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55)我再也不会放手。。

           M:跟人一起回到这片土地的感觉又不一样,多了份踏实和轻松,国内比意大利要冷,所以他套了件大衣,看起来又让我想起来一直冷漠的人,怎么说呢,比我高的那几公分也不是白长的,跟着他从通道出来,他走的很快,我问他心慌吗?他突然停下说:“他不愿意见我是吗?”我知道他问得是谁。回道:“应该是不敢吧。你还不明白,不是他愿不愿意原谅你,是他不敢原谅自己。不原谅自己当初为什么离开。。毕竟伤心的也伤心了,过去这么长时间,早就模糊了一个人的存在。。他跟我说他很怕会这样。。”人听了我说的话明显无奈了很多。。到了出口看见Andy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早就红了眼眶,结果等我们刚出来,他就哭着一下子扑上来,就像以前一样,他一直都很黏Eric ,最先知道的也是他,伤心到语无伦次,让他这么快成长的是Eric ,人现在挂在他身上,看起来是久别重逢,但是也很喜感啊,这可能就是Andy 表达感情得方式吧。。挺好,不去考虑很多就会少很多烦恼吧。。再看看虽然有疼爱的弟弟来接他,但是他还是期待着彗星的出现,毕竟那才是压在他心口刻在信仰的人。。Andy 也看的出来,所以先行说出来了:“别等了,彗星哥不会来了。。”我也拍拍人得肩膀,突然我发现人直直的盯着前方。。顺着视线我看过去。。
           S:本来就无心工作,把玩着手里的制图刀,忘了那再小毕竟是把刀,走神握错了地方就割到手了,松手刀掉落在地,虎口出了点血,滴在图纸上,慌忙找纸巾去擦图,想着又要重做了,回过神再看看自己得手,因为没有管所以还在流血,一瞬间回忆涌上来,无数次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体谅他,没有留在他身边,自己始终是怕忘了他,始终是不敢接受他的死,一再的骗自己,现实得痛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就像现在他根本感受不到伤口得痛,那是因为自己一直都是痛苦的,没有一刻停下对他的思念。。是该接受得时候了。。管不了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抓着外套就冲出办公室,开车去了机场,跑进大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看着身边穿梭的人,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相逢的喜悦和充满对新城市得期待。。自己得相逢是喜悦是期待吗?自己迎接的是什么。。为了来见“他”抱了多大的勇气。为什么还要傻傻的给自己希望。挣扎着选择来接“他”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死心吗?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一转身,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得三人,死死的盯着站在中间得人,他是谁?是人是鬼?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吗?文晸赫是你吗?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我僵硬着身体迈不开奔向他的步子。。我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脸色苍白,全身如泼了冰水一般。。他与自己距离并不远,看着人一步一步走来,让我身子一震,越来越近,我却不由的后退,看着人伸手过来,我却因为突然的怯懦转身逃跑。。剥开人群仓皇而逃,回到车上,死死的抠着方向盘,因为过度换气所以全身发麻,这不是梦,不是梦对不对?用力砸在方向盘,埋首伏在上面哭了起来,全身发抖。。这算什么?这么久了他又好好得站在我面前,明明知道对我来说他是比命都重要的人,为什么要骗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自己想过无数次如果人没死该有多好。。现在成真了反而觉得是背叛,伸手用力抽了自己一巴掌,额头青筋暴起,还是忍不住声嘶力竭的发疯般叫了出来。。。抬眼看见倒车镜里人追出来得身影。。咬紧牙关,一口气发动车子离开。
