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16)都是你的错。。

         洗漱完,换了西装,开门,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想敲门。。最后还是收了手,让他休息吧。昨天跟他说了很多,让他消化一下,昨晚离开时看着他一脸茫然。我就知道让他相信很难,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以后都不会再离开他。。。走下楼,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喝着咖啡,看着早报的头版头条都是文氏企业并购。这版面跟我现在这种不慌不忙的状态真的很不符。。旗下多处房产已经在上次财务漏洞的下查时封了大半。我也被抓进去蹲了半个月。。住宅也只有这个了。。吴妈问我要不要添咖啡。。我说不用了,让她准备点清淡的早餐,等会去楼上看看Steven ,人点头。。我起身拿起外套,转身又说:“还有今天我回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要让他离开房间。。”
         开车到发布会现场,正如我所想的,那些记者早就围在门口,到了大厅,很多股东都来了。。这些想要分杯羹的鬣狗引来的只有我的嗤之以鼻。。当时为了圈他们的股份我废了多大功夫。。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留下来,我会让他重生。我要的不多。离开的就彻底的从这个圈子消失就可以。。签约的公司是这两年的风生水起的外企。。签约仪式是代理的。。在那些记者眼中我这就是虎落平阳。。仪式结束,跟对方握了手。。这样就看各大电视台直播怎么说了。。我开车扬长而去,没有留给记者采访的时间,没关系,他们一定会到我家庄园堵着老头子。。要一个老头子的态度,然后大做文章。。我没有直接回去,故意绕了一圈,刚上山就听到一片喧哗。。我将车里的音乐开到最大。。保安把门打开,这些记者想趁虚而入。。我没有拦着。。出了车。。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过机会询问,没仔细听,大概也就“今天的态度。对方的诚意。这么大企业毁在我手里惭愧吗。。这么做什么目的。以后还能不能东山再起之类的。。还有要求文老出来表个态的。。。”他们被拦在门外。。我脱下西装往沙发上一甩,拉开领带,正好对上老头子一脸肃穆的样子。。这一套吓吓小孩子就好,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挣扎不久的人最后的亢奋了。门口安静很多,看来保安把那些人撵出去了。。
         我走过去,人起身就给了我一巴掌,很响。。疼吗,不疼。。怎么会有我心里疼。。他还准备用拐杖打我,我夺过拐杖随手一扔,砸碎了客厅的玻璃酒柜。。他的怒视在我眼中变得很可悲,是,他是曾经叱咤风云,但是他从不对自己做过的事忏悔。。不论对谁。。他觉得那是必要的牺牲。。所以商场上他踩着多少人的尸体爬到顶端。所以抛下我可以同甘苦不能共享福的母亲,所以可以为了让我回来要了我心爱人的命。。而这些就是他所谓的牺牲。那他也在这战场上死去就好。。在他自己亲手铺垫的坟墓死去不是很快乐吗?我红着眼,打开电视,看到没,今天的签约盛大吧。。这是你给的荣耀。。你一手创立的文氏现在是一个连三流的企业都算不上的,那些曾经与你联手的老家伙们,现在都没办法给你撑腰了。。失望吗?是不是觉得很愤怒。。是不是想要弄死我?是不是觉得我让你感到羞耻?人说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了报复他?我笑。。。“呵。。哈哈哈。。对。。就是为了报复你。。你现在一无所有了。。本来想着把你你的遗产全都变更到我名下,可是我等不及了。。让你死便宜你了”我指着人说“我要让你看到,亲眼看着你筑建的帝国崩塌。。看着你身边没有人为了你这个可恶的老头子伸手。。”我拍着胸口。“让他们看到也是你教育失败所以我变得游手好闲,一事无成。让人看到我是一个无能的富二代。为了这些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告诉自己,我就算变卖灵魂,让我下地狱也要让你不得好死。。”人无力的坐下,说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我笑着哭了。说:“你没想到事多了。。你没想到自己会变得无能,你没想到我会变的暴虐,我抓着人的领子,你也没想到你的行为要了彗星的命。他还这么年轻。你知道他满身是血却说着爱我是很幸福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疼。。