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十日》









花吐症×赤花症 BE

(我不管反正现在我看啥都是BE)

看到圈里有个fan写了一个关于花吐症的文,特别可爱,也很新颖。。但是花吐症衍生出来的另一个病叫赤花症就略显凄凉了。。我爱你,却要你恨我。。到底是违心伤害的用力推开,还是穿过尖刀也要证明自己爱过,用尽全力再抱一次。

          彗星自文晸赫交了女朋友后就再也没主动找过他,反正他又没有在意过自己的感受,所有一切都是当着他面做的,当着他的面约女孩出来吃饭,当着他的面跟女孩告白,当着他的面跟女孩接吻,当着他的面说让他回自己家睡吧。。申彗星见证了他的爱情,也用心纪录了自己是怎么爱这个不爱自己的人。。直到有一天他宿醉醒来,好似什么卡在喉咙,咽不下去只能用力的咳出来,是一片白色玫瑰花瓣,带着些许的青色。。他盯着半天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昨天糊到吃了一朵花?那也该嚼了咽下去了啊。。话说平白无故家里哪来的花,只有几棵耐活的叶子。。当自己不以为然的转身时,胸口顿感憋闷的厉害,用力的咳到胸腔回声,双眼发黑一下跪在了地上,震荡的眼冒金星。。锤着胸口低头才发现地上又落下两三片花瓣,这就不由得自己不信,这花瓣是从自己嘴里咳出来的。。
           这什么毛病,刚从医院出来,医生也不知道,差点以为他是神经病,临床上哪有这种病,都没有记载,但他就是不停的咳,就这样咳了两天,肺有些疼,有时咳到指尖发麻,花瓣的颜色也由青白色,变得有些香槟色,而且这些花瓣也不枯萎。。咳的到处都是也懒得收拾,这些天几乎无法进食,人都是飘的,但他又怎么好意思麻烦楼上的人,换身衣服去街角喝点粥。。电梯一打开,就看见文晸赫在电梯里。。两个人相视无言,什么时候两个如此尴尬过,彗星主动打招呼,得到的却是对方的冷漠,人一直紧闭双眼,拉着胸口位置的外套拉链。。彗星见他如此痛苦上前想要查看却被文晸赫一臂挡开。。不管什么楼层,人就直接冲出去。。彗星没想到文晸赫会如此厌烦自己到这种地步,他凭什么?他的心思重来没有表现过,为何还是被讨厌。。想到这彗星又是一顿胸闷,接着咳在手心的花瓣变的粉白,细看脉络竟有些血色。。握紧手里的花瓣揣进兜里。。来到街角的粥铺。没什么人,他要了份雪梨粥,想着能止咳,粥刚上来,人就忍不住咳起来,不小心飞出来一片落在地下,被上餐的老爷爷拾起来,看了看彗星说:“孩子,这是你吐出来的?”这都亲眼看到了,也不好解释,没想到老爷爷拉起他的手:“你这样第几天了,有3-4天了吗?”彗星机械的点头,人一脸焦急的说:“你时间不多了,得快点了。。”说的彗星一头雾水。。
           走回小区彗星才意识到事态严重,那老爷爷说:“年轻人,你这是‘花吐症’,如果不快点是会死人的,你到底喜欢了谁,喜欢到积郁成疾,花吐症十日开花,十天内你若得不到暗恋人的吻,你便会枯竭而亡。你现在可以不信,但是你手里的花瓣不会骗人,花瓣的颜色会日渐变红,因为都是用的血染红的。当花瓣变为深红色,就说明你即将死亡。年轻人要抓紧时间了。。”想着这些,他当然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彗星明白自己连争取得机会都没有,看来这病注定无解,除了耻笑自己心里还真有一点悲凉。想来“何必呢,何必提醒我爱了一个不该爱得人。”回到家里坐在地板上抵着床边埋首哭了起来。。
