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40)早应该猜到。。

           D:彗星哥睡了两天,在两天后的傍晚突然醒过来,醒来后一言不发直勾勾的看着窗外。。问什么也不答应。。他也哭,会在夜里哭,说好多话,也不知道对谁说的。然后白天继续沉默。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醒。。就好像昼夜颠倒过来。。今天玟雨哥过来,他看着彗星的状态叹了口气,说有很多事要亲自回美国确认,他觉得Eric 一定没有死,让我联系我那个法医朋友,他亲自过去确认一些事。我看着病房里彗星哥,问“怎么跟彗星哥解释?”玟雨哥说,你现在解释他听的见吗?我不知道,当我正在谈话,突然一声清脆的破碎声从屋里传来,我们慌忙冲进病房,看到的一幕吓的我两腿发软,彗星哥坐在窗台上,腿荡在窗外,现在是冬天,外面天寒地冻,人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寒风吹得人摇摇欲坠,我边叫着彗星哥,外面冷,进来吧,边往人身边移。。他知道我过来了,突然叫住我,问“Andy 啊。。你说你Eric 哥在美国热不热?”我心一沉。。他知道,他都知道“我说不热吧,现在到处都是冷气。。”我小心得回答着。。人又说“那他告诉我他好热,快要热死了。。他又撒谎,又骗我。。虽然知道他骗我,但是我还是决定要去看他,他如果热我就让他抱着,因为我冷。。”说着他就丢开扶着窗台的手,抱着自己。。他一动我心就提到嗓子眼。。我说“坐在窗台上当然冷,你要是发烧了,Eric 哥抱着你就更热了。。所以你先下来。好不好?”看着人无动于衷,我给玟雨哥使了个眼色,玟雨哥一把扑上去抱着人的腰将人扯了下拉,将人按在地上,人突然暴躁起来,用力挣扎着,叫着Eric 哥的名字。人的拖鞋早就掉了下去,现在赤脚躺在在地板上扑腾。。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人突然哭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他怎么不来找我。。我知道他一直都在,我知道他在看所以每天上班的时候都对着办公室的监控笑。能在公司多呆一秒就多呆一秒。为了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努力工作,我都知道,他怎么不知道我在等他呢?我等了这么久就等来了这么一个结果?他说他会给我一个解释。。这就是他的解释?你们说是不是他也在等我?等我去找他。。人抓着玟雨哥的衣袖用力晃着。。我跟玟雨哥不敢确定他这一刻是清醒的吗。。但是知道人哭的很伤心,这一刻我特别埋怨Eric 哥让彗星哥这么伤心。。