            E:当看到人就站在自己对面,我整个人失魂的看着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彗星,他单薄得身子在人群中站着,他来见我了,我快步上前想要用力抱住他,想告诉他我有多想他,却看见他一再后退得身子,因为着急想要抓住他,结果他却受惊一般逃跑了。。不论我怎么叫他都不理我。。吓的我更不敢去追,以前的我害怕自己成为他不熟悉的人,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了他害怕得人,我终究还是做错了。。赶上来的玟雨和Andy 问我为什么不去追,我怎么追,我追得越紧他就越会逃跑。。玟雨说:“你让人一下子接受你从死到活怎么可能,难道你不是经历生死才回到这的吗?难道你还要犹豫不决,你知道吗?要不是你还活着,你永远不会知道彗星为了活下去替你报仇做了多大得努力。。所以你不更应该竭尽全力成为他生命得依靠吗?文。晸。赫。。”
            听完人的话,我拼命追上去,还是晚了一步,人开着车扬长而去,彗星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要为难自己,我回来了,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没有追上人得车,但是Andy 知道彗星已经回家了,所以我们回到家中,看着Andy 按的门锁密码,这个密码玟雨之前跟我说过,如果那时候就确认人的离开只是在乎,那时候就停手应该就不会有现在得误会。。我忘了他真正在乎的是什么,年少的承诺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看着人禁闭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再打开人曾经无条件接受我得。心门。。
            自我回来,那扇门整整三天都不曾打开。。我很担心,要不是每天能听到屋里细微的动静,我真的要疯了。。我现在真的希望他能打我也好骂我也好。。这三天每天都在他门外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每天都试探着他,希望他出来吃点东西,我也说了如果不想看见我我可以躲起来,让他出来吃点东西。。他一句话不说,直到今天我听见屋里很大的动静,所以更加慌张,用力拍着门不见里面人应答,迫不得已掏出早就从Andy 那要来的钥匙,冲进房间,发现人跪伏在马桶旁不停的呕吐,一只手用力按压着腹部,一只手抓着马桶边沿,关节都发白了,看着人不断起伏的背影,非常痛苦,但是我却无从下手,揽着人得肩膀将人扶起来,发现人吐出来时唾液混杂着血,当他发现来得人是我,用已经红肿充血得双眼盯着我时,我真的怕了。。
           他起身用力甩开我。。我抓着他得手臂不放,强迫他与我对视,他眼神已经很涣散了,但是依然挣扎着让我放开他,我扶着他,怕只要我一松手他就会瘫倒在地,我说:“彗星啊。你这样会死的。。”人听完转念,推搡着我的胸口,将我抵到衣柜,有气无力的问:“你是谁?你凭什么管我?我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人连续的追问让我心虚:“我。我是文晸赫。。彗星啊。你不要这样。。”人听完我的回答,始终未变的眼神,却溢出一行泪,抽起嘴角:“呵。晸赫吗?是我认识的那个晸赫吗?不,你不是,我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死了。。”人梗着脖子,青筋暴起用力的咆哮着,挣脱了我的牵制,看着人背对我摇摇欲坠的身影,我伸手用力将他禁锢在怀中,人现在已经瘦的发硌,好像随时都会碎掉。。他疯狂的甩着身子,抓着我的手臂,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人指甲陷入我手臂肉里的刺痛。。但是我是不会放手的。。我再也不会放手。。我在人耳边说道:“彗星啊,这么多年了,我们之间错过了这么多年,你说你从不相信下辈子,那这辈子我们还有多少年,为什么还要这么痛苦下去。。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真的舍不得你啊,彗星。。”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动静,手也松了,我松了松手臂人就倒在我怀里不省人事,我慌忙抱起人冲出去,碰到隔壁听到动静出来的玟雨和Andy 。。玟雨快步冲进屋里拿了车钥匙,开车送我们去医院。。人被推进急诊室,医生对着他又是拍打又是各种仪器的让我重叠了那几年地狱般的生活,我想冲上前让他们对彗星温柔一点,却被玟雨和Andy 拦住,强行按在休息区,视线一刻也不敢离开他,眼泪也就默默的流,直到医生拉上帘子让我们都出来,医生说:“你们对病人的情况了解多少?”我听不懂人说得话。。医生又说:“病人这次昏倒的原因很复杂,本身人有很严重的精神疾病,一直以来服用的药物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再加上严重的贫血营养不良,到现在的胃出血,他疼成这样你们做朋友亲人得就一点都不知道也不关心?”我瘫坐在地上,我不主动打扰,以为他不想见到我,想等他消氣。。一直都是他在等我。我应该早点进去的,要杀要剐都不应该让他一个人呆着。是我的错。。玟雨劝我现在自责没有用,有这个时间还是好好守在人身边,他说的对。。我现在就像个废物一样,可是没有办法,我可以对所有人冷静,唯独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弱点。。爬起来去人床边,看着人紧闭的双眼,如纸一般苍白的脸色。心疼的快要窒息。。
