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微博看到的一个耽微,跳出来一个点,写一个极短的古风。。








《断》








         文晸赫逃窜着跑到山崖,后面的人穷追不舍,仇家势要将他赶尽杀绝,丢了佩剑,受了重伤,逃至崖口,身前是步步紧逼,身后是万丈深渊,想要再奋力一把,却被人一脚踹下山崖。。想着自己这一生真是悲哀。。当年他们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发誓让他们不得好死,只奈自己孤立无援,人人知他家因事斩首都不愿帮他。当年冒险将他送出都城,现在他回来只为复仇,早料到有去无回,可是没有让他们能感受同样痛楚实属不甘,无颜面对家祖亡灵。。




         等文晸赫醒来,睁眼便看到箜幽的房梁,环视屋内皆是空空如也,但若细看,便会发现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素色的茶盏,轻薄的幔帘。。坐台处有一古琴,琴后的木施之上挂着一件好似许久未动过的金丝白袍,若只是山中穷苦之人岂会有如此贤贵之物。。这倒也看的出居室之人得品味。。必定是一位清雅的公子,也许这里只不过是人一间消遣的别院。。看看自己身上,已经是包扎后的满身纱布,衣物也都是换过的,想来还有些许窘迫。。看着床边叠的整齐干净的行衣,伸手便穿上,想着人家是居士,昏迷不醒便不说了,醒着还这副样子也不好亵渎了人家。。起身有些不稳,双拳紧握大概也差不多知道自己已经武功尽失,从那么高的地方下来,就算筋骨接好,大概再也无法修炼。。起身推门,我不知睡了多久,但看到院中的地面和散落一地的竹叶便也知昨夜定是大雨滂沱。。大喊有人吗,除了震出几只惊雀也没见有人回应,踏出廊亭,来到院内,看着院内的凌乱想着帮人打扫一番,细观,果然是一处不小的院落。。该有的都有了,摆放的器具不算多么不可得,但也不是寻常百姓家几载便能拥有的,要说自己曾经也是大门大户家得公子哥,岂会看不出来这些。拿起扫帚,有意无意的甩了两下早也力不从心。。这时一个声音细弱却又温暖得说道:“别武了,你现在怕是提竹竿于手一刻钟也会抖的厉害吧。”细看来人,眉眼间的淡漠似曾相识,一头墨发用发带束于脑后,唇红齿白好生秀气。这也难怪这里都透着如他一般的雅然。。




           他唤人进屋别着凉。。放下扫帚,见他提了药,他说他本不怎么吃荤,但觉得文晸赫恢复需要,所以等会去山下讨一只鸡给他补身子。文晸赫是真想象不出他这副样子怎样收拾那些鸡鱼之类的。。这时文晸赫才意识到还没问人姓名。问道:“敢问恩人尊姓大名?”人抬头注视着自己,看了许久说道:“申,彗星。。”“好名字,申公子,多谢救命之恩。。”人笑着摇摇头,他好奇人为什么不问自己是谁就把自己带回来了,他都不怕招来杀身之祸?但还是要跟他申明“鄙人文晸赫,承蒙申公子救命之恩。不知申公子在此地多久了。”这就有点闲聊了。。人听得出自己有些没话找话说:“不必拘谨,叫我彗星就可以,我来此地稳居已有五载。。你是我前几日在半山救回来的,你当时挂在树上,见你身负重伤便把你背回来了。。”听着自己被救的过程,看来老天待他不薄,只可惜自己已经没有武功,不然必要回去继续报仇。看着人没有继续,文晸赫真的特别奇怪,这人当真清心寡欲不问世事?为何也不问自己怎么掉下来得。。不问也罢省的将自己视做不详赶出去。




         这样文晸赫在这片山林休息,每日与人闲谈莫论,文晸赫总说些市井舆论逗申彗星发笑,听人弹琴,陪人练字,与人博弈,好是悠闲。。仿若淡忘红尘往事,厌倦担惊受怕的生死生活,有了想要与人在此地过着快似神仙的生活。。这样的想法止在那日他与申彗星去山腰采药。本来两人有说有笑,文晸赫看到山壁上有一味稀有草药,并且开着如霜的花。。他说着要采来送给申彗星,花是采到了,但是人却失足坠下,情急之下申彗星一跃飞上崖壁将文晸赫接下,伴着人惊愕的眼神,安全落地。文晸赫第一次知道申彗星是会武功的。。并且武功不比当时得自己差。回去以后文晸赫就求着申彗星帮他去复仇,主动坦白了自己的凄惨身世。希望申彗星帮帮他,他知道这样申彗星会看不起他,并把他扫地出门,但是他但凡有一点希望都想要达成遗愿,事成之后他甘愿做牛做马一辈子为申彗星。。申彗星不看他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复仇,在这过一辈子闲云野鹤的日子岂不快活?”文晸赫虽有半点犹豫,但还是说道:“如不是有这般仇恨我真的很想与你这样下去?”申彗星念叨:“与我这样下去?”




