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54)等我。。

           M:知道彗星要去美国,本来是想尝试联系Eric ,想想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再加上这次彗星带了一个我们都不认识的人去,应该是有他自己的事,等彗星回来,Eric 应该就准备动身回国了。在这之前我可能还要回一趟美国,Nelly 说私人飞机的事情已经安排好,有那些文件在,没理由管制局不同意。。想想自己最近老是飞来飞去的,身体还真有点吃不消。。打开冰箱里面几乎空空如也了。。拉开抽屉里面还有一堆“梨汁”。。都是人以前说对身体好的东西,他的梦想就是无病长寿吧。。看着还没过期,就叼着一包喝。。
             按了密码直接去了Andy 他们家,他们家冰箱里相当丰富,刚拆开香肠就看见Andy 洗完澡出来,弄的我跟现行犯一样。。我也就大言不惭,说饿了。。还是Andy 善良,怕我这么一把年纪饿死给我煮了面,看他做饭突然想起来我走那天他心上人不是来做客了吗?问道:“Andy 啊。。你喜欢的那个人拿下没有?”人沉默了,看来是是捅着心窝子了。。这我怎么劝他呢。。想想跟他说了一个更费心神得话题:“Eric 要回来了。。”人果然反应过来。。手里拿着刷到一半的铲子过来问:“什么时候回来?跟彗星哥说了吗?”
             D:本来还在想jin的事,结果人一句Eric 哥要回来了,顿时让我清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彗星哥知道吗?想想这不废话吗?彗星哥要是知道了能这么淡定去美国?然后就有了一个非常伤神的问题,怎么告诉他。。谎扯出去了,圆回来哪这么容易。。况且还是人命关天的事。。玟雨哥开玩笑不如我们俩逃跑,等Eric 回来了自己解释。。我说怎么可能,要是突然回来给彗星哥吓死了呢?以人现在的状态真没准以为Eric 在那边太想他,所以来找他了。。重新回到水槽边,把台面收拾干净说:“不然,让彗星哥去接机?反正他俩总归是要见面的,在人多点的地方,一是省的彗星哥多想,二是我们也能死的体面一点,不至被人就地正法。。”虽然是我们骗他在先,那不也是迫不得已吗。。玟雨哥开我玩笑:“Andy 学坏喽。。。”我怒到:“都怪谁,跟谁学的,你心里没数吗?回去睡觉去。。”下了逐客令玟雨哥就老老实实回家了。。刚上床,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彗星哥来电话了,吓得我心里一颤。。他问我睡了吗?然后说他明天回来。。我应着,觉得自己很正常啊,但是彗星哥直接就问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随便应付一下就挂电话了。。多说多错,怪不得Eric 当时这么不信任我。。我真不适合说谎。。这一宿都被彗星哥吓得够呛,一闭眼都是彗星哥发怒的样子。。Eric 哥你自求多福吧。。
              第二天玟雨哥来办公室找我,拿着传真过来,说看我的了,接过文件,直接接了K线分屏,现在不是看我,是看大盘抗不抗的起了。。行情很不稳定,以这个速度下去两个结果,一个跌停,一个崩盘。。实在不行真的可能要启用备用资金了。。启用备用资金就等于掏老底了,风险很大。。玟雨哥让我别紧张,起码现在的技术支持是稳定的。。新能源开发当然有风险,但是文氏早早占据行业优势,这次嫁接过来省了很多事的。。今天周五,过了两点,一休市就算是稳定下来。毕竟接手文氏这个烂摊子,肯定会对股价造成影响。只要等项目下来就能翻身。。希望在休市之前能将跌幅控制在5-7%。。如果再继续,真的跌停了,大批量抛售可能性就很大,如果再开盘一下子提高购入价,批量购入就会降低。。看看时间还有5分钟,外面电话也没断过,不停地反馈信息,玟雨哥也没有走时刻关注着走向,提醒我,现在就是争分夺秒的时候。。这边一有百分点下降,我这边就要补缺,一直几近冰点,还有10秒。我早就出汗了。。休市,当界面降灰的时候才算是松了口气。。最终停在5.79。。比我预想的要好了。。摘下眼镜,细听还能听到部门的人员的欢呼。。这虽然不是公司成立来最困难的经历,但是确实值得庆幸。。玟雨哥说干的不错,我说这算是停下了,只要尽快有成果,之后日子会好过很多。。玟雨说那就好啊。。人这念叨的,感觉有点怪,但又说不出来。。
              S:准备回国,上飞机前接到Andy 的电话,他说刚刚打完一场仗,我看到数据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他说夜里来接我,本来想让他休息的,他很坚持,这孩子有的时候真的很执拗。。来了美国除了安排阿姨的见面,还很Nelly 讨论了一下公司美国这边的情况,因为说真的,现在我谁都信不过,他们支支吾吾瞒我的太多了。。我不得不自己查一下。。我當然知道自己这两天在美国得行动被一些藏在暗地里的人窥查的一清二楚,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打算动手还是要拿来做文章。。所以有点着急把阿姨送回去,我是什么都不怕,但没必要搭上别人。。我一直拉着阿姨直至上了飞机,阿姨的心态转变很快,她说,人各有命,见到了总归算是有始有终,有时候作为女人真的言不由衷,阿赫一走,她没了负担,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其实我想说,如果Eric 没有出事,阿姨也不用再怕任何人,他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再受委屈。。可是现在这种话我说不出口了。。