           与此同时的文晸赫,抚按着胸口,胸口的疼痛如刀割般来的真实,看见彗星的瞬间疼痛席卷了心脏,侧腰好似一条荆棘抽打着自己。走到屋里看到腰间的青黑色藤蔓荆棘以惊人的速度飞快生长。放下卷起的衣服,相比彗星知道自己病情时的状态文晸赫要冷静很多,他知道自己的得的是“赤花症”,同样的十日花开,只开一朵,盛放于眸。。会在慢慢痛苦中等待死亡。因为想要治愈这种病不是要得到喜欢那个的爱,而是要得到他刻骨铭心的恨。。得病时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但是症状什么的都对不上,他不会因为女朋友变得心如刀割,虽然没有任何感觉但是身上的荆棘也并没有停止生长,直到偶然碰见出门的彗星,在车库里他并未认出文晸赫,与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心如刀绞,回到车里,渐渐意识到,它是对的。。
            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其实一直都在,他看的出彗星对自己超出朋友的爱慕,是自己不懂珍惜,现在为了活下来赎罪希望彗星能恨他,想着只要活着将来会有机会再相爱,几天的不联系在电梯里遇见时的关切让文晸赫明白申彗星对自己来说的分量。他现在的关心自己都承受不起,他以为对彗星冷漠以待对方就会恨自己,可他不知彗星的花吐症一样阻止不了自己去爱他。。该坦诚的时候没有坦诚,该相爱时没能相爱,现在用这种方式以消耗生命为代价的挣扎算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两个人都在各自的空间里或逃避或等待,彗星咳出的花瓣颜色越来越鲜红,散发沁人心脾的香味,它是怕世人淡忘了自己的存在,才会永不枯萎,同时带着病人自身的苍白才会显得如此骄艳。而文晸赫。。时而发呆,右眼的视线从上一次见面后就越来越模糊,直到两天前面对着镜子,血从右眼的眼眶中溢出,眼球融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颗花苞,突然有些好奇会开出什么样的花,当右眼消失的时候,他明白彗星没有恨他,庆幸曾得到过彗星的爱,他也不希望彗星看到自己现在布满荆棘的样子,会吓到吧,想着“算了吧,是我欠他的。”
           十日,那晚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文晸赫打算放弃了,彗星却在这时候来了,几乎央求的希望文晸赫开门见见他,彗星不想后悔,他想再试一试,如果不成不用死心,死亡的代价还不够吗?等了好久,人睡眼惺忪打开门,额前的碎发刚好够遮住眼睛,见彗星消瘦的身影在自己不完整得视线里交错,其实与人相见是多大的痛苦,除了要忍受心脏的绞痛,还要忍受如荆棘捆绑时身体上密集的刺痛。。文晸赫不能告诉彗星自己现在全身发抖,彗星突然伸手拉住自己的浴袍,问自己能不能吻他。。吻他?文晸赫的答案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不要闹了,我女朋友还在屋里。。回去睡吧。。”看着彗星不可置信的倒退两步,这是他最后的自尊,已经被践踏的体无完肤了,他恨他,转身的瞬间剧烈的咳起来,用手捂着,手心里躺着近日来最为鲜红的花瓣,甚至感觉还有未干的的血痕,转头回看着还在门口的文晸赫,他没有力气再争论什么,走回文晸赫面前掰开文晸赫的手掌,将花瓣放在人掌心,又合起手掌,几近绝望的求他不要丢弃。。文晸赫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彗星跌跌撞撞回到家,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对方却这么吝啬于自己的感情,短短一段进屋的距离自己却狂咳不止,他没有开灯,就着月光走到床边,没扶稳跌坐在落地窗前,白月光照耀下的自己身体瓷白,寒冷无力,手里握着一捧红玫瑰的花瓣,呼吸越来越微弱,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还是会不停的咳,仿若要抽干自己的每一滴血,文晸赫,我死了会成为你心里的一根刺吗?就像玫瑰花的倒刺,不会很深,能刺痛你便好。。



