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想什么。。(楚郭脑洞文)

刚补完更新的,看到楚郭的情节,做了一夜的梦。然后诞生了一个这样瞎扯的文。。

           很多年前,那时候地星还有个像样得学校。。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上,跟人类世界一样能被学校这种东西困住的也只有乖乖仔吧。。愿意上学的孩子不多,但是有一点,在地星异能没有觉醒者,生存率不高,为了避免有些大家族的孩子被误伤,所以学校是给这些孩子的一个保障。。保障到异能觉醒,或者被抛弃。。。被抛弃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你是个废物,家族不要了,生死无关了,学校自然对你也没有保护的意义了,浪费资源。。所以啊,三界皆知地星人绝情冷漠。。在这个学校只分高班和低班,高班就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望族,在地星举足轻重的家族,有着基因天赋的孩子。。未来可能会成为族长啊之类的,所以大多都板着扑克脸和满脸的不屑。。低班,就是平民家保平安的会所,大多活的天真,但是野性子还是有的。。两个班之间没有什么所谓的铁门铁窗不让接近的东西,但是那种默契就是硬将两个班隔的跟忘川河一样。。其实也就是我看不起你们和你们有什么了不起两用声音隔着罢了。。
            郭长城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孩子,他就是父母的一个意外,然后再意外的自己长大了。所以性格孤僻,不爱说话,有很强的自卑心。。在班里也是角落里,很怕受伤。。他大概知道活着不容易。。但是他又偏偏生在了野性难驯的地星,异能又没有觉醒,家里基因又不好,父母的异能好像也都没有什么太大用处。自然他也知道可能自己也是个废材,所以活的特别小心。。他每天绕到后门回家会比较近,但后门又正对着高班的门,难免被唏嘘两句他也不在意了。。只是今天他被几个人截住,搜了包。。他包里除了作业也没有啥了,只求不要弄死他就行了,这时候一个沙哑磁性的声音响起,远处有一个寸头穿着一身黑的男生问:“干什么呢。。”看这装扮应该是傀儡世家楚家的孩子,双眼透着英气和不可一世,虽然是名门但真的不能用细皮嫩肉来形容。只能说可能楚家的教育更放养一些。可能比其他孩子更苦一些吧。。能把他送来这,估计也是没觉醒异能的。。他一抬头就对上人的死人脸还是有点心虚的,越过姓楚的看见欺负他得那几个人,本来很客气的跟人打招呼嘴上叫着楚哥。。背后眼里清楚的透着不屑,一瞬间郭长城听见有人说了什么。。“什么好久,废物。。之类的。”然后就看见这个“楚哥”回头盯着他们,他们也就很识趣的跑开了。。果然不能在人背后说闲话。。毕竟这个人的眼神还是很有震慑力,仿佛没有给任何人好脸色过。。他把郭长城像抓小鸡一样的提起来,问腿吓软了吗?还能走吗?郭长城看着自己打瓢的腿,现在的感觉就好像身体要比心里诚实。。提着人的包蹲下来让他上来,郭长城哪好意思,结果人被人一句“哪来这么多废话。。”吓得赶紧爬了上去,在人背上特别老实,老实的都不敢喘气,好死不死他这一会儿嘴碎,问:“楚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人甩了三个字:“楚恕之。。”郭长城继续问:“你的异能也是傀儡线吗?”楚恕之没好气的说“废话。。。只不过还没有觉醒。。”郭长城嘴里嘀咕着,“好想看看楚哥得傀儡线是什么颜色的。。”他是没看见他楚哥得傀儡线什么颜色,但是却清晰得看见人脑袋上的怒气。。他总算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到了家门口,楚恕之把包往他怀里一扔就要走。。郭长城慌忙拉住人的衣服说:“谢谢楚哥,我叫郭长城。。”见人回头郭长城立刻笑开花,结果人一句“没觉醒异能的废物也要有废物的活法,没有异能就靠拳头。。难道没有天赋的就活该等死吗?”说完拉过袍子就走了。。后来才知道,楚恕之已经算是学校最大的那一批学生了,这么算起来得比郭长城大上6-7岁吧。。