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了什么?

这天彗星还是像往常一样,混乱的生物钟,不知什么时候起,或者不想醒。昨天宿醉还是活动太累?在浴室泡澡,悄悄听着外面的动静。。开门,关门,踢鞋,甩外套,开冰箱,拉开啤酒环。。一切又平常又熟悉。。人没有催他,等他穿着浴袍出来时,Eric正如他听到的一样坐在沙发上,只是其他的听错了许多,今天穿得很休闲,那扔在沙发上的不是外套而是报纸,喝的不是啤酒而是汽水。。这个氛围很奇怪,他想说什么?半天Eric开口,没有生气,语气很平静,他让他坐,然后说。彗星,你累了吧。他知道他在问什么。。你呢?Eric没说话,他不敢听他回答。也如他所愿他没有回答。。Eric说“彗星,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但是不得不说你很残忍,你的暧昧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十几年来我小心呵护,灌溉,滋养。。希望有天它开花结果。。可是你却忘了告诉我这是一颗煮熟的种子,我永远等不到它美好的那天。或许我早该知道,却还守着这份美好,你为的就是不让我越过那条界限,将我永远禁锢在你心以外还觉得这是你对我别样的爱。。我说这话很没有意义,因为我不打算放弃,就算骗,我也等你亲口告诉我那天。。只是你的光环刺痛了我,我在原地都看的到你发光的样子,是不是除了我所有人你都能温暖?”Eric的眼泪,他看到了。看来他真的累了。真的疼了。等不到自己回答的他,起身走了。。不是不想回答他。只是自己感觉好冷,冷的好像嘴巴冻住了。沙发上的报纸阐述着事情经过,桌子上的汽水,他是想让自己明白他说的话不是酒后乱语。人走后他将自己裹的很严。因为很冷。与其说冷不如说是抽离时的生疼。。他也哭了。可是相对Eric的眼泪自己显得很不值钱,为什么这么疼,他没有离开,为什么自己却像死了一样?不对,不是这样的,他没有骗他,他爱他,可是他怎么不知道?他怎么可以不知道?他的种子不是死的,它在生长,它在疯长,它没有破土而出却根深蒂固,密密麻麻,他吸收了他的爱,缠绕在心里,无法剥离。。所以他疼,因为他的转身仿佛将自己的心连根拔起,断了根。。他精神突然的恍惚,呼吸变的困难,这就是真相,这就是他一直说不出的话,彗星伏在地上抓紧胸口。。早已泪流如洪。。突然的这个样子让自己也害怕。他颤抖着拿开抓着心口的手,全是血,为什么?他穿着的浴袍也被血浸湿。。怎么会这样?他抱着希望声音颤抖着给Eric打电话,那边疲惫的接起,他能说出的是“eri...救我。救...救我吧”Eric对人的话感到慌张,虽然自己很无力,他以为自己说的话会让彼此冷静,现在却提醒自己,自己可能毁了他。。跑下楼,看见人侧卧在地板上颤抖。他慌忙抱起人,人总是重复对自己说“血,血”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是彗星惊悚的眼神和苍白的脸告诉自己他没有骗他,他看到什么了,他安慰着怀里的人。彗星看着Eric,伸出除了惨白和汗水以外什么都没有的手给Eric看。说他的心在流血,因为根断了。。他抓着Eric的衣襟,哭着说,“Eri...你为什么不再等等,再等等我,快了,就快开花了,我不是不会开花,我用了这么多年生根,表面虽然没有,可是心里却密密麻麻,我以为只要稳住根我就可以面对你,我不是女人,我开不出鲜艳奇香的花,可是我也努力希望让你看到。。可是你却要扯断它,我的爱还没有破土你就不要了吗?为什么?”他的话让Eric很害怕。他不知道自己的话会对人造成这样的伤害。他紧紧搂着怀里的人,人身体的颤抖很真实,也真实的提醒自己,是自己伤害了小心翼翼的他。自己总是缺乏信心和耐力,可是现在我该怎么保护这个濒临破碎的玻璃彗星。。他俯身亲吻着人的唇,人的脸,人的泪水,就像魔咒一样,人好像放松了身体,软软的瘫在自己怀里。。身体头发都是凉凉的,但是呼吸很均匀,轻轻合眼,他累了。。他却还一直在他身边,守着花开见日。。
彗星:他种了一颗种子,不需要阳光,不需要土壤,头顶着月亮,却在他怀中绽放。
Eric:他要来一颗种子,努力灌溉,细心呵护,替它遮挡烈日狂风,却发现它需要的是自己多一份的爱。。
第二天,再次醒来时,彗星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大汗淋漓,转脸看到的Eric却又很安心,他下床走到客厅。Eric才睁眼,他知道,梦境一般,上帝将天使般的彗星又还给了自己。。彗星叫Eric起来喝牛奶,这时的彗星很耀眼,原来这就是Eric和彗星种下的平凡生活。。。

评论
热度 ( 12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