。。。。。。。。彗星结局。。。。。。。。。。分割线。。。。。。。。




能接受彗星死的就看到这吧。。如果想看文晸赫死的可以看到下一段。。



          文晸赫关上门,其实家里并没有别人。看着手心握着的玫瑰花瓣,不知为何却心慌的厉害,刚刚缓轻的痛苦,取而代之的是心乱如麻,拉开衣襟,看看已经被荆棘覆盖的胸口,现在死亡对自己来说可能是最大的解脱了,但是不可忽视的是彗星最后的眼神和并不炙热的身体,他握自己的手时虽然全身刺痛但是却感受不到他的温度,甚至都没有手心里花瓣的温度高,脑内突然闪过不好的预感,给知道病情的医生打电话,那边很久才接起,之前听人再三询问,问他有没有吐花,他说没有,才确诊为赤花症,说是花吐症衍生出来的,那花吐症就顾名思义的吐花?问他,花吐症什么症状,有办法治吗?人说:“花吐症就一直吐花瓣,是暗恋一个人,郁结于心导致的,需要暗恋人的吻,两人吐出整花才能解。。”怪不得人突然问我能不能吻他,我又问那花吐症的人会吐出红色玫瑰花瓣吗?人那边轻描淡写的说:“花吐症花瓣的颜色都是血染的,能吐出红玫瑰花瓣就说明人快死了。或者已经死了。喂喂。。喂?。”那边还没挂,文晸赫扔下手机,就飞速下楼,按了人门上的密码,进门,屋里漆黑却弥漫着浓重的玫瑰花的味道,两个人家里一样的格局,让文晸赫能轻易得找到彗星的卧室,人没有躺在床上,绕过床沿发现人倒在一堆玫瑰花瓣中,月光下,人美的不可置信,就像天使一般发着光,手心里散落了鲜艳的玫瑰花瓣,文晸赫终于明白为什么彗星不会恨他,也就是自己为何得不到救赎,自己脑袋里深埋了对他的爱,现在无法实现了,抱起轻的不像话得人,放在床上,尽管过程痛苦,尽管自己痛的好似麻痹,他也愿意,坐在床边搂着彗星,轻轻的将一吻盖在人冰冷的唇上,希望一切都不是太晚,刚松开自己就猛烈的咳起来,用手去接,是一朵玫瑰花,但却是黑玫瑰,彗星却迟迟没有吐出来。。难道一切都来不及了吗?文晸赫忍着身体的剧痛用力的抱着怀里的人,念叨着:“痛苦我一个人承担,救救彗星吧。。”尽管痛,文晸赫也不愿放开怀里的人,因为长时间的痛,导致血液翻涌而出,忍不住张口喷洒在人的被子上,抹了嘴边的血,另一只手却依然紧紧抓住人的肩膀直到人颤抖着咳出了一朵红玫瑰。。因为虚弱人暂时没有醒来,把人安排好,将两个人吐出的玫瑰放在床头柜上,人给的是所有能给的爱,而自己回报他的却只有绝望(黑玫瑰-绝望的爱)。
            今天是彗星的最后一天,何尝不是自己的最后一天,当知道人要死的时候的毫不犹豫,就注定了他们之中有一个要离开。。文晸赫不愿一直亏欠彗星,所以把活着的希望给了彗星,自己淡然一笑,收拾的干干净净,曾经不愿面对身上的荆棘也毫不保留的敞开。。躺在床上,逐渐袭来了困意,自己是看不到眼睛里盛开了什么花,因为开花时自己将永远沉睡。。他在床边水杯下压了一张纸条,希望彗星看到不要太为他悲伤“如果我睡着了,不要叫醒我,在这带着花香的梦里,我终将属于你。。”那一夜他的眼里盛开了黑色玫瑰。。
          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你终将成为我的人。黑玫瑰花语:绝望的爱,却有温柔真心。。


。。。。。。。。文晸赫结局。。。。。。。。
。。。。。。。。the end。。。。。。。。。




如果非要强行HE:

         彗星醒来的早晨让他不可思议,今天应该是第11天,他没理由能挨过昨夜,起身发觉身体没有了之前的疼痛和疲惫,转眼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花,两朵玫瑰,一红一黑。。难道昨夜文晸赫来过,他是怎么知道的。。换了鞋跑上楼想找他问个清楚,才发觉人家里的大门没有关,小心翼翼打开门走进屋里,实在安静,敲人卧室的门没有人应,推门进去,发现人毫无动静,才意识到不对,彗星上前才发现人身体已经冰冷透着寒气,赤裸的半身缠绕着嵌入皮肤的荆棘。眼中盛开了如自己床头一般放置的黑色玫瑰。。他走了,救了自己,他却没有了治愈的希望,看着人的留言,彗星没有埋怨就像他说的没有叫醒他,也没能叫醒他,彗星坐在床边拉着他的手,突然发现他手里握着什么,掰开来看才发现是那片自己给他玫瑰花瓣,彗星懂得,这一次晸赫再也没有放开他。。他轻轻靠在人已经听不到心跳的胸口沉沉的睡去。。“你说过的,在那里你是我的。。”


。。。。。。。好了好了,真的结束了。。。。。。。

评论 ( 22 )
热度 ( 16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