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57)他们。。出事了。。

            Eric 在家转悠看着墙上的钟,这都1点多了,彗星怎么还没回来,上哪去了?他下午加班没跟人一起,但是他看着彗星6:30出的公司,以为人会直接回家。。Eric 是9点左右到的家,家里没人,连灯都没开。。现在又过去这么久,大半夜不回家能去哪呢,他还不好意思打电话。。话说Andy 怎么也没回来。。这时正好听到按密码得声音,Eric 急切得盯着门口。。门一开是玟雨??他这个点过来干什么?之后玟雨大摇大摆得进来说到这边借一下热水,他忘交燃气费了。。家里暖气也停了,因为他从以前就不怎么操心这种事,这一下子给断了,还真有点要命。。看着傻愣着的Eric ,玟雨说:“你愣这干嘛?”结果听说彗星和Andy 都没回来。。。玟雨拉了拉浴袍说,彗星我不知道,Andy 吧,我前几天给了Andy 两张音乐剧得票,让他跟朴忠栽去约会,据说约到了,今天应该是去约会了吧。。哎?不对啊,这个点也该回来了啊。。难道??玟雨一脸嬉笑。。Eric 一脸嫌弃“去去去。。jin 那家伙能跟你似的,他俩还不至于发展到这种地步。。”玟雨撇撇嘴。。

