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32)不主动怎么办。。

            W:关上门,我捡起地上的衣服和包,开了屋里的灯。冷冷清清,空空荡荡。。回到卧室,坐在床边一头扎进被子里,我忘了我有没有再哭。过了很久,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接着又响了一下。。我很无力的起身去口袋里掏手机,是信息提示。。是玟雨发给我的一段视频。还问我睡了吗?。点开视频,人先是调整一下镜头,坐下后一脸疲倦却带着笑意。穿着普通的T-恤。胡子都出来了却还装可爱。他挠了挠头发,对着屏幕说:“大半夜来到以前打工的地方,之前给你录卡带就是在这边录的。”他一说我才发现,他坐在一架钢琴旁。我知道他会弹钢琴,以前小的时候就会,也是受过正规教学的。。继续盯着屏幕:“今天晚上突然有灵感,想写一首歌给你。。虽然还没成型,先发个Demo给你听听。。”然后人坐正,一本正经的对着钢琴,弹了几个音调试一下,接着一段很温柔的旋律响起,虽然能听出来周围环境不算安静。。人边弹边看着屏幕张嘴一脸陶醉的哼唱着“my love ,my love,my love,my lo~~ve。。”我仔细听着,但是他一张嘴我就哭了。没有其他的词,单这一句循环了几遍,就足以让我窒息。。我紧握着手机抱着腿靠在床头。哭了又哭,几十年了我不知道我是一个这么爱哭的人。。然后一个信息过来了,上面写着“还没睡?昨天夜里录的,刚录完手机就没电了,所以今天早晨才发,等会还要去开会。。”我没有回他。。一会他又发信息“看到已读怎么没回我?睡着了吗?”“那好吧,你睡吧,晚安,醒了记得回我。烔完啊,我爱你。”屏幕就在我面前亮着,他发的我也都看见了,可是没有回他。。我不知道怎么说,看到他说爱我,我也想说我爱他。。以前的我是不好意思说不出口,现在的我只剩说不出口。。
            就这样我直直的坐到天亮,看着日出,我还要去上班,看着镜子里,失眠整夜后的自己,青胡渣黑眼圈,眼睛充血面色苍白,还有点肿,身上还穿着几天前被拉去急救的西装。。换完衣服收拾好出门正好碰见彗星和Andy 他们看着我很惊讶,纷纷问我怎么了,我胡乱应付过去,Andy 说他开车把我顺过去,我也答应了。一夜没睡,在车上稍微休息了一下,到了公司刚销完假,我妈来电话说问了人家里,说明天晚上两家见个面一起吃个饭。。我说不用这么麻烦,她看着好就行了。。人非说总得见见也是礼貌。。我想想也是。。刚填完销假,顺便问了一下,婚假怎么请?是当天算还是提前请。。刚回到座位,手机就一直震动,玟雨刷屏似的给我发信息。。就是问我起吗?上班吗,为什么不回信息。。不舒服吗?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接。。过了一会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了个短信“烔完哥哥,我是幼琳。。这是我的号码。明天见。。”幼琳?幼琳。韩幼琳?啊。。我想起来了,以前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连着半个月中午来我们家吃饭,因为她家里人忙没时间带她。。后来不知道搬哪去了。。我回了“嗯。好。。那明天见。”然后就关机了。因为在这期间玟雨又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心乱的很。。
           S:快下班的时候,jin 给我来电话,说要请我吃饭,我本来想说今天早点回去呢。。突然想起来几天前跟Andy 的谈话,要不然。。我答应了,然后就是现在这种状态,我们仨坐在一起吃饭,是一间还不错的餐厅,刚到的时候jin一脸惊愕。。随后我解释到,Andy 也工作一天了,回家做饭多辛苦,难得出来吃饭,这顿算我的,我请好吧。。jin说没事,本来就是他要请客,没事没事。。其实Andy 不是一个没眼色得人,只不过我把他硬拉来的,既然喜欢了,就好好看看是不是真的喜欢他。。Andy 主动表现出热情,jin被他弄得措手不及,我就在旁边抿着酒。渐渐地他俩也找到一点共同话题,可是我还是发现jin总是看我脸色,真是搞不懂是因为我在尴尬吗?巧了,这时候我手机响了,是玟雨,我起身说我去接个电话。拿着手机去卫生间,玟雨那边有点着急,说真的他着急,我第一反应是文晸赫怎么了。。结果他问我有没有跟烔完一起,有没有在家,能不能去看看他。我不知道怎么了就让他别着急,他说烔完一天没有联系他,手机也打不通。。我跟他说我在外面吃饭,早晨跟烔完见过,我答应帮他联系,有什么跟他说。。他说了谢谢以后我刚准备挂电话,听到人那边动静,我又重新接起,他说他前几天见Eric 了,伤口有好好在长,就是精神状态不好,瘦了很多,公司开会他也出席了。。我本来想反问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但还是没说出口,说了声,让他照顾好自己就挂了。。随即收到一张照片,是会议室Eric 和一些股东开会的照片,我看了一眼,没点开看大图。
            收好手机回到大厅,两个人在喝酒,我旁边一个服务员端着盘子一路跟着我,到了我们这桌,我才知道是给我们这桌上的。。看着Andy 眼已经往下垂了,不禁笑到,喝了多少,你看这孩子都迷糊了。。jin指了指不才五瓶烧酒两瓶啤酒吗?我真是越来越不能看他那张不着调的脸了。这没几年原来刚正不阿的前进也变成地痞流氓了。跟我一起送来的是一块草莓蛋糕,jin 往我面前推,说知道我喜欢吃点的,我今天没什么胃口,就端给Andy ,他看着蛋糕,拿着叉子先把草莓吃了,可能草莓不怎么甜,甚至有点酸,看人皱起来的脸,随后吃蛋糕,砸吧砸吧嘴,“我还是喜欢吃樱桃蛋糕。”jin 嘲笑他有的吃都不错了。。当Andy 把最后一口蛋糕吃完,这聚会也算结束了。。jin 说他走两步回家,Andy 这边叫了代驾送我们回去。。路上我跟他坐在后面,我问他今天怎么样。。他一脸骄傲得说要到号码了。我是该夸他厉害吗。。他说jin 其实神经很大条,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拒人千里,甚至会害羞。我说那不是人害羞,是你太主动。。接着人说:“不主动怎么办,看这样他会自己来不成,我就喜欢他,不管他有没有喜欢得人,不管他喜不喜欢男人,我都要试试,万一成了呢。。”说的这么信誓旦旦的,真吓我一跳。。我只能说“你加油。。”
           刚进小区我抬头看,12楼亮着灯,烔完回来了啊。。等上楼,我让Andy 先回去,我去看看烔完,我按门铃,按了几遍烔完来开门,看着我,让我进屋坐,我直接说,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没事吧,早晨看你精神不振的。他说夜里没休息好,刚吃完饭收拾家里呢。。我看人沙发上一堆,还有正叠到一半的衣服。。不好意思到,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玟雨傍晚给我打电话,说找不到你了,怕你出事让我来看看你,我也刚回来。。人笑到,没事啊,今天一天都在忙,手机大概是坏了。。我等会用家里电话给他打过去。。看着人还有事我就起身说:“那我先回去了,你忙,等会给玟雨打个电话,他很担心你。。”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4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