就是迟迟没有觉醒异能,好多人等着他被家族抛弃然后好把他撵出去,但是吧可能他家里觉得自己族里不可能出现这种残次品所以一直甩在学校。。其实像他这种就算出去了,也不是轻易能被弄死的。。知道关于人的事情后,郭长城心里想了很多,可是觉醒异能这事就很随机,不是说我说他出来就能出来,说不好听的,有的时候可能一辈子都觉醒不了。。同样的,异能觉醒的人寿命也会更长。。这些天每天放学,郭长城都会刻意在后门停留一会,看一眼楚恕之再走。也不打招呼就是看一眼,然后回家在屋里捣鼓,他想给楚恕之做一个傀儡娃娃,因为听说楚家会为每个觉醒异能的孩子准备一个傀儡做为荣誉,跟他们的那种“高价位”的不能比,他得这个娃娃他是照着楚恕之做的,但是吧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手拙,做出来就糙的很厉害。。而且也不像楚恕之。。不知道送出去人会不会生气。。
           今天上课要交作文,他刚把本子拿出来,就有人挤过来抓起他的本子就要走,他拦着,说这是我的作文,人大言不惭“我没带,借你的用用。。”郭长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站起来抓住人的胳膊想让人把本子还回来,突然听见人说:“你这个神经病,自不量力什么,老实待着别逼我动手打你,老师等会就来了。。”可是他清晰得看着对方的嘴始终是没有张开的,那他听到的是什么?郭长城管不了这么多,他只想让人把他的作文还给他,于是说:“把我的作文还给我。。”突然人手一松,本子落地,人双眼呆滞的回到座位,他还没反应过来,刚好老师来了,他捡起本子就往位子上跑。。大家也没有发现什么,就以为是老师来了吓的。。只有郭长城自己内心惶恐得不行。。他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不简单。。过了不知道多久,老师来到他面前,想收他得作文,他连忙把作文递上去,一晃神对上老师得眼睛,就听见人说:“我要带着这帮废物到什么时候,这个月的奖金还没到,等会得去要了。。”这是什么跟什么?他吓得立刻冲出教室,无视老师在后面一直叫他。。他冲到学校的楼顶,他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异能觉醒了。。但是这异能有什么用啊?他现在还不能确定。。看着自己的双手,手心里都是汗,他能听到人心里的话。这就是他的异能?突然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楚恕之坐在平台的水箱上吊着一条腿看着他,问他怎么回事?郭长城不敢说自己异能觉醒的事,怕刺激到楚恕之,然后人就不理自己了,就说班里有人欺负他,楚恕之说然后呢,你就这样哭着冲出来了?郭长城摸着脸,自己哪有哭。。不过被人这么一开玩笑反而不那么惶恐了,他间接问道:“楚哥,你说要是能听见别人心里说什么,人会变的幸福吗?”楚恕之思考了一会说:“不会吧,因为很多时候人心里想的跟听到人嘴上说的根本就是两码事,但是窥听人得内心就等于将他包装的外壳打碎了,他装不下去了就会恼羞成怒,你听到得跟他说的不同,就会知道这个人很虚伪,你就没办法再跟这人相处。。哎呦,你还太小,有些事大了你就明白了。。”楚恕之一巴掌拍在人脑袋上,揉了揉郭长城略长得头发。郭长城心里一下子凉了,楚哥好厉害,他虽然无法听到别人的内心,却能把人性看的这么透彻,那自己这是该听还是不听啊。。说着时间好快,打了下课铃,他回到班里,大家都放学了,他提着包准备走,却被老师堵在办公室教训了一顿。。头一直低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听到别人的内心,他怕自己一怎么着就会听见不该听见的。。直到老师说回去吧,他才仓惶而逃,出门撞上楚恕之在门口等他,他特别高兴,这还没高兴一下,就听见正门口好多人的尖叫喧闹,老师也出来了,他们跑过去看到很多看热闹的人,拨开人群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现在正瞪大双眼,身上爆裂着伤口,伤口是红的的,往外溢的血还是什么的却透着不可描述的蓝色。没有人见过这种情况,这人是郭长城班的。。就是今天抢他作文的。。这不由得让郭长城缩了一下身子。。
