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13)很长的故事。。。

线在一点一点蔓延,往我希望的地方希望的样子发展,天定的良缘,天定的恩怨,天定的你我。。是时候回到他该有的样子。。
         公司因财务问题被查封部分财产,正常产业也逐渐走下坡,面临破产的危险,我决定把公司卖了,不能说卖吧,只是有人愿意收购而已。。报纸媒体大肆报道曾经龙头企业一夕之间毁于无能二代之手。老头子为什么会坐视不管,那是因为他现在都生死攸关,我说要卖公司就把他气到心梗,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但是事先我已经把遗嘱改过了,我那个后妈跟他儿子遗产是一分都拿不到,真可惜了我那可怜得弟弟,以前我可是从没把气撒在他身上,我认为他是无辜的。可是他母亲总是想大肆宣扬他的好,看的我有些扎眼,我在想如果我母亲在也会这样夸奖我吗?所以我就悄悄把人送走了。。这女人再歹毒,自己孩子丢了,也会心疼吧,就算不心疼筹码丢了他拿什么跟我斗?我让他离开,会把他送到他儿子身边,如果不愿意,我也可以一辈子不说,反正我这人嘴疼。为了让人快点离开,我在他的社交圈里就多说了些话,这人啊,伤及利益了,谁还认识谁啊。。人签了离婚协议,我给了一笔钱,这笔钱,我那可爱的弟弟二十岁前她是拿不出来的,若有什么不测同样也是拿不出来的。。所以弟弟啊,我也是为了你好,省的她为了钱把你掐死。。
        这天阳光很好,老头子醒来,已经尘埃落定,时隔多日,人坐在客厅沙发等着我。。我进来,不过不是我一个人,我推着轮椅,毯子盖着人的腿,上面的人的手很乖巧的搭在膝盖上,任我推着,刚想质问我的老头子看着我推着进来的人,不由的睁大双眼,手里拿的拐杖,因为紧张手一松掉在地上,客厅很安静,所以很清脆的掉在地板上,听的有些心惊。我看着他,扬起嘴角,低头看着轮椅上的人,人也正在看像他,我说:“打个招呼吧,这是我父亲。他可是个大忙人,你应该没见过。”人定睛,很腼腆冲着人笑“伯父您好,我叫郑弼教,您也可以叫我Steven ,我刚出院,联系不到家人所以暂时麻烦您了。。”见人不作答,他又看看我,我说他,可能国外待久了,听不懂母语了。。拍拍人脑袋夸他做的很好。继续往前走,到楼梯口我把人轻轻抱起来,回头看向沙发上的人。。到楼上把他安排在我隔壁房间,因为他不愿意跟我睡。真是想不明白怎么了。。房间也是按着他喜欢的风格设计的。。
        轻轻关上门,走下楼梯,看着人依然坐在沙发上,走到酒柜那倒了杯酒,吊儿郎当的走到沙发旁坐下。。“惊讶吗?熟悉吗?那张脸。。”人看着我,问我他是谁?“他是谁你不清楚吗?人说不可能,他不是。。?”我讥笑“是,他死了,我的彗星被你害死了。我把他从坟墓里挖出来了。看这张脸不害怕吗?想象一下他每天就在这个房子里过来过去。。”我伸手在空中挥了两下,指着人“然后掐着你的脖子。说着还我命来。。哈哈哈。。”我几近疯狂的笑出来。。人说胡闹。。我胡闹?更胡闹的还在后面,我拉着脸整理了衣襟说:“你夫人有些日子没回来了吧。。还有你公司的那个。。小接班人,也没了踪影。。”人瞪大眼睛半天憋出来个“你!”我摊摊手“我也没做什么,只是他们嫌你太老了,没用了。。手里还没有钱。。她还这么年轻,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你这个快死得人手里,带着点钱走了。。她自愿的。”身边的秘书将人的离婚协议放在他面前。。我转身想起:“哦对,明天我就去签公司的转上合约,场面可能有点大,记者可能会来采访您的感想,你要是在家可别吓着。。最后想说点什么就说点什么。畅所欲言,反正我一无所有,该背的骂名也不多你这一个。。”人气的直捂胸口,我笑,你得保重身体才能撑到明天。。
         走上楼,人看着窗外,问我远处那个小的是碑吗?我望过去,我点头,他又问是谁的?我说“你先休息以后告诉你。。我掀开被子,帮人按摩腿。。躺久了,人现在还不能下地走路。。看着他还给害羞但是尽量忍着的表情,我说怎么一副赴死的表情,不愿意我碰你就说啊。。人认真的看着我:“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说说我们的故事吧,也说说你这些年是怎么过得。我想听。。”这故事,这是多长的一个故事啊。。

。。。。。。。。。。。未完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5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