           Eric 推着玟雨给彗星打个电话,玟雨拨过去好久都没人接。。连着又打了几遍,Eric 心生不安,接着又给Andy 打电话,直接关机了。。这就怪了。。实在感觉不对,Eric 给jin打了电话。。那边很吵,但是吵的很奇怪,不像是大街上,好像在开会还是什么的。。他直接问他在哪?jin说:“我在局里啊。。”一下子Eric 心惊了。。再追问:“局里?你没跟Andy 一起?你们不是。。”人揉着眉毛想起什么:“哦。。那个,本来跟先镐约好了,但是下午一个紧急任务派到我们部门,所以我去执行任务了,当时在你们公司门口跟先镐说了。我让他约别的朋友一起去。。怎么了吗?。”Eric 犹豫到:“彗星和Andy 到现在还没回来,手机也都打不通。。”jin那边突然的怒斥“都给我安静。。”瞬间会议室鸦雀无声。。再接起电话:“文晸赫,你刚说什么?联系不到他们?那剧院那边呢?”Eric 说:“彗星电话没人接,Andy 的手机关机了。。刚给剧场值班人员联系,说音乐剧9:40就已经散场了。。但就是现在还没回来。。”jin听完回道:“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给彗星打电话,现在就打,一直打。还有他们有没有开车车牌号码多少?”jin安排好以后就挂了电话。。全部的手下都直勾勾得看着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心慌。他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算是私事公办吗?结果手下得小文员打破寂静:“朴队,手机号码和车牌号多少,我这边帮你追踪。。”接下来手下的人都各司其职,分分提出分析监控录像。。调出了SH公司门口路段得监控录像,自己走后彗星和Andy 一起,15分钟后镜头里确实出现了一辆蓝色的奥迪跑车,对比文晸赫发来的照片,是Andy 得车,两个人全路段没有停止也没有下车,直奔剧院,这都没有问题,但是跳到剧结束后,直至现在这一刻车都没有出来?怎么可能,但是剧场地下车库的监控不属于公安公共摄像他们调取不了。。彗星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那边没有人接,这边就定位不到。。jin扶额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已经快凌晨3点了。。按照规定人口失踪不超过24小时不能立案,所以不可能申请其他部门协助。。
             jin叫了两个人跟他一起去剧院,Andy 的车没有出来。。开车途中给文晸赫打电话让他把今天晚上SH地下车库得监控视频调出来发过来。挂了电话,加速开往剧院,拍了值班室得门,告诉里面人警察办案配合调查,来到地下车库,下面一片漆黑,好在他们开着车,车灯还比较亮,问值班的人怎么不开灯,值班人员说:“车库得灯,在大约晚上10点左右突然全部熄灭,包括摄像。。车库里13个摄像头,只有6个是有画面的,画面熄灭的时候就联系了工人来修,但是您看着时间这么晚,肯定也得等白天才能来。。再说了,9点多最后一场就已经散场了,又没出什么事。。所以。。”jin声音冷冷的响起:“这就是你说的没有出事?”人绕过了几个区域,空空如也的车库里赫然停着一辆宝蓝色的跑车。。将车停在跑车前,jin立即下车查看,是Andy 得车没错,绕到旁边,拉车门,车门是开的?跨进去才发现,车内的录像被破坏性的抽走了。。这时候手下人喊:“朴队,这边有情况。。”jin赶过去发现在他们车前几米处散落一地的杂物。。有文件,笔,和一个粉碎变形得手机??把文件拿起来对着光一看,标头是SH的文件纸。。手机已经变形了,看不出所以然。让手下人抓紧拍完采据。。起身后便看到他们所踩的地方有明显挣扎的鞋印,他让其他人全部列开,仔细看,不难发现是皮鞋留下得。。一般运动鞋弹性好鞋底较软,摩擦后会留下头宽尾窄的平滑痕迹,不会出现像皮鞋硬度鞋底留下得尖锐划痕。。彗星和Andy 穿的都是职业装,西装皮鞋是标配。。所以基本可以确定是挣扎痕迹,对方应该是在他们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将其绑走的。。jin心里仿佛被火烧一般,但是某个地方又像一把刀锥在那里,流逝的发冷,手心发麻,脑袋一片空白。。他从未有过这般体验。他拿起手机,打给文晸赫,那边接起,他紧握着手机只有一句:“他们。。出事了。。。”
              一睁眼,光有些刺眼,Andy 刚睁眼却又被迫闭上,不停的眨着。。等有些恢复的时候他想上手遮挡着揉一下,突然感觉到自己双手并在身后动弹不得,一动扯着差点抽筋。。意识一下子清醒,他现在被绑着,拼命扭动着身体,但是他这个近视眼没有眼镜看什么都不清楚,眯着眼四处张望着,才发现眼镜就掉在旁边了。。想到昨晚,估计是绑他来得时候中途掉的。。再撇身看见身后的彗星,这个柱子是方的梁柱,人在侧面,他伸着头叫着:“彗星哥。。哥。。醒醒啊哥。。”彗星这才有些苏醒。。等人观察了周围情况后,彗星第一反应就是:“我就知道。。”Andy 没明白过来什么早就知道。。彗星说:“打一开始我们出公司就被跟踪了。。那车一路跟我们到剧场。。”所以他才临出门前一直张望。本来只是以为自己敏感。。Andy 说:“不对啊。。他们有预谋,我们的行程是临时决定的。。如果不出意外,我昨天跟jin一起走是不会回车库开车的,难道他们要一直等着吗?”彗星隐约道:“你跟jin在一起会很安全,所以他们要抓的人一开始就不是你。。。是我。他们可能以为我会下库把你得车开回去。。抓你来就是个意外。。”Andy知道彗星作为SH的董事长,身份敏感,为了威胁他,遭这样的情况有可能,但是哪有人会蠢到绑架董事长的?如果是想要什么,董事长都出事了,还有什么条件可谈啊。。 他也不想听人的胡乱猜测,管他要抓谁。抓谁都不行,如果只抓了彗星哥一个,那岂不是让人更担心。。
               Andy 想着正好柱子是方得,有棱有角的,他们俩摩擦棱边很快就能将绳子磨断。。磨了半天绳子一断,Andy 就扑到旁边先把眼镜捡回来,他就觉得看不清环境就很不安,近视眼的人都这样吧。。戴上眼镜,看清楚周围,他们这是在一个仓库里,库房不算大,看了看身边也是空空荡荡,没看出到底是个什么厂。。彗星说:“这个仓库荒废得有些年头了,地上的堆尘很厚,高厂房的透光玻璃也还算完好。不然我们这一夜冻死都有可能。但这是哪啊。。”冷静下来:“城东大都临靠海岸有较重的咸腥味。。而且需要长时间日照才能保证海产类的防腐效果。。所以厂房不会太高。然而我们在这这么久了并没有听到规律的海浪声。城南城北这两年多被开发商征地开发民用住宅和商业扩充。。公司开发那边的地我都去过,没见过有这样的厂房还完好的,所以我们很有可能在城西。城西厂房多用工业开发,附近应该能看到大量的工业燃油烧出来的烟。。如果看不到就说明我们的位置应该很偏僻了,并且所处地理偏下,在我们这边看不到。。”Andy 听人一本正经得分析后说:“哥你什么意思?”彗星解开脚上的绳子,不抬头对Andy 说:“我意思,告诉你往哪个方向,如果有机会你先跑。。”Andy 说不可能。。然后环视周围。。彗星继续说:“你听我说,你年轻身体好,我这几年折腾的身体好些零件都不是原装的了,吃不消,腿也有毛病,根本跑不了,所以你先跑,跑出去了再找人来救我。。”Andy 怎么可能不明白,彗星肯定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只要他不走,别人对自己说不定会睁只眼闭只眼。。所以他才更不能跑,要知道彗星的安危可牵着好几个人得心呢。。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10 )

© M . Z . K | Powered by LOFTER