            这事解决的很平淡,因为人是死在学校门口,已经是出了校门,是不属于学校的责任,他也只能自认倒霉。。时间过了很久,郭长城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自己异能的事。。他也逐渐能熟练使用异能,他自恃自己的异能除了能偷听人内心,其他也没什么用处,只是偶尔听听某些花痴小女生得内心还有老师们的内心吐槽。。这天他看见楚恕之被家里人带走,正好身边过去两个人,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恰巧听到了他们两个心里说:“终于走了,上了这么多年终于认识到自己是个废物了,楚家出了他这么个缺陷应该是耻辱。。说不定他都不是真的楚家人。。”郭长城越听越气实在忍不住,冲着两个人反驳,“你们胡说,楚哥才不是废物,他异能一定能觉醒,他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傀儡师。。”两个人被郭长城得一句话震的发愣。。等回到家,翻出自己之前做的傀儡娃娃,看来是送不出去了。。楚哥真的要走了吗?这一夜他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郭长城在人班门口张望了很久都没见人来,一脸失望的准备走,门口乌央乌央一下来了一堆人,等所有人散去才知道又死了两个学生。。这不由的让郭长城脊背发凉,他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到底是别人的恶作剧还是那真的是自己干的?他慌忙来到地星检阅馆,查了所有有关异能的记载,越翻心里越没底,终于他接受了,自己的异能不是单纯的读心,而是噬心。。他通过目视进去人的内心,听到人内心得声音得到共鸣后可以通过注入自己的异能反噬一个人的内心,每个人受反噬的时间不同,所以死亡得时间也不同。。这简直是一个完美得犯罪。。不用动手,不受时间局限。。郭长城瘫坐在地上,认识到自己的罪行后,他第一反应不是忏悔,而是报复,他变得越来越平静,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却在每天放学跟踪一个人,没过多久就会被爆出一个人失踪的消息。。失踪的人有学校的同学,老师,门口摆摊的,也有地君殿跑腿的,还有街头混混,什么人都有,不论逻辑还是规律,根本无迹可寻。。所以上面派黑袍使亲自带队,这都欺负到地君殿了,自然是要严查。。可谁能想到是一个废柴一样的孩子做的。。
             时间久了,因为波及的人太多,调查过程中,犯人依旧顶风作案,所以查下来是越来越严密,恨么挨家挨户的搜了。相关的人也都被监禁起来,也许是厌倦了,也许是怕了,隔天他跑到楚家大门口,看向屋里,其实也并没有看见什么。。只是想看看人最近过得怎么样,紧了紧握着书包带子的手。。刚转过路口正好撞上楚恕之,楚恕之还担心这个家伙,别因为太好欺负,成为那个“变态”的鱼肉。。人说的话让郭长城心里一暖,但是他确实也成了人口中的“变态”。。楚恕之说要送他回家,他拒绝了,说:“楚哥,晚上在学校的楼顶见一面吧。。”楚恕之不解,大半夜的不好好在家待着,去什么学校,学校应该关门,这孩子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呢。。但是等反应过来人已经走了。。
             约摸着到时间了,楚恕之来到学校门口,发现门真的是开的。。其实在地星因为一直都是暗无天日的,所以没有确切的时间观念,学校一旦放学就会熄灭所有的灯火,自然看起来就像是深夜,等楚恕之摸索着来到楼顶时,发现人正坐在原本天台的废弃游泳池边,未靠近人就发现异常,郭长城知道人来了,说:“楚哥,过来坐坐。。”楚恕之犹豫着一步一步向前,才发现人坐的泳池里有水,透着逼人的蓝色荧光,让人毛骨悚然。。楚恕之也不是个傻子,停下脚步,他不可置信的问:“长城,你在做什么?”郭长城淡淡的笑着,俯身用手在泳池里搅着,里面并不透明。。而且带着略微的浓稠,说:“楚哥,你想的不错,人都是我杀的。。这一池子血比水多。。”