的时候了。。

           M:连夜赶往美国,不是我着急,是Eric着急,看完他给我的资料,我发现来源一直不在美国,而是在国内,中间他联系过我一次,让我查公司旗下合作的出口贸易的国家,这件事自上次见面后我也调查过,但是方向太大,他的联系让我缩小了查办范围,占时锁定了韩国和非洲的部分地区。非洲那边我联系人去调查,早上彗星去医院的那个时间刚好信息反馈回来。所以去掉非洲只剩下韩国,明明国内土地并没有很辽阔,却也因此信息更不透明,跟Eric联系后他就沉不住气执意要回国。前去美国就是要启用公司的私人飞机,现在彗星是文氏集团的最大股东,当然要借由他之名。至于拿到Eric的身份信息是他并不打算美国直飞韩国,他想中转后使用民航,这样就没有人知道Eric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美国,回到韩国后能够继续隐藏身份。

            S:人出去后我就在想他刚刚那话什么意思?不解释?那就是默认咯?这孩子,什么时候做事这么拖沓了。。试试也未尝不可,人这一辈子,谁知道会爱上谁,我能知道我会爱上Eric 吗?如果早知道他会这么残忍,不如不相爱。。要说后悔吗?那就后悔我没有比他先死。。重新回到床上,总是想起今天白天的事,烔完和玟雨就这样了吗?Andy 和jin会在一起吗?我。。。我心里空空如也。说真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所以不敢触碰。当我坦然面对的时候应该会一口气发泄出来吧。。再想想玟雨今天的行为,我真的觉得有点反常。。不错,哪怕一点点希望,我都希望他还活着。。