        玟雨哥把他抱回床上,看着人睡下,叮嘱医护将窗户封死。。然后他说等不了了,他现在就要回美国。。他觉得这个新闻曝出来太巧合了。。让我好好照看彗星。。我正准备回病房,医生过来了,我跟医生说了情况,人意味深长的说彗星哥之前就有精神问题,有过抑郁症的治疗记录,而且有自杀倾向,自杀行为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些我都不知道,接过人递过来的档案,一脸疑问,这上面并不都是彗星哥的名字,还有一个名叫“郑弼教”的?我看向医生,医生说,病人之前很年轻的时候就患有抑郁症,后来更名申彗星又来复查,所以档案合并了,记得几年前他出了严重的车祸,当时所有的医护都以为他死了。。只有我知道,当时我亲自把他送上去美国的飞机,直到你们昨天把他送来我才想起来。。没想到他真的坚强的活下来了。。听到医生的这番言论,我突然想起来。。“郑弼教。。郑弼教。。”我突然脊柱发凉。。看着病房里人安然的睡颜。顿感同情。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M:我急忙赶到机场,心里想了很多,听Andy 的形容,这应该是的意外,因为Eric 没有说他要提前计划,那么一定有人在阻止公司合并。。如果Eric 死了最大受益人是谁?是其他股东?可是Eric 一死文氏股票会暴跌,只会加剧文氏的败落。他们得不偿失。。在飞机上也想了一路,心里越来越没底,如果是意外,那很有可能死的真的Eric 。。刚下飞机,Andy 安排的人就来接我了,来到医院,法医就把鉴定结果给我,说去跟文老爷取样,鉴定结果是符合的。。我手一抖,怎么会这样?我始终是不相信的。。我问他是用什么做的比对,他说是发样。。我说要亲自验尸,他带我去解剖室,进门前给我一个手帕,进去后我才知道手帕的用意。。尽管我做了心理准备,看到尸体的那一刻我估计是忍不住闭上眼。。人跟我解释了很多,之前听Andy 跟我说过,他说人身材健硕,肌肉含量很高,应该是常健身,体重在77-78公斤左右。看着人垂在身侧的手,抬眼,我问人一般臂长多少,法医说一般就跟身高差不多。误差不超2公分。。我让他找来卷尺,展开双臂。。181公分?只差了1公分。。然后我又问,这具尸体上有别的伤口吗?人说从皮肤上的颜色是看不出来的。他用手摸了摸,基本上摸了个遍,说有。有很多已经恢复的伤口留下的瘢痕。我说如果是手术缝合的能看出来吗?人反问我文先生之前做过手术?我说被捅的。大约半年前。一处在下腹,一处在后背,伤口很深,然后在医院手术缝合的。这能判断吗?手术缝合的伤口与自然恢复的伤口有所不同。。留下瘢痕的形态个硬度也不同。看着人摸着尸体下腹,然后翻过来摸后面,震惊得看着我摇头,没有。。我松开了口气,果然。。
           在人办公室坐着。我喝了口水,刚刚出来快吐了。。人问我怎么知道的。。明明鉴结果已经出来了。我笑到“其实一开始你说找的是毛发样本我就猜到有诈。。后来越来越怀疑,我让你量臂长是因为Eric 得手臂要比同身高的都长。。算是天生的君主命。后来你说他净重77公斤,而且肌肉含量高很健硕。如果是以前我可能相信,但是自从他受伤以后,伤口在腹部和脊背,就很难再做肌肉训练。”我玩笑道:“而且他心上人不在身边,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上哪能长这么多肉啊。。”结合之前的形容我感觉这个烧死的人本来是来杀Eric 的,应该是专业训练过的。。至于鉴定啊,可能压根就没去找,找不到老爷子的DNA还能找不到死人的吗。。我笑笑说老爷子的DNA我会抽时间亲自送来。临走前好意提醒他,你这地方真大,人也多,这人多工作环境就容易脏乱,有时间清理一下。。都是聪明人。他礼貌的笑了笑。。
          D:下午烔完哥给我打电话,说联系不到彗星,我跟他简单说了情况,他说看到新闻就猜到会这样,他问我方便吗想过来看一下。。我把医院地址给他了。。他犹豫的问玟雨哥,我说回美国了。。他大概6点左右来的,应该是刚下班。。彗星哥也刚醒,半坐在床上,依然沉默。。看这情况应该一时半会好不了了。。烔完哥也没坐多久就走了。晚上是jin来守夜,他让我回去休息一下。。白天他没时间只能我守着。。怕夜里出去闹事,我临走前看着打了一针镇定。。今天夜里他应该能睡个安稳觉。跟人交完班。我活动活动筋骨,到车库开车,突然想起来,在医院几天的换洗衣物还在楼上,这趟回家顺便带回去洗了。。说着又回到病房,刚开了门缝透过门玻璃就看见jin握着彗星哥的手。。我愣了一下,虽然早应该猜到,但是真到人亲口说出来,还是很受伤难过的。。
        J:看着人在安稳的睡着了,我伸手拨开人挡住眼睛的细碎刘海。。彗星啊。。这么多年了,每一次让自己受伤都是因为他,你到底为什么对他恨不起来,我无数次后悔当年为什么要告诉他你还活着,也许你就那么走了就不会有现在这般痛苦,对他有所期待,应该把所有的痛都就给他。。但是当你从新站在我面前我又庆幸你还活着。你问我我喜欢的人你认识吗?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认识我眼中的申彗星吗?我以为这次回国你可以整理掉对他得感情来我身边,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伤心。。当然我也知道我不会让你伤心但也一定带不来你的欣喜。。所以我就想默默守护你。保护你不受伤害。他现在不在了,你会不会考虑我?嗯?摸着人冰凉的手。。忍不住亲吻。
          D:听完人说的话,已经不算震惊,我早就知道了,就是一直不死心,觉得他们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缺的是时间,他不够了解我,所以我努力的缠着他,想让他知道我很优秀。。但是我只会让他感到烦躁,一个又爱哭又聒噪的小鬼。。说真的他来机场接我我很开心,他抱着我安慰我我也很安心,但现在想来,他可能就是在照顾一个弟弟。是我会错意了。。走到车库,车里还留着人的外套,之前洗好带来的。。开车回去得路上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一直也没流下来。我这算不算失恋?我没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什么算失恋,我跟他告白,明明白白的说喜欢他,还没听到拒绝,应该不算失败吧。。我告诉自己,我不管,只有试了才知道。。

。。。。。。。。。。。未完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7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