          文晸赫这些日子越发的觉得眼前的人熟悉,但是那是年少的回忆早有些模糊,相处下来竟对申彗星起了爱慕之心。。申彗星回到:“尽管我会武功我也不过一人,岂能完成你如此大的报复。。”文晸赫自然明白,他也并不想申彗星因此招到追捕:“你不必杀,你只要将那人家的公子抓来,我要他们家从此无后,让人尝尝老年丧子之痛。。我亲手解决便好。人不是你杀的,一切都由我来。。”申彗星应到:“好,你也不急在一时半刻,一月后我去便是,你就在此好好休息,想要亲手解决那也得等你能提动刀。。”




           这些日子,他们好似没有提过这事一般,文晸赫信申彗星,他答应的一定会做到,所以也没有再提。。一月很快到了,文晸赫不解人自始至终也没有做任何准备工作,当真是个世外高人?那日文晸赫起床发现申彗星坐在院内的石椅上说:“今日你去山上照我写的去采几位草药。。”文晸赫本想提醒他,但还是应到好。收拾了一下就背着筐出门了。。到了晌午突然风云骤变,好像要下雨了,文晸赫在下雨之前赶回家,推开屋内的门想要讨口水,发现桌上茶盏下压着一封信,打开信上让他到山顶,他要的人带来了。文晸赫放下手中的信就冒雨直奔山顶,到了山顶申彗星背对着文晸赫,文晸赫问人呢,申彗星道:“我答应你得,自然会做到。。”申彗星提着剑走到人面前,拉下发带递给文晸赫让他蒙上,文晸赫犹豫不解。。申彗星再次说道:“蒙上。。我知道你怕我骗你,等人死后你睁眼看便是。。”文晸赫闭眼蒙上。。申彗星拔剑将剑塞进人手中,帮人摆正聚剑的姿势。过了许久告诉文晸赫好了,他就站在你面前,你可以动手了,文晸赫毫不犹豫哈的一剑捅了出去。他能感受剑因为阻力刺穿了什么,但是却未听到任何痛苦的呻吟,只有一声闷哼,他驻定,剑却还在微微颤动,好似前行,突然一阵温热喷洒在他脸上,血浸湿了发带,直到一双手微微揽过他的脖颈,脑袋轻轻搭在人肩头,文晸赫不可置信得拉下蒙眼的发带。。看到一袭披肩墨发。身后有穿出还在滴血的剑刃。文晸赫颤抖道:“为什么?”申彗星低首道:“你要荥阳郑氏的独子的性命,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我。我就是荥阳郑氏,郑弼教。。”人吃痛的皱眉。。继续说道:“晸赫。。早在救你回来我看到你后背的胎记便已认出你,也早就知道你会继续报仇。。对不起。。”文晸赫撑着人的身体:“不。。弼教,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告诉我?”文晸赫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全身发抖,郑弼教,那是他孩时学堂的玩伴,这么久了,姓郑的大户多的不计其数,他万万没想到郑弼教的郑是荥阳郡郑氏。。郑弼教提着一口气说:“时隔这么多年,终于能好好说一声,对不起。。当年家主之所以将文家赶尽杀绝,有一部分是因为我。。因为我早早对你起了断袖之癖,家人在你们家事出后扇风点火,才导致文氏满门抄斩。得知此事我卧病三年,直至一切归于平静后我决定。。额。。就此忘尘于世隐姓埋名,在后山为你建衣冠冢,就这样守你一生。。”说完这段话,郑弼教双腿失去力气,文晸赫跪在地上抱着人擦着人脸上得血,听着人继续:“呵。。我曾问过你可愿与我过闲云野鹤般生活,你说只有报完仇才能想这般生活,好,你的仇也报了,郑家只有我一个公子,从此无后你满意了。。答应我,代替我过上平静的生活。额。。迟了一句。。。我心悦你。此生。。此生断了缘,算我欠你的。。。”语毕泪水溢眶划过眼角,郑弼教无力闔眼。。无论文晸赫怎么唤人都不肯睁眼,“郑弼教。。弼教。为何是这样?早知是你我放下仇恨又如何,得你一人我背信祖上万劫不复又如何,我愿与你一生相守,你为何不问问我。。弼教啊。啊。。。”山间雨蒙蒙,冲刷着,冲淡了一地血迹。。雨水和着血浸透了人的着衣。。文晸赫默许着:“不。。弼教,你说要一起生活,要做一对神仙眷侣。。我答应你,我从此忘记所有只为你。弼教。”烟雨间文晸赫抱起一袭白衣的郑弼教,人胸前红的刺眼。。跌跌撞撞,文晸赫要带郑弼教回家。。回家。。。








。。。。。。。the end。。。。。。。。。








有番外删了。。

评论 ( 20 )
热度 ( 7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