            M:看到人不堪一击的样子,跟平日里那副不可一世的面孔完全不同,当然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之前彗星昏迷不醒的那几年是怎么挺过来的,那个过程我们也是亲眼目睹的,人虽然一直都睡着,但经常出现感染,呼吸暂停,器官衰竭得情况,所以这时候Eric就会表现出绝望与无力。。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控制他的情绪。。没有彗星,他连廉价的温柔都不会施舍给任何人。。
           E:一直守着人,拉着人冰凉的手,看着人手上又添的新伤。。摩挲他得掌心,手腕,那每一道伤疤都是我带给他的,用脸去靠近他得手掌,“彗星啊,你摸摸看。。我真的回来了。。” 许久我发现人眼角得泪痕,我知道他醒了,只是不愿意睁眼看我,我一松手人就收回手臂侧卧着背对着我,我也不敢动,不再说什么。。没关系,我没有资格怪他。。不论他现在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这次出院他虽然不再躲着我,但是也不会单独跟我在一起,更不愿意我碰他,为了避免过于刺激他,他还是跟Andy 住,我跟玟雨在隔壁住,每天去公司也是分两个车。。毕竟我的身份还不透明。。在玟雨办公室看着彗星办公室投来的影像,人除了正常工作,还有有事没事去搭话的Andy 。。玟雨安慰我,慢慢来吧。。
           D:我现在是一有空就来找彗星哥,白天公司找,晚上家里找,没话也得找话,彗星哥虽然不理Eric 哥但是还是愿意跟我说话得,也许真的烦到让人必须张嘴了。。他说他真的没事,不用动不动就来,我也是无奈啊,Eric 哥总担心,我说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你再有个什么事真承受不起,人说:“担心什么?帮着一起瞒我的时候怎么不担心呢?我好不好他不都看着的吗?”我扫了一眼墙角的摄像头。吞了吞口水。。人心里什么都知道就是不愿意说。。我说这话不是这么说得:“我当时不是也不知道吗?等我知道了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得地步了。。”人总算抬头看我,我笑着搂着人耍赖,心里想着两个在楼上的家伙就嘲笑我吧,我这么大个人了在这撒娇。不过也确定了一点,彗星哥只是不想打破现在的平静,他已经接受Eric 回来得事实,只不过还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突然门响了,是jin。。彗星哥看着我,没错是我叫来得,我跟jin 说了情况,人答应过来陪我哄彗星哥,一方面怕jin 担心,一方面彗星哥和jin 的关系跟我们都不同,有的时候可能更乐意跟他在一起吧。。
           J:今天先镐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当时会议刚结束,想想那次离开后本来就应该找机会跟他说说的,只奈袭警事件牵扯重大,所以之后的十几天我都在监护周期内,不方便。。解禁后就一直在忙着写报告,开会,公出所以就忘了,想着刚接起来,他就跟我说文晸赫回来了,然后彗星很不正常,想让我去开导开导彗星。。我还没说什么,他那边就说:“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不痛快,但是现在是为了彗星哥好,拜托帮帮忙呗。。”他说这话什么意思,帮彗星是肯定的,那什么叫我心里不痛快?不过想想确实也是,把彗星害成这样我怎么可能痛快,我恨么把文晸赫拉过来打一顿,甩了文件夹就开车去人公司。。刚进门就看见先镐拽着彗星的胳膊。。见我来人就弹开了,拉了拉发皱的西装,可能是我开着门担心外面的员工看见吧。。
            D:永远都会被人撞见自己这副不成熟的样子,其实特别冤,真应该让他见识一下我工作得时候,不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吗?我认真的时候也很帅啊。。就每次都正好看到这种死皮赖脸的样子。。走到门口我就跟人说,让他好好陪陪彗星哥,我先走了。。然后带上门就一本正经的出去。。关上门,在门外口稍作停留,深深地叹了口气。。调整好心情上楼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