            不知为何,也许家里多了一个人,或许是新开的药物起的作用,又或许是我太累了,这一夜安然,我没有被梦惊扰,虽然我还是日常被药物作用刺激的早醒恶心,但是也算难得的好眠。。等我收拾好出卧室,外面还没有动静,我就不信了,就能都这么巧睡着不起来?来到客厅看见jin面朝里,侧躺在沙发没在打呼噜,我一个枕头轮过去,醒了还不起来,今天不上班吗?人回头看看我:“说他工伤,领导准三天假。。”那Andy ?我敲他的门,没动静,不会出事了吧,我说我进来了,人盘腿在床上坐着,我说他这是哪出,不用去公司的吗?他说他不敢出去还憋着一泡尿呢。。突然对他产生了鄙视感,想当年我(上车补票)。。的时候可是抱着连朋友都做不成的心去的。。他现在就因为人在外面连门都不敢出了。。我说:“那你继续憋着吧,我把门从外面锁上,你今天都别出来了。。”人慌忙两个手拽着我胳膊问我昨天跟他说什么了,我说没有什么就是问问他怎么受伤了。。怕他担心说:“昨天帮人砍树,树枝刮的。。”
              Andy 嘀咕着,不知道韩国警察还负责砍树啊。。看来跟美国的警察真的不一样。。我让Andy 去我房间洗,让jin去外面得卫生间洗漱。。趁两个人洗漱的时间给两个人烤了面包煎了鸡蛋,我胃里不舒服所以喝点咖啡。。看两个人在我两边慢腾腾的啃着,这是什么氛围,我用了点力气把杯子砸在餐桌上,提高声音让他们快点。两个立刻加快吃饭的速度,jin连盘子扒干净喝完牛奶站起来了,吓的Andy 牛奶没喝完就喷出来了。。我忘了jin是军人出身,这种就跟发号施令一样。。总算让两个人镇定下来,jin说他自己逛回去,Andy 开车带我来公司。。路上我说jin挺关心他的,他点点头没说什么。。一般这个时候他都该雀跃啊。奇怪了。。
           M:来美国的这两天是打着SH公差名义,所以白天都在文氏,Nelly去安排私人飞机的事宜,他并没有过问我为何要动用私人飞机,只是照办,说真的现在Nelly 已经不是在尽一个秘书的责任了。。他服侍着一个没有主子的位置。别看他办事能力非常强,但是他还很年轻,比我们之中所有人都要年轻,要说Andy 是才智上的天才,那Nelly 就是人事上的天才,与Andy 不同的是他的眼色更活,所以Eric 将他纳在身边很放心,Eric 出事后我问过他的感受,他只是抿嘴摇头。。尽管他不说,但是也看得出他黯然失色的蓝色双眸。这就是所谓忠心吧。。没想到美利坚竟然相信义气。
             我与Eric 约在以前我工作的酒吧见面,这一年一年的更替,各式各样的club 崛起,跟我之前待过的街道早就不同,进了酒吧,我先来等Eric ,问起来老板还是以前的老伙计,听到有人叫我,这人啊,见到老朋友当然还是激动的,两个人拥抱撞了个满怀,说真的人发福了。看看人的造型就该知道我的着装都是跟谁学的。数十年如一日的花衬衫。。他开我玩笑说:“hey bro 。。好久不见,听人上来通报还以为认错人了呢,今天想起来到这逛了,就你一人?你凯子呢?当年义无反顾追的人。。”我吸吸鼻子,无所谓道:“他结婚了。。”人反应过来甩着我肩膀说:“没事,像你这样的,好多人都倒贴呢。。好了不说。。走走走到后面,我拿好酒。。”我说我这约的有人,让他给我腾个包间。他念叨我,果然现在是生意人,没事都不来。。跟人寒暄完,酒保领我到包间,里面都摆设好,想来当年跟Eric 的友情还是从这建立起来的,当时的我们皆是为爱痴狂。明明处事方式截然不同的人竟建立了革命友谊。人说商场上没有绝对的朋友,我与他不过是天涯沦落人,只不过他有还在等他人,这就是为什么在Eric 出事后我既不相信又不背叛的原因。。有时我也在想,烔完过上幸福得生活不就是我的愿望吗?回想那天从彗星办公室出来我不是没有听见,当时手机震动,我靠着门还没来的急走,好死不死听见了人提到了烔完的名字,所以刻意听了一下,听说他要升格做父亲,我愣了一下,虽然替他高兴,但也摆不出欣喜的表情,我有想过要不要跟他道声喜,但是想想他都没有通知我,估计是怕我尴尬。。所以现在是我该放下的时候了。或许我该离开,离的远远的。当我还沉浸在回忆的时候,敲门声将我惊醒,Eric 依然穿着那身深色的衣服,脸色不太好,可能是屋里的视线太昏暗,他拿下帽子,头发都很长了,胡子拉碴的,靠在沙发上,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暂时自己还走不了。。
            E:昨天我想去疗养院看看老头子,没想到在停车场碰见一群保镖,保镖中间围着的人是多年前有过一次生意交谈的美国佬,他来也没什么稀奇的,有点钱的都会想着把人往这送,进到门厅,刚打算往楼上去,迎面碰见那一大群人出来,我拉了拉帽子,他们进去没到5分钟就出来了,显然是吃了闭门羹,这里谁能让他气急败坏的碎念到要买下疗养院。。与他们擦间而过上电梯,这一层一共就两个房间,刚上楼发现老爷子门口的保镖正在收枪。。护士刚好出来,我躲进楼道,听他们讨论刚刚的不速之客。。:“刚刚吓死我了,老人的儿子不是死了吗?跑这来要人是有病吗?听说这个文老爷有好几个孩子呢?谁知道找的谁。。不对Eric 不就是之前那个吗?又帅又多金可惜了。。”电梯一来她们就下去了。。我知道这边也不能呆了,怎么可能这么久了还在找我?难道他跟那个杀手有关系,不对啊,玟雨调查的,这批杀手和资源进口都来自是韩国,没理由这么多人知道我是被“谋杀”的。。除非他跟韩国的公司有合作,并且参与那个白条合约。。时间久了我不记得当时他跟我谈的项目是什么了,这些文件都在公司,如果是这样,我回韩国就会将他们的视线引回国内,难保不会查到SH。。让他相信文氏和SH只是商业关系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文氏动荡之时SH的趁虚而入很好的掩饰了这一点。。本以为我终于可以离彗星近一点了,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
            跟玟雨说还有人在追查我的下落,现在不能回国,听了我的言辞他觉得我应该回国,才能摆脱这边的追查。。后来人也不再劝我,只是略感疲惫,我发现他的异常,问他,才知道烔完有孩子了,之前他跟我说过烔完要结婚,后来因为我一直在美国所以并不知道具体婚期,没想到人这么快已经结婚半年了。。果然心里有事就会忘记时间,我问他怎么想的,他说他想“退休”了。。退休?我明白他想离开了,犹豫着我答应他一周内,我一定回国,到时候他可以离开去疗伤。我知道他早就想离开,却一直碍于对我当初的承诺所以没有走,就跟我一直很清楚他当年回国的目的一样,玟雨骨子里不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他渴望寻求归属感,这个我是知道的。。本来看着他跟烔完在一起我以为他找到了,终于不用再做浪子,没想到人又将他抛下,这种背叛感没有将他击垮说明一开始玟雨就没有完全相信烔完会跟他在一起,那种不安感始终没有从他身上剥离。。至于这些本就是我来承受的事甩在他身上才让他困在这里。。这些对于玟雨来说够了,所以这次不论如何我该去守护他们了。。
            M:听到人承诺,我又莫名得不安,大概我自己都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心,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找到可以靠岸的地方,难道我这辈子就要在这苦海中随波逐流了?我留下这条命是想着如果他有事可以找我,现在要是离开,我是去繁华的人海浪荡还是去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种种田?我知道我还是会想他吧,现在都开始幻想以后平淡的生活了。听人问我彗星怎么样?怎么样?他自己回去看不就知道了,还喘着气呢。。我开玩笑,你现在回去还能赶上看最后一眼。这次回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个家伙死而复生的事,是跟他说判断错误,还是就说骗他的?反正不论那个我感觉彗星啊,聪明如他,Eric 注定要受煎熬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10 )
热度 ( 8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