楚恕之环视一下,发现泳池尽头瘆人的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堆尸体靠在泳池里。。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没有怕,也没有考虑过自己会不会成为郭长城嘴里的营养。。他只是想让人清醒一点。。可是他就是太清醒,太清醒的知道自己肯定是要死了,所以选择在这告别,跟自己喜欢的人再见一面,坦白自己的罪行,虽然不祈求对方原谅,但是希望自己能在死的那一刻是毫无保留的。。他听了太多人的心声,也厌倦了太多人的抱怨。。但他重来没用异能听过楚恕之得心,是不敢还是怕自己自以为是。。郭长城走到天台边坐下:“楚哥,你说的对,能听到一个人的内心真的很痛苦,但是我怎么听不到自己的内心?我明明这么害怕,为什么还会做这些,是不是很可怜,可怜的仿佛我可以说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可是怎么办呢。。都在这了,证据,犯人。。”郭长城摇了摇头,自说自话起来。。但是他说这话即使脸上挂着讥讽的微笑却也在哭。。楚恕之向他走的更近,这让郭长城意外,他抬头对上人迎来的目光。。郭长城突然呵斥道:“停下来吧。。”然后,癫狂的笑了出来,真挚的说道:“楚哥,保护好自己,做一个强大的人。。”顷刻间,飘飘的向后倒去,他没有挣扎,等待着无尽的黑暗将自己吞噬。。突然一道带着凌厉蓝光的丝线出现在他眼前,缠绕住自己的身体。。郭长城盯着那丝线久久不能回神,突然笑了出来,那是傀儡线,看着楼顶伸长手臂的人,那是楚哥得傀儡线,他有生之年能看到楚哥操纵傀儡术。。楚恕之凌怒的目光在黑暗中也依然清晰,人咬牙切齿的一句:“幼稚。。你个疯子。。”在郭长城听来不同,他第一次听到楚恕之心里得声音“长城,郭长城,不要啊。。不要做傻事。。”他也是第一次知道他崇拜的冷冰冰得楚哥也能这么温柔。。当楚恕之好不容易将人救回来,还没等自己询问人是否安好就被另一番力量拉回去倒退了好远,一阵黑气斩断了楚恕之的傀儡丝径直冲向郭长城。。楚恕之努力挣着身子声嘶力竭“不要。。。”斩魂刀已经划破长空,一切归于平静。。黑袍使列过身子,还残留一口气的郭长城红着眼,眼中的不舍大概只有楚恕之看的明白。。那份眷恋将成为楚恕之永生永世的噩梦。。人脱力跑了过去跪在了逐渐消失的郭长城身边,郭长城的消失带着耀眼的白色光芒,楚恕之什么也没有抓住徒留一节自己断掉的傀儡线。。愤恨的看着黑袍使,黑袍使行驶的是维持地星和平安宁,斩魂刀下无生魂,黑袍使自然是感受到了他得目光,说道:“郭长城,利用异能吞噬人心,杀人无数,目无法纪,论罪当诛。。你自己也清楚,无论你多难过也只能接受。。不过,是你救他上来的,他原本想自行了结是想保有三魂七魄,等下一世轮回,但是如你所见我一刀下去,他魂魄已散,再无轮回。”说完带着一众地星卫队和各家族的人散去。。徒留楚恕之一人在楼顶,什么都没了,伸手捂住胸口,他嘲笑自己大概也被长城偷了心。。不然怎么会这么痛。。仰天大笑出来,但他自己看不见这个泪流满面的人是怎么笑的。。
              在各大家族面前展现了傀儡术,楚恕之也成为了这个事件的“英雄”。很多人跑到他们家来恭喜他得异能觉醒,家族后继有人。。这段时间造成的恐慌平静了,家族里死了人的,他们也不是那种所谓的痛失爱子喋喋不休的存在,只不过是要一个处理结果罢了。。楚恕之那天回来后就在自己房间憋着,靠坐在床头发着愣,一阵黑烟后,楚恕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环顾四周,赤脚站起来看见了背对着他得黑袍使,他现在并不想见到他,但是谁奈他是伟大的地星领袖,只能低头。。黑袍使走到他面前,没有任何情绪的说:“恭喜你异能觉醒了。。”楚恕之不知道原来黑袍使也是这么市侩的人。。只见对方动了动袍下的手,这一举动让楚恕之不由得倒退,谁知道他下一秒掏出的是斩魂刀还是什么东西。。但是没想到掏出来的是一个小型傀儡,递到他面前,他伸手接过这个傀儡仔细端详,做工真的不算精细,还有那个炸的跟鸡窝一样的头发是怎么回事。。这时候黑袍使的声音又悠悠的响起:“这是郭长城亲手为你制作的,头发是他剪了自己得头发一丝一丝捻进去的。。原本说是照着你的形象做的,结果就这样了。。他没来得及亲手送给你,我只是帮他转交一下。”