那种痛会要命你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冲人吼完,松手。。人却气定神闲的说:“我是让那孩子离开,没想到他这么极端。。”我瞪着他,到现在,你依然一点都不惭愧,还怪他极端,他爱一个人是罪吗?他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人看着我说:“那要说起来,要怪也怪你,是你多情,让他爱上你,他死也放不下的人是你,撞死他的人也是你!是你亲手杀了你最爱的人!!”人突然的铿锵,让我慌乱起来。。不是,不是我。。要不是你让他离开,他也不会死,他也不会有这么绝望的想法。。人笑“你错了,让他绝望的是你,是你没有陪伴他,你们之间难道没有争吵吗?他离开是一周后的事了,我去找他你知道吗?。。你有问过他吗?我拿什么让他离开,他是怎么答应离开的你又知道吗??”人说的咄咄逼人,我心里却越来越恐惧,你胡说,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人再次开口“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了彗星,害死他,真正害死他的不是我,恰恰是说爱他的你。是你让他绝望,你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讽刺他,难道说撞人的不是你,开车的人不是你文。晸。赫吗!!!”我不可置信的冲他吼“不,这不是真的。。是你要推卸责任。都是你的错。。”我甩门仓皇离开。。
           开着车,一路狂奔。不是我。。不是我。。我握紧方向盘,突然感觉有人冲了出来,轰的一声巨响,我立刻刹车,这一刻我眼前闪过那个骑摩托的少年,那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心痛的窒息感油然而生。。我慌忙下车,这才清醒过来,可是,路上什么都没有,我没有撞到人,只是后面排队的人不停的鸣笛催促。。重新回到车上,将车移开。。这么多年,我一直将怨恨寄托在那个始作俑者身上,却忘了,自己才是最该死的人。。我亲手要了他的命。。我该怎么办,我做的这些怎么办?心里没有支持的动力,让我整个人变得胆怯和虚弱。。是我错了吗?以后我该怎么办?我去酒吧买醉。想将自己的懦弱灌醉,即使他说的都对,可是他依然不能推卸责任,他的罪行一样应该得到惩罚。。喝的烂醉被人送回去,我一路摇晃着跑到楼上。。看着弼教在床上看书。。我一下子扑过去抱着人,人不明所以的推拒着,我依然用力,心里很痛,憋的很难受。。吵闹着。。
          S:中午开始楼下就变的吵吵闹闹的。。但是我没法起来,所以再好奇也只能忍着,吴妈时不时上来看看我,说晸赫回来前让我不要出去。过了一会我依稀听见楼下吵架的声音。声音用力,好想很愤怒。。我知道他回来了。。可是迟迟不见他上来。。我挺弄着身体。。想下床看一下,刚一落地,腿就很无力直接摔在地上。。扶着床一点一点起来,结果楼下停止了争吵。。但是迟迟不见人上来。。借助辅助器移到放门口,打开房门就听见争吵的声音断断续续,最后晸赫声音狂躁的吼着都是你的错。。然后一声巨响,人甩上门出去了,我回到房间,回想着两个人争吵的话“什么害死他的。什么爱他的你,什么绝望。。讽刺。。开车。撞人。。”什么跟什么。。谁死了让文晸赫这么生气。。是阿姨吗?可是。。心里老是有说不通想不明白的,而且他们家里的事,自己不好掺和。。也许等一会晸赫想明白了就回来了。。
        S:没多久楼下就来了救护车,伯父被送去医院了。。可是我帮不了忙就想着不要添乱了,等晸赫回来劝他去跟伯父道歉吧。。这一等就到了晚上,他回来我是知道的。。但是他这样酒气熏天的冲进我房间着实下了我一跳。。一进门就抱着我,我挣弄了一会,因为他真的弄疼我了,我腾出手拍拍他。。这虽然不能理解他昨天说的话,可是他这个样子我也不好拒绝。。这时候我听到他嘴里一直在嘟囔,“怎么办怎么办,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该死的人是我。。这心里好痛怎么办。。”看着他哭的很厉害,我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我拍着他。。他挂在我肩膀上继续念着“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我怎么能忘记呢。。我怎么能忘了是我害死你啊。。彗星啊。。。”我手一下子停了下来。。彗星?再看他,他已经睡着了。。心里越来越疑问,彗星。。这是自己醒来后听到的最多的字眼。。在医院问他他一言带过。。现在想来越来越不安。。

评论 ( 2 )
热度 ( 4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