              虽然落地已经很晚了,但是阿姨坚持要回自己家,把人送回去,跟Andy 说,安排几个人保护这位女士,惹來Andy 更好奇了,我现在不着急说,少知道一点对谁都好,在后排闭目养神,Andy 突然问我想Eric 了吗?想。。怎么会不想,但是我最怕的是,事实如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该怎么接受。。我说:“你怎么不问,如果Eric 没死,我会怎么样?”人不说话,车里很暗,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能看清玻璃上自己得脸,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死我该怎么面对他,如果是我自己给了自己希望,那我会以同样的方式去见他。。
            D:听完人说得话,我整个人脊背发凉毛骨悚然,他不会都知道了吧。。彗星哥这个人太可怕了。回到家,玟雨哥在客厅坐着,他又在掏空我们的冰箱。。见我们回来,说早点休息。。叫我们早点休息,你怎么不回去?不过趁彗星哥去屋里换衣服,我拉着玟雨哥说:“我怎么觉得彗星哥好像知道了。。”看着人的表情,饼干也不吃了。。过了一会彗星哥出来,我就立刻弹开了,玟雨哥一边塞着饼干一边问:“彗星啊,那个,过几天我回美国,把‘Eric ’迁回国好不好?我想他应该想离你近一些。”彗星哥的表情难以琢磨,这么看来人真有可能是猜的。。人应道:“这样好吗?”
              M:提前打个预防针也好,我还愁着怎么跟他说这事呢,先说回来得事,到时候回来得是个活的,应该会慢慢接受吧。。只能听天由命了。。回到家,这该死的安静,打开衣柜,里面其实是我睡觉的地方。。在床上睡得时间真的不算多。。小时候每次被养父打的要死,就经常躲进衣柜里睡觉,很有安全感,可能是蜷的太久,所以没长高吧。。虽然现在不用这么辛苦,但还是改不了。。还有地上堆着的书,是前几天买的,等这次事情解决了,我就离开,Eric 说:“离开休息一下也好,如果觉得实在心无所属,不如就帮我一起好好经营公司。。说真的,你真的很聪明,比我们都要優秀,不如趁这个机会,去学习一下,然后回来帮我。。”想想人说的话,曾经烔完也说过:“玟雨啊,你这么聪明,应该受好的教育才是。。可惜了。。”是啊,可惜了,所以才走上歧途,好在他没让我在这条路上走太远。。现在看看书,等差不多了申请个学校去上上课也好。。生活简单一点。。
            再次来到美国,是在文氏私人飞机的舱内,Nelly 先行安排了事项,还是一直安静得站着,本来人就不多,他这般格式化真让人开不起玩笑,他问我什么时候出发,我说再等一会儿,还有人没来,他不解,因为我也没说多一个人,现在坐着的就我、Nelly 、两个机长和一个菲佣。。过了一会窗外停了一辆车,看到下来得人,我慌忙起身迎接,人提着一个包,加快了脚步,进艙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大大得拥抱,这算是欢迎他,拿掉帽子他揉揉了略长的头发,头发虽然还留着,但是胡子已经刮的很干净了。。所以根本藏不住他帅气得脸,一回头看见楞在那里的Nelly ,人现在更僵硬了。。再见到活着的Eric ,Nelly 的表现已经算是很淡定的了,但是他的眼圈红了,蓝色的眼睛显得更为通彻。。所以我说过什么,没想到美利坚相信义气。。Eric 走上前揽着比他还稍高的人,揉了揉人得头发,再高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不出意外人哭出来了,这是从出事到现在第一次见Nelly 哭出来。。
            很快整理好我们出发了,Eric 坐在我对面,我问他,这边处理的怎么样了,他说进展还算顺利,我想起来告诉他前几天彗星来美国了,当时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就没跟他说,人若有所思。。我就知道只要一提到人,他就会方寸大乱,所以刻意没有说,我们直飞意大利,让Nelly在意大利逗留两天后 乘坐私人飞机飞往荷兰,最后返回美国,我们直接从意大利飞韩国。。当我们落地意大利的时候,我给Andy 发了信息,告诉他我们第二天会回国,用的是“我们。。”让他将申彗星引到机场接机,然后我们就可溜之大吉。。
             D:看到人的信息我瞅了一眼在吧台看图的彗星哥,人现在是什么心态我也说不准,我唤了一声,人抬头看我。。我说:“哥~刚刚玟雨哥说他明天回来。。还有'Eric '哥。。”人楞了一下,嗯了一声,然后低头继续看图,其实我感觉吧,他看不进去了。。继续说:“那个。。你明天去接机吗?”人终于放下手机的图,舔了舔嘴唇:“我就不去了吧。。等你们安排好我再去看他。。”收拾了图纸就回房间了。。看着人消瘦的背影,虽然Eric 哥就要回来了,但还是心疼人受过的罪。。我回了玟雨哥信息说:“失策。。彗星哥他不想去,可能还接受不了吧。。”扔开手机,趴在沙发上,Eric 哥回来了。。要不要告诉忠栽?人会不会很失望?
              S:嘴上說著不去,其实还不是因为害怕,我希望那不是真的,到现在还在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罢了。。别再一遍遍提醒我,真的好煎熬。。夜不能寐,一坐天亮。。一刻都没合过眼,早晨还要去公司,这样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等坚持不住就会倒下了,就能安乐了。。到了办公室,自然也是无心工作。手里握着修图的美工刀。实际上一刀也没下,现在工作不就是为了留住人的成功吗?我也尽力了。。Andy 跟我招呼了一声,说他要去机场了,问我去吗?我没有回答,愣着神,他直接告诉我降落时间就走了。。时间慢慢流逝,握紧手里的修图的刀。。一用力,清脆的金属声击响地面。。。。晸赫,等我。。。

。。。。。。。。。。未完待續。。。。。。。。。。。

评论 ( 5 )
热度 ( 7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