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26)种在我心里的毒。。

         S:jin和我聊聊家里的事,毕竟我们之间还隔着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关系,其实我也并不是特别关注,心该疼的也已经疼了,该冷的也冷了。。不过听说外婆走了,是在知道我“死”了之后一病不起的。而且家里连像样的葬礼也没给我办。听说外婆之前把我的照片摆在已故外公照片的旁边,小小的。生怕自己忘记,又怕别人看见一样。。我其实对外公外婆印象不坏,小时候没人带我,我也去乡下住过。。但那时候毕竟小,记忆有些模糊了。。每年再回去的时候也就呆1-2天,而且外公走的早,在我小学的时候就走了,没什么印象,就是感觉父母对外公外婆感情一般。。我说我知道了,把陵园地址给我,我有时间过去看看她,看看这个还挂念过我的已故老人。。今天家里没有菜,所以没有留jin 吃饭,他还急着回院里,我说下次来一定给他做一桌。。我把他送到电梯口,他说我腿不舒服就休息吧。。有事联系他,我点头。。看着他进了电梯,我回家,看着大门的密码锁,我思考了一下重设了密码,密码是他的生日。。

           家里装修,家具都是新的,我不用怎么整理就很好,感觉又要很费钱了,自己本来就没钱,这么住很不安心。。但是很累就卫生间泡了个澡,意识朦胧时一声枪响把我一下子惊醒。。我吓的坐起来,但是周围很安静,也没有邻居的争论声,我意识到我可能睡着梦见那次逃命的时候了。。这时候门铃伴随着敲门声,我慌忙出浴,扫一眼屏幕是玟雨和烔完,打开门看见他们大包小包的进来。。弄得我莫名其妙的,烔完笑着说,今天你搬过来家里冰箱应该是空的,玟雨接我路上去超市买点菜和生肉,不知道你喝不喝酒也买回来了,不喝我们就带回去。。玟雨在旁边应合着“男人哪有不喝酒的。。”我心想,这可能碰见两个喝酒大户了,看起来都很能喝啊。。问我吃饭了吗?我摇头,刚收拾好洗了个澡。。烔完很痛快的直接去厨房做饭了。。玟雨说自己不会,所以不要指望他。。我去屋里吧啦一下箱子,里面没几件衣服。。脱掉浴袍随便穿了t-恤和长裤出来。。靠着卧室门框看着厨房里两个人你侬我侬的。真幸福。。想起以前我们也喜欢挤在小公寓的厨房里,后来在那里独自徘徊的就我一个人了。。我虽然是跑回来了,但是心里还是有很多放不下的。。
            W:看见彗星在旁边站着发愣,我突然意识到我身后还粘着那只死猫。。我用胳膊肘顶了他,示意他这是别人家,注意点。。他无奈,在我耳边小声说,说不定他看着我们这么幸福就回去找Eric 了。。我听着他解释,不由得心生,你疯了吧的想法。。踩了他的脚让他离我远点,他委屈的抬脚揉了揉,然后去找彗星。。看得出来彗星有心事,可是作为外人又能说什么呢?随便做了三个菜。端上来。让玟雨去盛饭。。他又非说要开一瓶好酒要回家拿,反正就在隔壁。。彗星过来盛饭,笑着说“你们真幸福。。”听得出彗星的话里透着羡慕和心酸。。我就随口多问了一句:“听说Eric 很爱你,你是他失而复得的宝贝,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你们最溺爱的时候吗?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人没有抬头说:“一些小事。。”他的小事说的轻描淡写,我想这不可能是小事。。我没有开口他反而自己说了。。他说:“我觉得我们之间,少了很多事,又多了很多谎言。。我不知道怎么相信他了。。”他说完就端着碗转身去饭桌。。但是人的话却刺痛了我。我手一抖。。没再多说什么。。这时候玟雨回来了。。
          M:挑了瓶好的红酒,拿了三个高脚杯,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关上门往屋里走突然想起来问彗星。“你门的密码换了吗?”他应声换好了,我就开玩笑问问“密码多少?没别的意思就是怕你在家出意外进不来。。”他说:“就Eric 生日啊。。”我不由得的酸起来:“哎呦呦。。说不在乎还这么改?”他无奈说现在就说不在乎骗人的吧。。我撇嘴点点头。。我突然愣了:“等等?Eric 生日?他生日多少?自从认识他到现在没见他过过生日啊。。倒是给你过过生日。。”彗星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今天想来真的哎。。他从来不过生日,记得别人有提到他生日,具体日期我忘了,他还很抗拒。。心里不由的想,他可能觉得自己生错日子,或者日子生的不好。。
          W: 眼看玟雨把话题都快聊尴了。。赶快叫过来吃饭。我们先坐好。他把酒开好也坐了下来,给彗星倒酒让他量力,我应着,Eric 说他腿不好,喝一点活血的。。刚碰完杯,玟雨也刚送到嘴边,酒还没咽,手机就响了,看见电话号码就又把酒吐回杯子里了。。我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这让彗星看见多丢人啊。。看着对面彗星果然也很尴尬。。结果人接完电话急匆匆的跑到厨房接了水漱口,是想把嘴里的酒精漱干净,看来他是要开车。。说现在有急事要出去,晚了不要等他先睡吧。。然后吧唧亲了一口就跑出去了。。我示意彗星不要在意,他总是一个电话就走了。。我端起人刚刚吐过酒的杯子拿去倒掉,然后刷完放在灶台上。。再坐回来吃着饭,听人说我不会担心他吗?我当然会担心,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别人看来他就是一个商人,穿的一表人才的样子,实际上他的社会气息要比想象的重很多。。可见他在美国并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他把这归根于美国风气开放。而且他非常喜欢去酒吧,对里面的流程和秩序要比他在商业上经营的熟练很多。。这一点我也早就知道。。所以他名下还有一间大的酒吧。。他起名“MW”我还嘲笑他幼稚,就把自己名字的缩写写上去了真搞笑。。他说:“哎?还真没注意,其实我是把我们俩(Min 和Wan )名字的缩写写上去了。。还有我刚看的一部日本电影《MW毒气风暴》,感觉这名字真的好适合。。”然后搂着我肩膀说“你就是种在我心里的毒,一辈子也解不开。。”我当时头皮都是麻的。但是心里的感觉就很奇怪的欣喜。。我指着牌子,哪天我就把这两个字母调过来变成“WM”让他还在这酸。。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7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