听到这,楚恕之更用力抓紧手里的娃娃。。欲言又止。。黑袍使偏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随我来。。”跟着人穿过一道道门,最后走向尽头,那里是昆仑镜,可以看到一个人的一生。。:“我带你来这的原因,你要有心里准备接受,在他杀的这么多人当中绝大部分是因为你。。”黑袍使长袖一挥,昆仑镜内过着郭长城眼中看到的一切,包括与人争吵,包括楚恕之被几个流氓围打,被人诋毁,被老师嘲笑。。他全部看的清楚,所以他杀了所有得人。。他苦恼听到别人得心声,比如地星警官的贪婪,小贩的窃喜,各家族的表里不一。。人继续说道:“他自己没有轻重,所以有些人真的是他误杀,但是不管他是有心无心,他确实杀了这么多人,在你异能觉醒前,他觉得自己是在保护你。。时间久了他意识到这种行为已经是自己不能控制的了,才会约你见面,告诉你一切,准备结束。。告诉你要保护好自己。。当亲眼见到你异能觉醒的时候,他其实更多的是安心,所以我在审判他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挣扎。。”
             看完这一切得楚恕之,除了震惊还有无奈,嘴里念念有词“他怎么这么傻。。为什么都不为自己想想。。”“算本使多嘴,他心里有你。。好了。你都知道,就回去吧。。”黑袍使一挥手楚恕之离开殿中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小心的将傀儡抱在怀中。。人走后,黑袍使看着旁边缩成小小一团的魂魄,那是郭长城一魂三魄的成像,那日自己一刀并没有用力,只是为了给所有看热闹得人一个交代,所以散了人的一魂三魄,其他的被自己收在身侧带了回来。。其实他想要确定人的位置并不难,但是当发现他所做另有企图起了恻隐之心,但是他又没办法不给所有人交代毕竟这么多条人命,他在等他自己结束这一切,结果却意外的被楚恕之救了回来,所以他根本没有解释就给了人一刀,他这一刀有轻重,换做其他家族的人,早就把他抽筋拔骨碎尸万段了。。也许是吞噬太多精气,所以他得三魂七魄没有因为虚弱一同消失而是分开了。。现在他要助这个三魂七魄都不完整的孩子去轮回,看来人注定又是要磨难一生。。要问那还有一魂一魄在哪,就在楚恕之抱着的傀儡里附着,一魂一魄不足以成像,人看不见的,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出来罢了。。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在休息了,地星一片漆黑,黑袍使盯着楚恕之房间的窗户,一阵黑烟过去,他抹去了楚恕之脑海里郭长城得名字,他不记得这个人的姓名,完整得样子,但是抹不去的还是遗留在心,这样他们都会过得好一点,他带走了郭长城得名字,是为了让人在另一个世界可以继续用这个名字活在世上。。于是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在人类世界降生了一个男孩,生来体弱多病,少年父母丧生,注定一生多灾多难的孩子——郭长城。。但是心地善良,年仅二十出头,身负的功德无量。。同样也是一个幸运的人,因为有人会保护他。。成为他这一辈子最值得信赖的人,希望那个人明白这辈子得由你来保护他了。。
            楚恕之现在的年龄不能用人类的年龄来形容,用他们地星的计算方法,也不过青年,但是在人类看来起码得有个30中后了。。所以就成了特调处人人口中得老楚。特调处来新人他知道但没见过,却在一次外勤营救上见到一个名叫“郭长城”的窝囊废。第一次任务就被吓的腿都飘了,还是他连抓带挂的把人扛回特调处的。从此身边就多了这么一个废物,每次都是站着出去,然后躺着回来。。让人想不明白他到底是八字不够硬还是怎么滴了,其实谁又知道他是真的虚弱,三魂七魄都没长全怎么能跟那种浑身是胆的人比。但是有时候的熟悉感还真让楚恕之摸不清。。沈教授看着大厅里坐着的楚恕之,扶了扶眼镜,不禁轻笑“你看不清得人还真不止我一个啊。。”

。。。。。。。。。。。the end 。。。。。。。。。。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